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还原曹公笔下最真实的贾琏

作者:槐序

贾琏是曹公笔下一个十分重要,也是极为复杂的人物。可对于他,多数读者则流于表面,认为他好色、肤浅、无用,是宁荣二府“不肖子孙”的一个缩影。可我读《红楼梦》时,却在一些细微之处对贾琏的人品起敬,并对一些读者及最初的我对他的误解重新审视。我不想刻意牵强地为贾琏翻案,将其塑造为一个绝对完美的形象,而是希望依据文本,还原一个曹公笔下真正的贾琏。

一、太阳旁边的行星

贾琏是何人?

宁国府贾赦的长子,国公府的嫡孙,娶了个美貌如花,风情万种的王家闺秀。

这是多得意的人生啊!可坏就坏在,他娶的那名门闺秀叫王熙凤。

刚成亲的贾琏,必是十分欢喜的。娶了个恍若神仙妃子的凤姐,对哪个男人不是天下第一乐事?这不,第七回,便以“送宫花贾琏戏熙凤”作了题目。怎么个戏法,碍于礼法,自不好详说,一切尽在“还问着,只听那边一阵笑声,却有贾琏的声音”,这般恩爱夫妻,郎才女貌,当真是只羡鸳鸯不羡仙!

可这段感情又为何会演变成最后的完全破裂呢?这个,且听我慢慢道来。

贾琏从扬州回来,凤姐拔冗相见。此时的凤姐,才料理了秦可卿的丧事,立了威,扬了名,自是春风得意。在贾琏问起家中诸事时,少不得以一篇“自谦”的话将自己的厉害都道出来!

协理宁国府,这是琏凤关系的一个转折,自此,阿凤从琏二奶奶正式变成了王熙凤。阿凤是自己立的威,扬的名,她成了一个真正独当一面的女强人,而琏二奶奶这一称呼,也渐渐弱化了“琏”,成了王熙凤三个字的陪衬。

二十三回中,表现了琏凤夫妻地位的反转,贾琏“妻管严”的名号也坐实了。贾芹与贾芸同在琏凤处求了管小沙弥的差事,只不过贾芹求的是凤姐,贾芸求的是贾琏。结果,在凤姐与贾琏的交涉中,凤姐又是“教一套话”又是“似笑非笑”,终是拗过了贾琏。

且看贾芸在贾琏处求事不得后,琏、芸、凤三人的表现,便可知贾琏的窝囊。

贾芸见了贾琏,问他有何差事,贾琏说:“前儿倒是有一件事情,出来给了贾芹了。”这可是贾琏强撑面子了。凤姐何时是求他求来的?更不是什么“再三”!贾琏又不让贾芸后日起更后讨信儿,可谁知此时的贾芸已经知道贾琏是靠不住的,遂另觅高枝。

这高枝是谁?当然是王熙凤!

于是乎,贾芸带上礼物找到凤姐,凤姐一句“昨儿你叔叔才告诉我说你求他”,惹来贾芸投诚,“求叔叔这件事,婶婶休提,我昨儿正后悔呢。早知这样,我竟一起头求婶婶,这会子也早完了。谁承想叔叔竟不能的。”最后四字,可将凤姐压过贾琏一头的事实描写得可笑可叹。堂堂七尺男儿,竟连一个外人都知道求他不行,只有求他媳妇才行,这是何等的窝囊!而凤姐更是说:“你们要拣远路走,叫我也难说。早告诉我一声儿,什么不成了,多大点子事,耽误到现在。”

完了,到这里,琏二爷的地位是彻彻底底被凤丫头压过了。

很多人说,是贾琏的无能才造就了这个局面。可我看不然,贾琏并非无能,而是凤姐太能。

一出场,贾琏就外派送黛玉回扬州探亲,又肩负着伴黛玉扶林如海到苏州之任,这自也是婚丧大事,只不过比起凤姐料理的秦可卿之丧的风光,自显得黯淡了许多。在十七、十八回,贾琏更是为了建造大观园,忙前忙后,这从贾珍口中的“帐幔帘子,昨日听琏兄弟说还不全。”可以看见。可这些事,在王熙凤亲启贵妃“筵宴齐备,请贵妃游幸”的光辉下,又是那样微不足道。

即使太阳旁边最亮的一颗行星,也会被太阳的光辉所遮盖,而又会因这光辉,而使行星上的斑点被放大。

很不幸,王熙凤是太阳。

二、贾琏的爱情悲剧

在王熙凤的强势、醋妒的阴影之下,被压制得成为人尽皆知的“妻管严”。他不仅不敢纳妾,甚至原本陪嫁的四个名正言顺的妾也走的走,嫁的嫁,只剩下平儿一个——但就是平儿,贾琏也不得沾一沾。

