苏岑:林黛玉两次赏钱给下人,有深意更有暗示

《红楼梦》中,十二钗多是未曾出嫁的女孩子,未曾出嫁就意味着住在娘家吃在娘家花在娘家,大观园里的小姐们,虽然衣食无虞,但钱财问题上却没有多大的自由度,每个月只有固定数额的零花钱:二两银子。

放在今天,银子算不上值钱的金属,且古代的金属提纯技术比较差,银钱的价值也不会太高,二两银子,也就值个四五百。放在现代,想买一套高档名牌化妆品,得攒好几个月。

幸好那是很久很久以前的封建时代,市面上没这么多国外名牌产品。否则再有钱的小姐一旦迷恋上名牌靓装,也得变成负资产的章小蕙。从这一点来看,得严重支持国货,便宜实惠,买来买去也是大众消费。

言归正传,咱们看看大观园里的小姐们都是怎么花这笔钱的。虽然说了这么多现代人的事儿,但千万别忘记了:那是古代,二两银子相当不少了。刘姥姥这样的小老百姓,一大家子一年的消费额也不过才二十两,邢岫烟的父母靠着女儿每月接济的一两银子能解决日常生活中的大问题,而富贵人家买个使唤的女孩子也只需二三两银子,各方面条件最出众的也不过二三十两的价钱,便宜得很!所以看到有些古装电视剧里,有钱的阔佬动不动出手就是几千几万两,赏个小费也是百八十两的,纯是瞎扯,你当那是人民币哪!

当然,也别以为这些小姐们天天待着没什么花销,二两银子肯定花不完。这是错误的。小姐们的日常花销其实并不少,又要购买化妆品臭美,又要购买新版玩具娱乐,还得不时地打赏下人装阔佬,所以,穷亲戚邢岫烟的月例零花钱不仅不够花,到了月底甚至要靠典当衣服度日,就连当家的三姑娘探春要想买点小玩意儿,还要用心积攒,几个月才省得出“十来吊钱”。

可林黛玉不一样了,同样是饭来张口衣来伸手的亲戚,同样是没出嫁的小姐,从没见她有过经济上的困窘事,而且,在打赏下人的小费方面,她的出手也是最为阔绰的。

回过头来看《红楼梦》,在书中,作者曾经有过两次林黛玉赏钱给下人的描写,这在红楼众多小姐中,是独一无二的。第二十六回中:

(红玉)忽听窗外问道:“姐姐在屋里没有?”红玉闻听,在窗眼内望外一看,原来是本院的个小丫头名叫佳蕙的,因答说:“在家里,你进来罢。”佳蕙听了,跑进来就坐在床上,笑道:“我好造化!才刚在院子里洗东西,宝玉叫往林姑娘那里送茶叶,花大姐姐交给我送去。可巧老太太那里给林姑娘送钱来,正分给他们的丫头们呢。见我去了,林姑娘就抓了两把给我,也不知多少。你替我收着。”便把手帕子打开,把钱倒了出来,红玉替他一五一十的数了收起。

佳蕙是怡红院中的一个三等小丫鬟,身份比起袭人、晴雯、麝月这样的大丫鬟是要低好几个层次的,一般来说,这个级别的工作人员就是跑腿儿的小工,没人把你当根儿菜,说白了,你还没熬到那个份儿上!

但就是这么个小工,她去给黛玉送东西却得到了赏赐,可见黛玉很大方。而且这个大方是一视同仁的,并非是故意装装样子硬充脸面。

文中佳蕙这句话值得思考:“我好造化!才刚在院子里洗东西,宝玉叫往林姑娘那里送茶叶,花大姐姐交给我送去。可巧老太太那里给林姑娘送钱来,正分给他们的丫头们呢。见我去了,林姑娘就抓了两把给我,也不知多少。”

“好造化”三个字说得真妙,可见丫鬟们也不是人人有这样的运气,要是回回能碰到赏钱的事情,那岂不人人争当快递员!何况,黛玉跟宝玉原本是极熟悉的两个人,哪一天都要互相走动两趟,熟烂了!宝玉的下人给黛玉送东西,黛玉原本就不需要客气,如果真是碍于面子才给,心里斤斤计较的话,也不会顺手抓了两把钱,也不问具体数目。显而易见,黛玉虽然感情上斤斤计较,但在钱财之上绝对不是琐碎计较之人。

