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熙凤跟林黛玉的关系因何这样好?

 

凡是读过《红楼梦》的人,都一定对王熙凤和林黛玉这两个主要人物有着极其深刻的印象。在高鹗所续的结局中,是凤姐设下了掉包计,撮成了宝玉和宝钗的“金玉良缘”,最终导致黛玉“魂归离恨天”。

凤姐和黛玉二人本身性格差异极大,前者爽朗泼辣,而后者多愁善感。这样迥异的性格会让她们有怎样微妙的关系呢?本文将着重探讨王熙凤对林黛玉所外露的态度以及态度背后的动机。

一、王熙凤对林黛玉颇为亲厚友善

众所周知,王熙凤世俗精明,而林黛玉清高无尘。虽然二人有着巨大的性格差异,但是这并不代表这两个人物是“相斥”的。

事实上,凤姐对黛玉十分友好,这可以从王熙凤对黛玉的语言、称呼以及行为三个方面来分析。

王熙凤的巧嘴经常给大观园带来欢声笑语。她以生活化、通俗化的方式展示着自己的诙谐、机智。在《红楼梦》第二十五回中,就有熙凤因茶叶而打趣黛玉的情节,凤姐还说出了“你既吃了我们家的茶,怎么还不给我们家作媳妇”。这样露骨的话,开诚布公地搬出了黛玉和宝玉的姻缘。这种诙谐的玩笑,也恰恰是她俩相处融洽的表现。相比之下,凤姐与宝钗是很少这样开玩笑的。

从凤姐对宝钗和黛玉两个人不同的称呼就可看出她与二人关系的亲疏。《红楼梦》第五十五回中,凤姐曾说起“……林丫头和宝姑娘他两个”这么一句话。

我们知道“丫头”这一称呼显得亲热而自然“姑娘”则是礼貌而疏远的了。

在《红楼梦》前八十回中,熙凤一般都称呼黛玉为“林丫头”,并不似王夫人等那样疏远客气地叫“林姑娘”。

《红楼梦》第三十回中,宝玉和黛玉吵了架,老太太也选中她去劝和。她见宝玉和黛玉拉着手哭,也不觉得奇怪,只说“不用瞧,过不了三天,他们自己就好了”。

说明她已经对黛玉和宝玉之间的小口角习以为常,也很清楚他们俩会很快和好。凤姐只炒豆子一般自然地说了一串俏皮话,便拖了黛玉去老太太那儿。

“林黛玉回头叫丫头们,一个也没有。凤姐道:‘又叫他们作什么,有我伏侍你呢’”熙凤在黛玉面前,甚至愿意放下“琏二奶奶”的架子。

王熙凤对林黛玉的“关心”,主要表现在她对黛玉的嘘寒问暖、悉心照顾上。

在第七十四回“抄检大观园”这一重要情节中,是凤姐带人在园中各处搜检。到了潇湘馆时,黛玉本已经睡下,正准备起来,凤姐忙“按住她不叫起来”。

一方面是因为熙凤素知黛玉身子弱,怕她受凉再添病痛,另一方面,她不想让抄检大观园的事让黛玉精神上受惊扰。

王善保家的在紫鹃处搜出了宝玉的旧东西,正想要报告,而凤姐却只说“宝玉和他们从小儿一处混了几年”“这也不算什么罕事”。“王善保家的听凤姐如此说,也只得罢了。”

由这个情节可以看出,凤姐对宝黛二人的亲密早已习以为常,而且不想让王夫人知道这些。因为若王夫人知道,必将对宝黛二人的来往进行限制和监管,这对身心都很脆弱的黛玉将是又一次重大的打击。

凤姐如此帮黛玉瞒下,也算是帮黛玉逃过一劫。从这些种种可以看出,王熙凤其实是站在“木石前盟”这边的。而高鹗在续书中却让王熙凤成为“金玉良缘”的坚决拥护者,甚至让王熙凤成为设计毁坏“木石前盟”的元凶,和前八十回之中的描述并不一致。

二、王熙凤的动机与目的。

第一个因素,是熙凤的个人感情使然。

黛玉无依无靠,很早就住进了贾家。熙凤和黛玉初次见面时就关切地问起黛玉的教育经历与健康状况,是熙凤对远道而来的姑家表妹自然的真情的关怀。

凤姐见她满腹才华、举止不凡,偏又早早失去家庭的温暖,难免对弱者有同情之心。

熙凤与宝玉的姐弟之情甚厚,她亦明白宝玉心中只有黛玉,二人情投意合,所以她的立场是“木石前盟”也不足为奇了。但凤姐一直把金银财宝荣华富贵看得比个人感情重,所以,这个因素所占的比例并不重。

第二个原因,是凤姐不希望自己在荣国府的管家地位受到冲击。

宝钗心机深藏不露,处处藏愚守拙,但凤姐非常清楚宝钗有超人的经济才干。而且宝钗非常善于算计,一时间非常得下人之心,在笼络人心方面王熙凤比不上她。

宝钗的贤慧精明又不比凤姐逊色。若是宝钗当上了宝二奶奶,凤姐的管家地位就会受到威胁。林黛玉则不同了,她体弱多病,又是个真性情的人,素来对“经济仕途”不感兴趣。她专注于吟诗作对、阅读古籍,绝不会去抢凤姐的理财权。所以,凤姐希望林黛玉当宝二奶奶,而不是薛宝钗。

第三,熙凤之所以如此关心黛玉是为了依从贾母的心意。

为了博得荣国府老太君贾母的赏识,进而巩固自己在贾府中举足轻重的地位,王熙凤这位有名的“凤辣子”便对贾母经常大加恭维,总是把这位至高无上的“老祖宗”说得心里头格外滋润。她因此获得了贾母的特别喜爱,贾府上上下下的人们似乎谁也不敢小瞧她。府中大小事王熙凤都要顺着贾母的意思来。

林黛玉是贾母的亲外孙女,贾母如何不疼爱!在第三回黛玉进府时,贾母便哭道:“我这些女孩儿,所疼的独有你母亲,今一旦先我而亡,不得见面,怎不伤心!”可见贾敏原是贾母的心肝宝贝、掌上明珠。

贾敏早逝,于是贾母把对女儿的爱、对外孙女的爱全部集于黛玉一身。每当众公子小姐与贾母相聚,黛玉都是挨着贾母坐的,由此可见贾母疼她甚于其他孙女。

而薛宝钗与贾母并无亲戚关系,自从贾母回绝了张道士提的“金玉良缘”,贾母的态度便十分明朗了:她是主张木石姻缘的。凤姐素来善于察言观色,怎会不知贾母的主张?所以,为了讨好贾母,王熙凤才对林黛玉处处关照,暗暗支持黛玉和宝玉的爱情。

王熙凤之所以对林黛玉友善,是出于三点:对黛玉的同情怜惜,对薛宝钗的防备以及为了讨好贾母。

《红楼梦》这本旷世奇书中,人物的塑造往往着眼于细节。王熙凤对林黛玉的态度,充分体现了她工于心计、善于在人际交往中运筹帷幄的性格特征,读者可以触摸到一个更为立体的王熙凤。

同时读者也可以看到,在贾府这个大染缸里,来自他人的嘘寒问暖都可能别有目的,看似贴心的问候与关心也都可能只是一层虚伪的面纱。从这个侧面,亦可以更加清楚地看到这个富贵大家族中人心复杂,人脉错综,人情缺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