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宝钗因何全程漠视刘姥姥?

刘姥姥也是红楼梦里的大笑星,只要她想表现,没有几个不捧场的。大家的笑声,都是对她最大的赞赏。她自己也对鸳鸯说,大家乐一乐,有什么不好的。

可是,薛宝钗却不愿意捧这个场。她时刻将脸绷得紧紧地冷视这一切。直到刘姥姥走后,才满是欣赏赞美林黛玉用春秋的笔法,道明了刘姥姥的特点。总算因刘姥姥笑了一回。

那么,刘姥姥在的时候,薛宝钗因何要如此地漠视她呢?

1

首先,这一切还得从她援助史湘云说起。

因为薛宝钗对史湘云的援助,荣国府一干人等,可谓是大饱口福。宴席之后,王熙凤没有吃过瘾,又让平儿到大观园里拿几个大的回去。

平儿回来后,脸上春色盎然,惹得张材家的、周瑞家的羡慕得不得了,恨不得下次也要赖去吃。周瑞家的说:“早起我就看见那螃蟹了,一斤只好秤两个三个。这么三大篓,想是有七八十斤。”

当时,刘姥姥也在场。庄稼人看到有大的花费总要算算账。只见她一边计算,一边感叹道:“这样螃蟹,今年就值五分一斤。十斤五钱,五五二十五,三五十五,再搭上酒菜,一共倒要二十多两银子。阿弥陀佛!”

刘姥姥不知,她这一算很是轻巧,却得罪了最善于算计的薛宝钗。那场螃蟹宴,是薛宝钗精心布置下的人情宴,本是难得糊涂的事情,只要大家觉得她宝钗好就可以了,刘姥姥却把它算得明明白白。

刘姥姥的话传开后,人们的心底又怎会不生发出一些问号——薛宝钗花这么大的价钱到底为了什么?

援助史湘云,支持海棠诗社?显然是有些过火了。姐妹们一起作诗,史湘云要做东道,买一点小点心来就很不错了。干嘛要这么大费周章地开螃蟹宴呢?薛宝钗这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其次,史湘云是荣国府的亲戚,要举办什么活动,自有荣国府的主子姐妹们在。而薛宝钗却贸然为史湘云花这么大的价钱,实在是有些反客为主吧?如果我们也是荣国府的主人,看一个外人在自己家出风头,心里肯定有所不高兴吧。

再次,她这样超出一般地对史湘云好,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对一个人十分好,随时都可以。那需要在特殊时刻。在这些寻常的事情上,超出一般的好。其动机如何,就最是会引发他的人揣摩了。

还有,史湘云也只不过是事情的表面。薛宝钗对史湘云好,更多的还是想让荣国府的的人大享口腹之欲。于是,她赞助史湘云,只不过是想直接笼络荣国府的一些主要角色。薛宝钗在荣国府如此大费周章地收买人心,是不是又要让人再次地审视一番她的动机呢?

如此,薛宝钗的一点小心机,是不是一下子就被刘姥姥在无意之中捅破了?本来只是情谊的事情,现在大家都从金钱与心机上来考量这件事,薛宝钗的努力,在刘姥姥的话语之下,可谓是功亏一篑了。

试想一下,刘姥姥的这番话,传到薛宝钗耳朵里,她一定会狠她恨得咬牙切齿吧。往后,带着这样的心情,面对的刘姥姥的激情表演,她哪还有心情笑呢?她对刘姥姥只有恨罢了。

可见,薛宝钗表现得与众不同,没有像大家一样,不是因为她懂得悲悯,而是因为小肚鸡肠。而且,她如果那么高尚,她也不会为林黛玉的雅谑拍手叫好。

只是她不懂,她花的钱再多,对荣国府那些人,都只是小恩小惠,如何能够真正赢得人心呢?只有史湘云依然傻傻地感激她。

2

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当是薛宝钗在刘姥姥身上看到了自己的影子。

众所周知,刘姥姥到荣国府来,不是简单的走亲戚,而是打秋风。她那么样地讨好众人,一方面是自得其乐,享受在其中,另一方面也想有所收获。大家开心了,她往后自然就是荣国府的贵客,随时可以来串门,岂不是天大的美事。

薛宝钗呢?他们家一直赖在荣国府不走,又何尝不是一种打秋风呢?只是她跟刘姥姥所图不同罢了。而且薛宝钗的所图更大。

刘姥姥刚开始是为了金钱,后来是为了有一门好亲戚,能够跟荣国府继续交往下去。薛宝钗的目的则是金玉良缘,想入主荣国府。她一直讨好荣国府的众人,又何尝异于刘姥姥惹大家开心呢?

因此,薛宝钗看着这一切,她的内心只会生出悲凉与自我厌恶感,丝毫没有心情去跟大家一起笑。

不同的是,她在刘姥姥面前又有着一种优越感,她会暗示自己与刘姥姥大不同。她因此也嘲笑刘姥姥是母蝗虫,而不觉得自己也是母蝗虫。此景况类似于“窃钩者诛,窃国者诸侯”。如果所图甚大,而且成功了,就更是名正言顺。薛宝钗如果成功,往后的生活很好,就更是励志的典型。可惜每个人的生活都是一部红楼梦,没有多人能够成为甄嬛。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赞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