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雯被骂,麝月此语一出,众婆子再也不敢靠近半步

宝玉住在怡红院,他的屋里有许多丫鬟伺候,有名有姓为我们熟知的人就有很多,比如有温柔体贴、善解人意的袭人,脾气火爆、单纯善良的晴雯,嫉妒心强但是表面工作做得极好的秋纹,伶牙俐齿、负责洒扫的小红,机灵有趣、心疼母亲的春燕,还有唱戏的芳官等等,还有很多宝玉都没有见过和知晓的,那我们就更加不知道了。

但是在众人中有一个丫头特别的出色,她也许没有晴雯和袭人优秀,也没一般的姑娘那么讨宝玉的喜欢,但是她凭自己的魅力得到了所有人的认可和信任。

她厚道能干,但从不炫耀,怡红院的能对付外敌飞她不能;她很有责任心,但是从不对外表露,只是默默做好所有的事情;怡红院的明争暗斗她不是不知道,但是她不愿掺合其中,她保持本心,成了最后唯一一个留在宝玉身边的人。她不是别人,正是大家都能猜到的麝月。

首先,麝月是怡红院隐藏最深的吵架高手,足可舌战群妇。

诸葛亮舌战群儒容易,但是要是有一群没有教养的中老年妇女纠缠着他,纵算她巧舌如簧,也必定会败北了。因为贾宝玉曾说过,女儿是水做的骨肉,也有如明珠一样,她们一旦嫁做人妇,可就是死鱼眼睛了。但是,麝月却不怕。

怡红院里,王夫人等管家人在家的时候,还可以保持平静,但是王夫人她们一有事出去了,宝玉的怡红院就被一些不懂事的老婆子闹得天翻地覆。

袭人的脾气不会和人吵架,晴雯脾气太爆,吵架吵不到点上,只会火上浇油,闹大了让有能力的人来收拾,其他人也镇不住场面,所以这个重任就落到麝月头上。

当是,春燕的妈妈闹,袭人有自知之明,连忙找来麝月,说:“我不会和人拌嘴,晴雯性太急,你快过去震吓他两句。”

麝月从来都不是冒进的人,如果怡红院的其他人都可以处理好整个场面的时候,麝月就不会强出头,但要是大家都搞不定的时候她也不会推卸责任,她是该出手时就出手。

麝月听了,忙过来说道:“你且别嚷。我且问你,别说我们这一处,你看满园子里,谁在主子屋里教导过女儿的?

你们放心,因连日这个病那个病,老太太又不得闲心,所以我没回。等两日消闲了,咱们痛痛快快回一回,大家把威风煞一煞儿才好。”说的那婆子羞愧难当,一言不发。

麝月吵架从来不带脏字,但是却有理有据让吵架的婆子只能羞愧难当,自己认错。麝月的话里先是抬出贾母,中间讲到规矩,最后又有宝玉,将三重厉害明明白白地摆在这个婆子面前。那婆子纵有再多的理,也只能偃旗息鼓,因为无论如何越不过去再闹真闯下大祸就完蛋了。

还有一次,晴雯撵走小丫头坠儿被坠儿的娘欺负,坠儿娘开口闭口的规矩,麝月便不再还就事论事了,直接让那个人明白,什么才叫规矩,什么才是体统。

麝月道:“嫂子原也不得在老太太、太太跟前当些体统差事,成年家只在三门外头混,怪不得不知我们里头的规矩。这里不是嫂子久站的,再一会,不用我们说话,就有人来问你了。”更叫小丫头子来:“拿了擦地的布来擦地!”

麝月的几句话把嚣张的坠儿娘说的毫无立足之地,麝月让她知道,想到怡红院吵嘴,他还没有那个资格。你不讲理,那么不要怪麝月不客气了。麝月一向不会与人为恶,但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也不是好欺负的。

坠儿娘还以为麝月也是软柿子可以随意的欺负,可是现在她才知道什么叫做厉害。麝月最解气的一个做法就是让小丫头擦她们曾经站过的地,她这就是告诉坠儿母女,不要以为自己有多少脸面,你连怡红院的地都不配站。这样,在以后的时光里,是不是怡红院里的众婆子再也不敢靠近宝玉房门半步了呢?

