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宝钗生日宴上,贾母对林黛玉的一番劝慰,直接让薛宝钗无地自容

贾母为薛宝钗过生日,曹雪芹还不忘记叙一番,脂砚斋读了,顿时就大惑不解,说:“黛玉乃贾母溺爱之人也,不闻为她作生辰,却云特意与宝钗。”

那么,贾母和曹雪芹是否真的本末倒置了,不为林黛玉的生活添精彩,转而去看重一个外人了呢?思索一番,脂砚斋立马又给出了回答,这是“不写之写”。

什么是不写之写?相信,只要我们细心地去读读这一回文字,一定能够恍然大悟。

首先,王熙凤内心的踌躇,早已说明这场生日不值一提。

薛宝钗十五岁了,贾母说这虽不是整生日,也算得将笄之年,交代王熙凤准备着为她过个生日。但是,王熙凤却犯难了,不知道是该小小地操办一下,还是当隆重地庆祝一番,只好讨贾琏的主意。

试想,贾母若真心被薛宝钗感动了,要真心给她做一个生日,还不是早就和王熙凤商量好了这场生日宴会的规模及其操办的细节。且这生日没有先例,贾母若真的有心,更要事先与王熙凤商议妥当,以免王熙凤像无头的苍蝇一般,不知道该怎么操办。

我们看,贾母有心给王熙凤过生日,就完全不是这样样子,贾母因为怜惜疼爱王熙凤,对那场生日宴会,张罗得可谓极其仔细。如此,贾母当是并非真的看重了薛宝钗,要为她过生日了。

其次,王熙凤的一个玩笑,直接让人怀疑贾母的真心。

如果我们上面说到的,也可以说是贾母对王熙凤的办事能力十分放心,觉得自己没必要动心思,只需养尊处优。那么,王熙凤说贾母又要为宝钗过生日,又舍不得银两,当就直接点破了贾母并非真心喜欢上了宝钗。

第二天,贾母仅仅给了王熙凤二十两银子,又要王熙凤办酒席,又要王熙凤叫戏班子来热闹一番,立马就让王熙凤感觉到操办此事一定会捉襟见肘。王熙凤因此直接嘲笑贾母的抠门,说贾母只疼宝玉,钱都留着宝玉用,专爱勒掯她王熙凤。

是啊,贾母有心如此,却又如此吝啬,说明她仅仅只是想热闹一番,并没有投入多少的爱意。试想,我们为一个自己喜爱的人操办生日,又有什么舍不得的呢?更何况,从本质上讲,贾母也不是那种吝啬之人。要是黛玉过生日,她绝对不会如此拖泥带水,让王熙凤有所为难。

再次,作者一句话,直接交代这场生日宴会没有那么高的规格,所谓的生日宴会,只不过是贾府的家宴,贾母只不过是让宝钗过来凑凑热闹。

话说那月21日,贾母确实让人在她的内院里搭了小戏台,摆了几席酒席,但是作者却说这是家宴。紧接着,作者又说,宴席上的人,并无一外客,只有薛姨妈、史湘云、薛宝钗是外客

看到没有,这里哪里是给宝钗过生日的意思啊。既然是给她过生日,又何必说她是外客。作者反而是将黛玉当作了荣国府的一员,没有交代说她是外客。如此,说薛宝钗过生日,只不过是贾母让她来凑个热闹,就一点都不为过了。

再有,贾母直接说这只不过是为带大家取笑,当就更是直接在羞辱薛宝钗了。

一开始,明明说要为宝钗庆生,如今黛玉不愿意点戏,贾母却如此哄黛玉(今日原是我特带着你们取笑),如此地把薛宝钗抛到九霄云外,是不是会令薛宝钗很受伤呢?

这么一场生日宴会,将薛宝钗哄得热乎乎,最后的结果却闹成这样,不得不感叹,这当是贾母对她的最大羞辱了。贾母当是想警告宝钗知道进退,警告宝钗应当知道自己几斤几两。黛玉才她是心目中的最爱。当时,薛宝钗当是无地自容,只好与宝玉讨论戏文吧。

最后,贾母为宝钗过生日,造大声势,也当是为了告诉人们,薛宝钗年龄大了,已经是熟女了,可以谈婚谈嫁了。因为那一年是宝钗的将笄之年,在古代,这个年龄的女孩子,会把头发梳拢挽一个髻,作成年人的打扮,表示成年了。之后,贾府如果没有让嫁给贾宝玉意思,自然是暗示他人,他们可以去薛家提亲了。

这样,贾母为宝钗过生日,作者写宝钗的生日,只不过是为了表现出贾母对宝钗的嫌弃与羞辱,想借此打发她走人。同时,也或间接或直接地表现了贾母对黛玉的维护与呵护。特别是唱戏的时候,贾母对龄官的垂青于恩赐,更是她对林黛玉之爱的一种情不自禁。贾母的爱,向来都是这么深沉,不禁再次让人为之一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