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尽梨花春又了——品读龄官

作者:晶帘月中痕

“春恨秋悲皆自惹,花容月貌为谁妍”,小旦龄官,一个和林黛玉一样痴情而孤傲的女子,在那“花招绣带,柳拂香风”的大观园中,似一树梨花幽幽的绽放,让人在掩卷沉思时,仍会嗅到她那独特的人格魅力所散发的淡远清香。

在《红楼梦》的十八回“林黛玉误剪香囊袋,贾元春归省庆元宵”中,龄官大胆驳回贵妃的要求,连贾蔷这样的公子哥儿也奈她不何,这是一种不向权贵低头、不卑不亢的自尊与孤傲,那一种幽幽的清高,堪比林黛玉的那句“什么臭男人拿过的,我不要那东西”。

我手写我心,我喉歌我情,只因非本角之戏便执意不作,这应该是“为艺术而艺术”的精神的形象体现吧。在龄官心目中,戏曲已不再是一种简单的谋生技能,而是一种表现内心情感的艺术。她可以大胆的唱出自己对贾蔷的爱恋,而林黛玉只能在潇湘馆里发出“每日家情思睡昏昏”的叹息

在《红楼梦》中,除了黛玉葬花、宝钗扑蝶、湘云眠石、妙玉论茶等几处盛景外,还有一处是同样精彩绝伦的,那便是龄官画蔷。

虽然龄官“眉蹙春山,眼颦秋水,面薄腰纤,袅袅婷婷,大有林黛玉之态”,但她作为倡优之族,仍逃不过世人的轻视与压榨,连赵姨娘这样的粗俗鄙陋之人,也骂戏子为“娼妇粉头之流”、“下三等奴才也比你高贵些”。

可就是这样一个卑微弱小的生命,也有着对爱与美的执着追求,有着敏感而脆弱的心灵,于是便有了龄官画蔷这动人的一幕。

耐着炎炎烈日,她将一怀幽怨、满腔痴情化作一个个的“蔷”字。“换我心为你心,始知相忆深”,蔷薇花下,一笔笔起落,化作一滴滴相思泪,一寸寸相思情,这其中包含了多少蜜甜的忧愁与煎熬啊!

龄官的生活与情感真正的呈现在读者面前,是在“绣鸳鸯梦兆绛芸轩,识分定情悟梨香院”这一回中。

在此之前,龄官一直都是“犹抱琵琶半遮面”,或者仅仅是寥寥几笔匆匆带过,而在这一回,龄官成为了真正的女主角,她与贾蔷的爱情让贾宝玉这样的情痴情种都感叹不已,从此深悟人生情缘,各有分定。面对宝玉的亲近,她正襟危坐,冷冷拒绝,那是因为她只钟情于贾蔷一人,“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心里眼里再也容不下他人。

她与黛玉一样拥有一颗敏感而孤独的心,所以她才会将衔旗串戏的玉顶雀儿和自己沦为戏子的命运联系起来,并且当着宝玉的面,毫无顾忌的斥责大观园为“牢坑”,这与《黛玉葬花吟》中的那句“一年三百六十日,风刀霜剑严相逼”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龄官为鸟儿的母子分离而伤心,黛玉虽冷,也会抓给小丫头佳惠一把碎银,她们对于柔弱生命的同情与关怀,又是多么的相似啊。

有人说“龄、晴为黛影”,确实如此,晴雯是黛玉之真的反映,龄官是黛玉之痴的投影。

龄官与黛玉一样的体弱多病,一样的清高与孤傲,但龄官不仅仅是黛玉的影子,她有自己独立而自由的灵魂,有自己的个性与张扬。一个命若游丝的生命,也要活出生命的尊严,也要坚守纯洁的爱情。

令人惋惜的是,这样一个渴望自由的生命,却要被关进大观园这个“牢坑”中,默默地忍受他人的轻视;这样一个大胆追求爱情的女子,却注定要陨落红尘。但纵使曲终人散、花落人亡,蔷薇花下仍会留下那个孤独而美丽的身影,梨香院中仍会传来那声“如花美眷、似水流年”的叹息。

梨花落尽,红消香断,只留下声声叹息、隐隐伤痛,成为心中永不凋谢的记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