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熙凤:唯友谊与爱情不可辜负

王熙凤:唯友谊与爱情不可辜负

作者:冰儿

王熙凤是《红楼梦》中刻画得最为成功的人物之一,曾有评语曰:红楼梦中如果没有了凤姐,其文学魅力就减少了一半。更有“恨凤姐,骂凤姐,不见凤姐想凤姐”之评,足见王熙凤在读者中出色的地位,她像一条最夺目的金链子,无限耀眼地贯穿在红楼梦始终,其情态做派音容笑貌,就像站在我们身边的一个活生生的人物,活色生香,过目不忘。

王熙凤出色的智商情商、杀伐决断、弄权贪婪、八面玲珑自不必论,我只想讨论下她的友谊和爱情。

以前一直觉得,王熙凤这样心中无时无刻不装满着谋略和算计的女人,会有心思经营友谊吗?她会有真正的朋友吗?或者说,她有付出真心的友谊吗?

细细读来,答案是肯定的。但说起她的友谊,还要先从她的眼泪说起。

王熙凤的眼泪与普通人的眼泪不同,那可是堪比戏骨级别的教科书般的演技派之泪啊。印象中,王熙凤的眼泪每次都肩负着精明狡黠、审时度势、斡旋计谋等种种使命。

红楼梦初始见林妹妹那一幕,就给我们展现了这绝妙的哭戏:从朗朗大笑到瞬间忧伤,再到拭泪,再到收住眼泪转为笑容,转换游刃有余,且这泪水完全是雷声大雨点小之泪水,其节奏随着贾母的脸色神情而变换自如,简直精彩绝伦;

后来贾琏出轨尤二姐那次,王熙凤找到宁国府兴师问罪,又一次将哭的演技发挥到了极致,那些情节读来简直如临其境,且有几分莫名的喜感:凤姐滚到尤氏怀里,嚎天动地,大放悲声——说了又哭,哭了又骂,哭完祖宗哭爹妈,又要寻思撞头又是满口粗话,把个尤氏揉搓成一个面团,衣服上全是眼泪鼻涕——这份浑然天成的撒泼哭闹,让人又一次见识了凤姐眼泪的威力。

而王熙凤生日那天,因为贾琏在家厮混,凤辣子更是把哭戏发挥到了一个新的高潮:先是声色俱厉,后看到贾琏提剑便一路哭着往贾母处跑,便画风突变,从一个声震山林的母老虎瞬间变成了柔弱待宰的小白兔,这份演技真真让人折服不已……

但奇妙的是,这些演技王熙凤唯独没有在一个人面前施展过,那就是她最好的朋友——秦可卿。因何如斯?

想凤姐身边的人,贾母王夫人是她使出全部心思来讨好逢迎的,邢夫人薛姨妈之类是维持表面的客气和尊重,宝玉黛玉及一帮子姐妹是玩闹可以,却难以交心的,其余丫鬟仆从自不必说。

独有可卿与她的关系,被外人视作厚密。而且这个人就是她身边的平儿。那次,是因为要增送秦钟一些礼物,王熙凤又在宁府,又没有交代送什么礼物好,平儿想着凤姐素与秦氏厚密,立马就自作主张选了一份厚重的礼物给秦钟。王熙凤看了平儿的安排,甚是高兴。大家也就知道,平儿的猜测果然不错。

那么,凤姐不在秦可卿面前表演的答案,也就不言自明了。哪一个人又会在自己交心的厚密的朋友面前来一套虚伪的表演呢?

再看,凤姐来到宁府,听尤氏说秦可卿病重,凤姐听了眼圈儿红了半天,半天说不出话来。

虽则寥寥几个字,却力重千钧,虽没有哭出声音,却无声胜有声。说不出话来,更表示出了凤姐内心是一种真心的难过。

最真的情谊莫过于此——她那些眼泪方面的演技,在可卿面前神奇地消失了,让人忍不住慨叹:戏骨级别的凤辣子竟也有真实的眼泪,饱含在眼里的眼泪,这就是真闺蜜的神奇力量。

接下来,都在院子里热闹时,凤姐提出“先瞧瞧蓉哥儿媳妇”,到室内看到可卿挣扎起身,凤姐儿说“快别起身,看起猛了头晕”,这句话何等贴心!并紧走了两步,抓住秦氏的手,和可卿说了半天的衷肠话儿,尤氏打发人请了两三遍,凤姐才同可卿道别。及至听到可卿希望熙凤多来看看自己,多说几遭话儿,熙凤又是眼圈一红……这就是一份真真的牵挂,不需要王熙凤拿出来一点点演技来凑数。

一直觉得,王熙凤有派势有气场雷厉风行,而可卿却是一副柔弱孤独暗自神伤的角儿;依世俗眼光,这样的两个人是不可能成为闺蜜的。

然则,这世上的事情就是这么奇怪,有个词儿叫互补,这样外人看起来截然相反的两个人,却偏偏是王熙凤唯一的知己。

其实,最懂王熙凤的恰恰是看来柔弱的秦可卿。那一句“脂粉堆里的英雄”,是对王熙凤最精妙的注释。

而曹公对于王熙凤和秦可卿友谊的建立倒是惜墨如金的,需要读者在各种细节里细细体会,每发现一个细节,便会让人觉得那样合情合理。

用现在的话来说,凤姐与可卿,一个是荣国府的首席执行官,一个是宁国府的首席执行官。其间的机构设置与人员配备大同小异,所以我们不难想象,两个人可以共同切磋的地方实在太多了。

