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宝钗用这三个字嘲笑贾宝玉,却是贾宝玉一生最温暖的所在

海棠诗社就要正式成立了,在黛玉的倡议下,大家纷纷为他人也为自己取个别号,以求雅致。

大家都有了,贾宝玉忙问道:“我呢?你们也替我想一个。”

宝钗第一个开口,叫他“无事忙”,说这三个字极为恰当。李纨最记得宝玉小时候的淘气,提议他继续叫“绛花洞主”。探春呢,对宝玉也甚是了解,她虽没有给宝玉取号,却说宝玉别号已经够多的了,任意叫着都不差。

薛宝钗最是爱花心思在宝玉身上,听了大家的建议,她又对宝玉说:“我还得送给你个别号。有最俗的一个号,却与你最当。天下难得的是富贵,又难得的是闲散,这两样再不能兼有,不想你兼有了,就叫你‘富贵闲人’也罢了。”

真是大家好似不是在为宝玉取别号,而是谈论着宝玉的幸福了。一个“无事忙”,虽有批判的意味,却是点出了宝玉最为充实了人生。一个“绛花洞主”则有说明了宝玉打小就大家心目中的皇帝了。宝钗又补的一个“富贵闲人”,则又点出了宝玉不止是穷开心,实则是活出了众多人心目中的梦想。

再看,大家纷纷为她取号,他有许多别号,也能看出大家对他的喜爱,他就是最为幸福的一个人了。

那么,宝玉的幸福仅仅只是因为他出身富贵之家吗?宝玉的幸福,也仅仅只是众人觉得他幸福吗?我想,宝玉的幸福,更多的时候应当是生发于他的内心。更准确地说,是生发于他生活里被宝钗瞧不起的“无事忙”。

这种无事忙,首先当就是宝玉有着许多心愿。黛玉刚来的时候,宝玉不在家,就是去庙里还愿去了。平常,宝玉也会在房间里烧一炷香,寄托着心思。可见他内心是有信仰的。他整日里虽然不务正业,却也是为理想与心愿奔波了,从小就过得十分贵气。

其次,这种无事忙,当就是宝玉十分懂得并乐意去欣赏别人了。这也是最主要的。

黛玉刚一来,他立马就能够道出黛玉之美的根本。他说黛玉是仙子一般的妹妹,又说黛玉最是面善,令人见了似曾相识。也就完全不同于众人眼里那一种自然的风流态度。风流的态度,顶多只能说明一份高雅。而仙子的姿容,又修饰以面善,则立马会在高雅之外,让人感到一份亲和,让人觉得黛玉在本质上并非是众人眼里中孤高自许、目无下尘的女子。通过后来的了解,众人也都认可了黛玉就是这么样一个人。后来,黛玉一直深深认可于宝玉,这当也是一个重要的原因。

袭人的温柔和顺,得到了许许多多人的认可。同样的,贾宝玉也十分懂得去理解袭人,欣赏袭人,呵护袭人。李嬷嬷来闹事,他只会断定是别人惹恼了李嬷嬷,害得袭人遭殃,袭人规劝他,他心底里虽然不认同,却能乖乖的,让袭人开心。一旦听说王夫人可能把袭人收在自己房里做姨娘,他也为袭人感到高兴。袭人见宝玉高兴,她又如何不比宝玉更觉幸福。宝玉看到什么好吃的也不忘留给袭人。因此,袭人虽然遭怡红院众人妒忌,她心底里想到宝玉对她的好,她也就足够了。

与袭人性子完全不同的晴雯,贾宝玉也十分地懂得欣赏。晴雯脾气不好,在宝玉看来,却并不是什么刁钻刻薄。晴雯喜欢听撕扇子的声音,他说:“只要别在生气时拿它出气,你喜欢听那声音,就是故意地碎了,也可以使得,这也是爱物了。”贾宝玉一张巧嘴,为呵护晴雯的个性,将暴殄天物也说成是一种爱物,晴雯接下来不撕掉那些扇子都是不行的了。

再有,众姐妹们在一起作诗,宝玉也是最高兴的。每一次,他都情愿名落孙山。更主要的是,他欣赏着姐妹们的才情,他早就忘了自己,他从来不像史湘云一样想着与大家一争高下。看着大家都有很好的发挥,他就幸福得不得了。

后来,大观园里又来了许多女孩子,听着她们的好,宝玉更是喊出了“老天,老天,你有多少精华灵秀,生出这些人上人来……”这一颇有些魔(走火入魔)意的话。

善于欣赏别人的宝玉,呵护起别人来,当就更是有着一流的爱心了。

他跟黛玉虽有争吵,但是,只要黛玉开心,他再怎么样都能够。她哄黛玉的方式,有些时候虽然不对,但是黛玉事后回想,也应当能感动。他挨打了,黛玉来看她,他一开口就说自己不痛,让黛玉放心。黛玉生活里所有的异样,他都能发现。在黛玉身边,他始终都是天底下最细心的男子。

黛玉的影子妙玉,贾宝玉对她的呵护,也是发挥到了极致。他派人提水为妙玉洗地;为了给妙玉一个妥帖的回帖,她也耐心地向邢岫烟请教。

平儿,也得到了他的眷顾。平常碍于贾琏,他只是暗暗地关注着平儿。平儿被打了,她立马就伸出了自己温暖的援手,叫人把平儿接来了怡红院。他亲自安慰平儿,指挥着大家为平儿补妆。让平儿虽受了委屈,也依然要漂漂亮亮的。平儿也一下被他征服。平儿走了,他又一个人暗暗的洗着手帕,为平儿流泪。

面对尤二姐尤三姐,贾宝玉也不忘送上自己的关怀。尤三姐也因此而盛赞他的体贴之心。龄官画蔷,一时痴傻,他却比龄官更傻,只是喊龄官避雨,他自己却被淋成了落汤鸡。

甚至是刘姥姥瞎编的一个故事里的人物,及其宁国府里一幅画上的美人,他都不忘及时送上自己的关怀。

这一切的一切,一时间都不胜枚举了,它们一个个都是贾宝玉无事忙的典型事例。虽然不被宝钗认可,它们却都无一不反应着宝玉的一颗菩提心。虽然,很多时候,她关怀的是一些年轻女子,但是那都是纯洁的。她只是爱着黛玉一人。况且,照顾年轻女子外,他同样能够关心刘姥姥这么一位农村老太太。去清虚观,道士们送来东西,他也只想换成银子舍给穷人。

因此,我们只能说他这样的欣赏与呵护,始终都是处于一种无我的境界之中,丝毫都不能怀疑她贪恋美色。金刚经云:“凡所有相,皆是虚妄。若见诸相非相,即见如来。”贾宝玉投出的始终都只是爱意,他的生活,当达到了此种境界。蒋勋先生也因之称她为红楼梦里最有佛性的人,是红楼梦里的佛。无事忙的宝玉,却成了大家心目中的佛,成了大家心目中最温暖的存在,他又如何不是最幸福的人的呢?只是很可惜,像袭人一类不懂得他的人,只把她看成了魔,而不是佛。只能说,越慈悲的人,越懂贾宝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