至此,我想怡红院的安宁当是全赖麝月的维持了,她就是怡红院的定海神针。有一个会怼人的朋友真好。

其次,麝月在怡红院人缘最好,而且为人宽厚、尽职尽责

麝月在怡红院的人缘可以算是最好的,即便袭人是大管家,可是难免树大招风,总会有人看她不顺眼,晴雯就时常说她一些坏话。而且怡红院人多事杂她总有顾不过来的时候,出一些小的差错也是不可避免的,因此她不可能得到所有的喜欢。

晴雯脾气爆,她自己主动承担起了怡红院的监管工作,有谁做得不好或是不尽心她就会去惩罚她们。不过她严格要求别人的同时也更加严格地要求自己了。懂她的人会和她玩的很好,不懂她的人会很讨要她的。小丫头坠儿就曾经抱怨过晴雯不该得到那么好的待遇。

其他人的着墨不多,但是可以很明确的知道她们的人缘关系也不咋的。麝月在宝玉的一众丫头之中算是最为低调的一个了,她不争不抢,也不在乎吃不吃亏,这就是没有任何攻击性而且还是一个老好人,因此谁都愿意和她好。

麝月不是蠢笨不懂这些门道的人,不然她也不可能一个人就收拾了那些难缠的老婆子们,稳稳坐在宝玉大丫头的位置上,只是麝月不想争罢了,她心地仁厚,只想要尽好本分,做好自己该做的事情,至于其他就顺其自然好了。

有一回,宝玉看她一个人在房间里做事,笑问道:“你怎不同他们顽去?”

麝月道:“都顽去了,这屋里交给谁呢?那一个又病了。满屋里上头是灯,地下是火。那些老妈妈子们,老天拔地,伏侍一天,也该叫他们歇歇,小丫头子们也是伏侍了一天,这会子还不叫他们顽顽去。所以让他们都去罢,我在这里看着。”

这段话把麝月的仁厚和尽职尽责表现的淋漓尽致。宝玉先问麝月为什么不出去玩,麝月说自己没钱,可是宝玉知道这是谎话,后来麝月才说出实话来,她体谅大家都累了一天了,晚间放松一下也好。

可是她忘了,她自己也一天都没有休息了。这就是麝月的好处了,因此宝玉知道了都心中暗暗夸赞,麝月就是另一个袭人。这样高的评价,宝玉少有,可见麝月能力。

第三,麝月是最后可以留在宝玉身边的人

麝月人生最牛的一点不是能力有多么的出众,人缘有多好,而是只有她陪着宝玉从开始到最后。袭人后来嫁给了蒋玉涵,那她一定是走了的;晴雯被王夫人撵走之后病故;秋纹、碧痕等这样又霸道又有相貌的丫头是不能够让宝钗容下的,因此在这些人里头只有麝月留在了宝玉的身边。

证据有三:

第一点就是王夫人在清查怡红院的时候,但凡和宝玉有一丁点关系的丫头都被王夫人撵走了,可是她却独独赞了袭人和麝月这两个笨笨的倒好。袭人后来离开了,那也就麝月可以留在宝玉身边了。

第二点,就是袭人最后离开贾府时的话,故袭人出嫁后云:“好歹留着麝月”一语,宝玉便依从此话” ,可见宝玉宝钗落魄后,依然还有麝月在身边服侍。

第三点麝月的判词“开到荼蘼花事了”,麝月就是见证了贾府所有兴衰的人,那么她一定陪伴宝玉从始至终了。

麝月真的不畏是宝玉身边最牛的丫头,不仅自己能力强劲,而且人缘又好,最后还能够留在宝玉的身边。如果宝玉身边除了袭人和晴雯之外不可忽视之外,麝月也不得不让人记住。

总之,麝月这样的女子,当是人们心目中最不可或缺的朋友吧。袭人说的“我不会和人拌嘴,晴雯性太急,你快过去震吓他两句”“好歹留着麝月”这两句话,当是道出了对麝月最大的肯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