凤姐强势、精明,在夫妻关系中,贾琏处于绝对的弱势。而也因贾琏不似宝玉般含玉出生,父亲又是贾母不待见的贾赦,而其人也不如贾环般钻营出头,所以身为长房嫡孙的他,并未有太多荣耀、宠爱,相反因悍妻在房,有的只是压迫、窝囊。

贾琏最想要什么?或许便是男人的尊严,被人崇拜之感,被人依赖之感。而这时,尤二姐出现了。

这是一个与凤姐截然不同的女人。温柔、善良、美丽、自卑、小鸟依人。除美这一条,凤姐与她就是反义词:凶悍、狠毒、自信、强势、精明。长期受这样的凤姐压制的贾琏,看到二姐儿,简直就看到了作为男人应有的自信与尊严!

二姐温柔多情,处处依赖贾琏,在凤姐的压制中给了自己尊严和家的感觉。贾琏也明白二姐的苦衷:改嫁的尤老娘,绝色的两姐妹,在颠沛流离与贫穷胁迫之中,失足诚是迫不得已!而二姐本性并非是水性杨花之人,就如异史氏笔下的聂小倩一般,她本性善良,奈何堕于泫海,求岸不得。

贾琏把自己背着凤姐藏的私房钱全交给二姐,贪财的他在二姐那里再无保留。花枝巷里,两人过起了温馨的小日子。

可好景不长,当贾琏从平安州回来,满心欢喜地去花枝巷找二姐时,得到的却是二姐被王熙凤接走的消息。

贾琏并非钗黛这样的聪明人,所以他与迎探一样看见凤姐善待二姐就以为凤姐改了脾气,而二姐也实在是懦弱自卑,丝毫不敢把自己受的委屈告诉贾琏。贾琏也实在好色,一来为了在凤姐面前逞威风,怀着“秋桐是我爹赏的,你能如何”的心理,二来也因秋桐实在妩媚,所以贾琏便冷落了二姐。

他哪里知道,就因他这幼稚的想法,二姐在那王熙凤手里断送了性命!

贾琏是爱二姐的,不同于对凤姐的夫妻名份,不同于对多姑娘,鲍二媳妇的好色,亦不同于对平儿的感谢,他真正把二姐当妻子!他让小厮叫二姐“奶奶”,自己亦然;在二姐的孩子被庸医打掉时,一向温和的他第一次狠狠地叫人杀了胡君荣,又把找胡的人打了半死;而二姐吞金自逝后,贾琏更是哭得肝肠寸断,守灵七天七夜。

七天七夜,他定是流着泪,握着二姐冰冷的手,说尽他对她的爱、愧、悔!当二姐的灵柩被埋葬在冰冷的土里时,贾琏心中的光明与希望也一起被埋葬了。

三、贾琏的善良与原则

贾琏诚然是贪财,好色的,可他的心中却有着很强的原则,亦有善良与正直。

“贾琏好色取之有道”。由“脂批”与考证得出的“秦可卿淫丧天香楼”,可知贾珍与自己的儿媳乱伦。贾珍是可为色罔顾伦理之人,但贾琏心中却是有伦理道德的约束的。

十六回中,贾琏曾表示出对香菱容貌的喜爱,又私下可惜薛蟠玷辱了她。但香菱为兄弟之妾,有着一层伦理,贾琏从未打过她的主意。

贾琏所结识之女,一是如多姑娘般与多人有染且丈夫不在意的,二是如鲍二媳妇般与其夫谈妥了的。虽然好色是坐实了的,但贾琏心里却也是有原则的。

这种原则,也在“为扇挨打”一节中尤能体现。从平儿口中,我们知道,因贾赦想要一个穷书生的古扇,贾琏花重金却遭其拒,而贾雨村动用官威,抄了他家拿来古扇送给贾赦,贾赦问贾琏为何雨村拿的来他却拿不来,贾琏说了一句“为了这点子小事,弄得人坑家败业,也算不得什么能为。”结果被打得下不了床。

对贾雨村的动用官威,使人家破人亡的行为,贾琏是极为不耻的。他的正直,善良由此处令我起敬。

鲍二媳妇上吊,熙凤不掏银子,贾琏却又给钱又出力又安慰;熙凤弄权铁槛寺,贾琏不抢书生古扇亦是鲜明的对比。

这是我心中的贾琏,亦是我尽我之力还原的曹公笔下的贾琏。他好色,贪财,却也有着被压迫的辛酸。他有过一段悲哀的爱情,有着内心的自尊,亦有着恨。他坚持着内心的善良与原则,做好本分中的事。

宁荣二府中,他是太阳旁边的一颗行星,他也是不肖子孙中的一抹微弱的光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