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红楼梦“平儿理妆”看中国古典彩妆的境界

作者:风在眉弯

现时节,但凡在彩妆行业有头有脸的,大多是国际品牌,本土品牌稍有成长的,都喜欢往国际上靠,自我标榜来自法国,来自美国。生怕承认是本土品牌,低了身价。殊不知,我们的祖先在彩妆方面,己经积累了自己的内涵与气质,只是,被遗忘了。想想我们一提祖先,就是四大发明,难道中国除了四大发明,真有没有什么可以骄傲的东西了吗?

化妆,是古代社会非常重要的一项日常活动。有很出名的两个典故,一是唐朝朝臣李义府为武则天画眉。一是一首出名的诗:妆罢低眉问夫婿,画眉深浅入时无?看来,古人不光是女人化妆,就连男人也具有普遍的审美能力。不但不以化妆为“女人间的小事”,还能当成一种政治手段。

说起男人对彩妆态度,上面两位在喜欢之处,恐怕都有那么些世俗的味道。而我要说的是红楼梦大观园里的贾宝玉,他对美好的事物有种与生俱来的爱怜与珍惜!他有一句名言:女儿是水做的骨肉。那对于这汪清水的呵护自然是倍加上心。他对女儿化妆的态度是最纯净无瑕的,他不仅懂化妆,还会制作,如果放到现在,应该是彩妆设计师兼彩妆发明师了。你看下段,就知我此言不虚。

前情交待:平儿是王熙凤身边极有地位的通房丫头,一日凤姐过生日醉酒,偏碰见老公在屋里与人偷情,一时闹起来,两人不好对打,都拿平儿出气,平儿挨了凤姐的巴掌。后来平儿被姐妹们拉入大观园避难,转至宝玉房中,宝玉平时就见平儿极清秀俊雅,但没有机会能尽心,今见她受了委屈,且有机会为她做一番事,不禁喜出望外,为平儿理妆。

宝玉一旁笑劝道:"姐姐还该擦上些脂粉,不然倒像是和凤姐姐赌气了似的……平儿听了有理,便去找粉,只不见粉。宝玉忙走至妆台前,将一个宣窑瓷盒揭开,里面盛着一排十根玉簪花棒,拈了一根递与平儿.又笑向他道:"这不是铅粉,这是紫茉莉花种,研碎了兑上香料制的。"平儿倒在掌上看时,果见轻白红香,四样俱美,摊在面上也容易匀净,能润泽肌肤,不似别的粉青重涩滞。然后看见胭脂也不是成张的,却是一个小小的白玉盒子,里面盛着一盒,如玫瑰膏子一样。宝玉笑道:"那市卖的胭脂都不干净,颜色也薄。这是上好的胭脂拧出汁子来,淘澄净了渣滓,配了花露蒸叠成的。只用细簪子挑一点儿抹在手心里,用一点水化开抹在唇上,手心里就够打颊腮了。平儿依言妆饰,果见鲜艳异常,且又甜香满颊。宝玉又将盆内的一枝并蒂秋蕙用竹剪刀撷了下来,与他簪在鬓上。忽见李纨打发丫头来唤他,方忙忙的去了。

每当读到这一段,短短几句话,却觉得美不胜收,唇齿流芳,有无限可遐想之处。

看那包材:粉盛在宣窑瓷盒的玉簪花棒里,胭脂放在一个小小的白玉盒子里。

看那质感:粉是轻,白,红,香,四样俱美。胭脂如玫瑰膏子一般。虽然我们不知道这玫瑰膏子是什么样,大可以想象一下,定是美好的什物。

看那效果:粉摊在面上容易匀净,且能润泽肌肤。胭脂是用细簪子挑一点儿抹在手里,有一点水化开抹在唇上,剩下的就够打颊腮,上妆效果鲜艳异常,且又甜香满颊。(细簪子挑一点就够两用,足以秒杀任何国际大牌!!!)

看那原料和制作过程:粉不是铅粉(有机生态环保,绝不含铅汞),是紫茉莉花种,研碎了兑上香料制的。胭脂是用上好的胭脂柠出汁子,淘澄净,配了花露来蒸的。(哎呀呀,这得多香,多纯净啊!)

据红学家研究,这么一小段,只是贾宝玉为姐妹们做的化妆品冰山之一小角,这些只是给房里的丫头用的,给林妹妹用的又不知好多少倍。果然,宝玉上学那天,一早特特的来辞别林妹妹,林妹妹彼时正对镜理妆,宝玉道:"好妹妹,等我下了学再吃饭,和胭脂膏子也等我来再制。"

红楼梦这短短的一段文,一句话。反映出几百年前的古人彩妆的造诣,用心的态度,纯熟的工艺,以及精美雅致的标准。这些比起任何大师、国际名牌的水平均有过之而无不及。什么潮流,顶级创意,羊绒妆,烟熏妆,猫眼妆,在那“轻白红香”,“鲜艳异堂,甜香满颊”这些普普通通的词汇面前,都变得苍白无力。中国古典的彩妆里蕴藏东方女人所有美好的性格,含蓄,自然,娇美,芬芳袭人,回味无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