另外再来看这一句:“老太太那里给林姑娘送钱来,正分给他们的丫头们呢。”这个钱一定不是大观园中太太小姐们人人都有的月例钱,我们知道,所有贾府上下人等的月钱都是由当家奶奶王熙凤发放,并不需要牵扯到老太太亲自操心,可见黛玉在每月固定月钱之外,还另外有特殊津贴,这个钱则是由贾母亲自补贴的。相比起来,黛玉比迎春、探春等更有经济优势,自然出手也更大方。

还有蘅芜苑的一个婆子,也打着伞、提着灯,送了一大包燕窝来,还有一包子洁粉梅片雪花洋糖,说:“这比买的强。姑娘说了:姑娘先吃着,完了再送来。”黛玉回说:“费心。”命他外头坐了、吃茶。婆子笑道:“不吃茶了,我还有事呢。”黛玉笑道:“我也知道你们忙。如今天又凉,夜又长,越发该会个夜局,痛赌两场了。”婆子笑道:“不瞒姑娘说,今年我大沾光儿了。横竖每夜各处有几个上夜的人,误了更也不好,不如会个夜局,又坐了更,又解闷儿。今日又是我的头家,如今园门关了,就该上场了。”黛玉听说,笑道:“难为你。误了你发财,冒雨送来。”命人“给他几百钱,打些酒吃,(避避雨气)”。说着,磕头,外面接了钱,打伞去了。

这一段里黛玉妹妹的表现实在太有贵族风范,随手就赏了那婆子几百钱的酒钱!虽说文中没有具体写出是几百钱,但至少是两百钱以上,从数学上看,一百钱不能够称之为“几百”。同时大家要知道:几百钱在古代绝不是个小数目,那个时候的主要流通货币就是铜制钱,只有像贾家这样的豪门大户之家才会频繁使用银钱,普通穷苦人家恐怕一辈子也没使过几回银子钱。在第二十七回中,探春曾经委托宝玉为自己购买一些字画玩物,宝玉和探春曾经有过一段对话:

探春又笑道:“这几个月,我又攒下有十来吊钱了,你还拿了去,明儿出门逛去的时候,或是好字画,好轻巧顽意儿,替我带些来。”宝玉道:“我这么城里城外,大廊小庙的逛,也没见个新奇精致东西,左不过是那些金玉铜磁没处撂的古董,再就是绸缎吃食衣服了。”探春道:“谁要这些。怎么像你上回买的那柳枝儿编的小篮子,整竹子根抠的香盒儿,胶泥垛的风炉儿,这就好了。我喜欢的什么似的,谁知他们都爱上了,都当宝贝似的抢了去了。”宝玉笑道:“原来要这个。这不值什么,拿五百钱出去给小子们,管拉一车来。”

看看宝玉这句话:“这不值什么,拿五百钱出去给小子们,管拉一车来。”这话听起来吓一跳!在那个时代,五百钱买民间的手工艺品可以买一车,即便是宝玉略带了些夸张,还是不难看出这五百铜钱的购买力之强。而黛玉赏小费随手就是几百钱!果然大方!

当然,这里有两层意思:一方面是黛玉感谢宝钗的情谊,给宝钗面子,对宝钗的下属员工更加不能怠慢;另一方面也说明了她轻钱财重礼仪的贵族气度,是真正的大家气派。

虽然在大观园里主人赏钱是十分正常也是十分经常的事情,但为黛玉安排的两次赏钱描写则更有深意,另外也暗示出:黛玉并非像读者想象中那么不通人情世故只会耍小性儿,其实她也十分会办事,人情世故样样精通,只不过打着清高的幌子装优雅,这一点上,薛宝钗绝对不如林黛玉聪明,人家林妹妹该做的一样没拉下,还得了个不食人间烟火的情调小女人的称号,她却成了财迷心窍的禄蠹,张口闭口不是钱就是官,其实傻到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