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夕妍:五味课堂

五味课堂
温州市瓯海区龙霞实验小学
六(1)班 林夕妍

  自空中课堂开课以来,本苍白无味的寒假生活瞬间变的多姿多彩、五彩缤纷,不信?请看——


“Oh,My God——”我仰天长叹,一脸生无可恋地盯着床头的闹钟,怨恨的目光仿佛能在上面盯出个大窟窿来,七手八脚,胡乱套上衣服,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冲向厕所。一阵兵荒马乱过后,连滚带爬地奔进房间,手忙脚乱地打开手机,顺手将母亲的唠叨连同早饭的香味隔绝于门外,正襟危坐,一改方才的慌乱之色,“优雅端庄”地微笑,听课。
但,没多久,我脸上笑容全无,睁大了双眼,满脸不可置信。What?老师在讲什么?!少听了半小时课的我对着屏幕前老师的讲解一头雾水,听得云里雾里,不知所以然。唉,没办法,只能听一半是一半了。一想到还有回看,自是捶胸顿足,追悔莫及,只恨时光无法倒流。

鉴于昨日之训,今日我在闹钟响起之时悠悠转醒,见时候尚早,不用受昨日回听酷刑,心情颇佳地哼着小调,兴高采烈又慢悠悠地整好衣冠,神清气爽迈进厕所洗漱一番后,又蹦又跳奔进厨房,悠闲自在地解决早饭。随即,打开手机,全身心投入空中课堂,笔尖在语文书上徜徉、跳跃,盘旋。
几堂课下来,不消说,自是收获颇丰,让人“消化不良”,难以言说的喜悦之情都转化为学习的动力,似有一股源泉汩汩而流,于是乎……独自仰天长叹一句“问渠哪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

早上起床,正值大好春光。可正值睡眠严重不足的我哪有心思欣赏春光?认命地摇头叹气,我软绵绵地爬下床,软绵绵地穿上软绵绵的毛衣,软绵绵地蹬上软绵绵的拖鞋,使出“踏雪无痕”之功,“轻盈”地飘进了厕所。草草吞下了早饭后,懒洋洋地打开手机——什么?!没电了!那怎么办呀?我将手机扔在一边,无奈地开启了寻“宝”之旅。“哎,爸。你有没有看见充电器呀?” 我将头探进床底,一阵翻找。“诶,不在沙发那么?”爸爸也加入了寻“宝”队伍,将房间翻了个底朝天。好不容易找到了,火燎火燎,捡命似地充上,却——仍然没用,无法充上电!找了那么久,找来还没用,容易吗我?我直翻白眼,连想把手机扔在墙上的心都有了,只差时机一到,驾鹤西归。可……没有又怎么办呢?一回忆起不久前的回看之苦,自哀呼连连,长叹不已。别说平板,连高科技产品的一根毫毛我都没碰着,更别提看了。至于电脑,哎,电脑也显示黑屏,无法启动。我两眼一翻,晕了过去。
唉,今个儿做事是不是没看黄历?

迷迷糊糊地翻了个身,刚想再与周公相会,却被怒火冲天的母上大人揪起来,“连拖带拉”地将头发蓬松堪比鸡窝,眼帘沉重好似泰山,一脸无辜而不明所以的我推进厕所,不由分说地帮我洗了把冷水脸,随即便把我摁在书桌前。“我说你那,那么大了还不让人省心,课都快上完了……”我那可敬可亲的母上大人被我慢一拍的思维气得七窍生烟,书一拍,使出所有母亲都会使的河东狮吼:“给——我——清——醒——点——”周身散发出零下十八摄氏度的气压。我一看,大事不妙!母老虎出山了!我吓得浑身一激灵,脖子缩进了衣领,唯唯诺诺地点着头:“小的遵命,小的这就去办。”“迫不及待”地夺过母上大人手中随时都会丧命的手机,“全神贯注”地投入课堂。看似精神抖擞,实则瞌睡直打,昏昏欲睡。
听完一天的课,我伸了个懒腰,满心欢喜想要好好放松放松。哪知半路杀出个程咬金——就在我的屁股才离开椅子仅有0.001厘米之时,早已守候多时,虎视眈眈的母上大人二话不说,使出罕见的“凌波微步”闪身出现在我边,眼疾手快,死命地地把我往下摁,空出的手隐隐发力,现出江湖上失传已久的“无影手”。只见几道黑影闪过,“唰唰”几下,手机已被她牢牢攥在手里。又是几下,我那威武明智的母上大人轻轻松松地运出改良后的“一指禅”,晃神之间,昨日的视频出现在眼前。正感叹于母上大人一身的绝世神功的我,被母上大人一系列的动作搞得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一抬头,却见母上大人正阴森森地望着我,嘴角挂着寒碜得吓人的笑。我又是一激灵,聪明如我,又怎不知她深意呢?目光一触到母上大人的笑容,反射条件的把背一挺,小鸡啄米似的连连点头。一把夺下手机,讨好地笑,尔后,肃整衣冠,“一心一意”地“认真”听课。
后来?后来,可怜如我,我的屁股早已痛到麻木,无法想象自己还有一个叫“屁股”的玩意儿,完完全全地“放飞了自我”。

猛然睁眼,感受到春光的明媚。感觉不对劲,我颤巍巍地抬起头,死定!早就开课了!完了完了,要被母上大人骂惨了……我一边碎碎念念的诅咒着坏钟表,一边屁滚尿流地溜进洗手间,乒乒乓乓捣鼓一阵之后,脚底抹油似,的滑进卧室,掏出手机,安然地听课。那认真劲儿,连本姑娘都感动地流泪,更别提在一旁伺机而动的母上大人了。
嘿!这就是我的五味课堂,是不是如你所料,似夏日里的青柠刨冰,“透心凉”的口感,令人食指大动?而我的寒假,更是因此而变得丰富多彩,每天都有不同的味道——酸甜苦辣咸,样样俱全。

指导老师:黄小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