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娇杏的人生,不止是侥幸,曹雪芹用一对联说明

脂砚斋曰:娇杏,侥幸也。从此,众人之只道这姑娘的人生充满着侥幸,却不知这姑娘也最是有心的。且先看她与贾雨村的第一次邂逅。

话说那雨村呆在甄士隐的书房里,有些发闷,听到屋外有女子的咳嗽之声,就连忙推开窗户,想一睹芳容。谁知贾雨村这么一看,一下子就看呆了。

按说一个女子被一个男子如此打量,自己察觉后,不觉羞赧得面红耳赤,也应当是迅速撤离才是。可娇杏倒好,自己一回眸,也只顾细细地打量着那雨村,看他敝衣旧服,虽是贫窘,然生得腰圆背厚,面阔口方,更兼剑眉星眼,直鼻权腮”。

打量得如此细致,一时间,她是不是仿佛也看呆了呢。如果在电影镜头里,来一组特写,定能让观众觉得这两人彼此之间定是一见钟情了。

或许是此间二人目光的对撞,碰触出了火花,娇杏被电倒后,才忙转身想回避。

有了第一印象,接下来,娇杏的一段心理活动,更是凸显了她对贾雨村的欣赏。且看她转身之际,内心里的思忖:

这人,生得这样雄壮,却又这等褴褛,想他定是我家主人常说的什么贾雨村了,每有意帮助周济,只是没甚机会。我家并无这样贫寒亲友,向来定是此人无疑了。怪道又说他必非久困之人。

细读一段话,我们不难看出,甄士隐当初谈论贾雨村,娇杏当是有心聆听了,并记住了人,才有今日的思索。

其次,娇杏赞他雄壮,认为这样的人本不当是褴褛之人,当就是她对贾雨村仪表的一种欣赏。

再次,娇杏深深认同甄士隐的话,第一印象之后,也认为贾雨村必非久困之人,这就更是她十分欣赏于贾雨村的气度了,觉得觉得贾雨村是个潜力股。“怪道”二字,表现的是她不以贫寒取人,对贾雨村的深深赞许。

最后,她被一个男人这样色眯眯地打量着,内心里却没有丝毫的厌恶,更是说明了她对贾雨村的样貌气质生来就要好感。

此刻,若要娇杏对贾雨村评价一番,她一定会说:“百闻不如一见。”

娇杏如此想来,也就不免又回了两次头。《长恨歌》里说杨贵妃回眸一笑百媚生,娇杏虽然姿色平平,但是她内心早已十分赞赏贾雨村了,其回眸之际,其目光也就必然充满赞许欣赏之意,其美丽动人也会可想而知了。

更何况他这样接二连三的回头,更是能够俘获人心,要说她一开始对贾雨村没意思,那定是谁都不会相信的吧。他一个身份低贱的丫头,若能跟贾雨村结合,她当是也心满意足了。回眸一笑百媚生,当就是等于是她对贾雨村的一种表白了。

因此,贾雨村见此,狂喜不已,也就并不是脂砚斋所说“穷酸之人皆会替美女心中取中自己”之类的意淫了,而是一种真实的感动。

后来,天缘凑巧,贾雨村当了大官,路过甄士隐家门前时,娇杏又正好隐在门口,而且又死死地打量了贾雨村一回,自思这官好面善。贾雨村因此也发现了她。

如此两下里,娇杏都用眉眼传情,后来,贾雨村要娶了她回家,也就是必然的事情了。设若,娇杏两次都能够矜持一点,对自己中意的男子,不那么样注目而视,她的人生定然没有那么侥幸。

因此,娇杏的人生,不止是侥幸。曹雪芹也用“偶因一着错,便为人上人”这一对联评价娇杏的这一段机缘。一个错字,是古代礼教对娇杏的一种批判(古代女子不该私顾外人),又何不是从侧面反映了娇杏对自己幸福人生的积极争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