只是一个高调一个低调,但说不定王熙凤的某些治理策略来自于可卿也未可知,从可卿临终托付凤姐的那些话里,可以看出,她才是活得最清醒的那个。她才华卓识,一点都不低于王熙凤,她把一生所思所想,而又未尽的事业,都托付给了王熙凤。在她心中,王熙凤是脂粉队里的英雄,是一位能担当托付的女强人。

从这个细节里,我们读出了一种独特的英雄之间惺惺相惜的味儿,这可能也是她们俩能成为知己的深层原因。

我们来看看凤姐在可卿葬礼上的描写:“待到凤姐驱步灵前,一见了棺材,那眼泪恰似断线珍珠滚将下来”,这份断线的珍珠,是凤辣子真真正正的眼泪,我读到这一处时是震撼的,觉得凤姐身上的真性情,在秦可卿身上已经用尽。

其实,在我们的生活里,随处可见表面性格迥异而骨子里想通的两个人成为知己,曹公,就是最懂俗世百态的那种作家。

除了与可卿这份友谊,王熙凤最捍卫的就是自己的爱情。

一直觉得,王熙凤的爱情观更接近于现代人的爱情观。不识字的她,在红楼梦里是相当前卫的一个人,她绝不认同男人的三房四妾,对贾琏身边的女人赶尽杀绝,极尽全力维护自己的家庭与爱情。

常常想,琏二奶奶要是穿越到现在,也绝对是活得最有个人魅力的那一个,肯定会让小三们无处可遁。

但是这么强势的女人,却又并非蛮横无理,她对爱情的忠贞,一度对于贾琏的体贴与敬重,都是足以让风流成性的贾琏汗颜的。

色胆包天的贾瑞初见王熙凤就起了不安分之心,且看凤姐知道贾瑞龌龊心思后的内心独白:

这才知人知面不知心呢。哪里有这样禽兽的人?他果如此,几时叫他死在我手里,他才知道我的手段!

这份独白,表明了凤辣子虽生的妩媚明艳、爱说爱笑,却根本不是喜欢打情骂俏,爱玩暧昧的风情少妇,而是一个行得正、立得端的大家闺秀。而可悲的贾瑞错看了凤姐,最后被置之死地完全不值得同情,咎由自取罢了。

凤姐害贾瑞命丧黄泉,但对贾琏却好到了骨子里。贾琏陪林妹妹回姑苏时,且看这段描写:

凤姐见昭儿回来,因当着人不及细问贾琏,心中七上八下……少不得耐到晚上回来,又叫进昭儿来,细问一路平安。连夜打点大毛衣服,和平儿亲自检点收拾,再细细追想所需何物,一并包裹交给昭儿。

又细细儿的吩咐昭儿:

在外好生小心些伏侍,别惹你二爷生气。时常劝他少喝酒,别勾引他认得混帐女人……

这段描写,看得人柔情缱绻啊,颇有点“长夜缝罗衣,思君此何极”的恋恋情怀,让人无端慨叹:这还是那个杀伐决断霸道威风的王熙凤吗?明明就是挂念、不舍、担忧、惆怅的的小女儿情态,一副温柔小娘子的模样啊。

更让人叹为观止的是,王熙凤对于两情相悦的爱情的维护,她的用心,可谓是达到了极致。纵观全书,也就她敢于旗帜鲜明地捍卫自己的爱情,守卫着家庭的单纯。

看看贾府里的那些夫人们,王夫人对嚣张蠢笨的赵姨娘还要忍让几分,贾府里的环境,经常因此乌烟瘴气;邢夫人乐呵呵地帮着自己的老公算计鸳鸯,眼里只有金钱,没有家庭的,终于使得她成为红楼梦里最尴尬的人;尤氏在贾珍面前更是卑微到了尘埃里,万事由着贾珍,也失去了她作为一个家庭成员存在的意义。

唯有王熙凤,对贾琏身边出现的女人绝不姑息纵容,用自己出色的心机与手段,赶尽杀绝,坚决不让她们分走自己爱情的一杯羹,分裂自己的家庭。哪怕贾琏再怎么样的将她厌弃,她都要为了一份简单而永不言弃。她对于贾琏是如此的痴心。上文说她为秦可卿真心留下眼泪,其实,在鲍二家的那回,贾母全解后,王熙凤也为贾琏留下了伤心的泪水,也是滚烫的热泪,只是贾琏丝毫不会理会这一温度。

贾琏也就是这个样子,脏的臭的他分不清。还有,除了真情,论起本领智慧,尤二姐之流的也是给她提鞋都不配,又怎么能与凤辣子平起平坐?而平庸好色的他,也就更是根本配不上王熙凤的爱了。

凤辣子最深层的悲剧,就在于虽胆识过人,骁勇善战,但费尽心机,最终维护的也是一片破败春光,彼时风光无限,最终曲终人散,她能奈何否?英雄末路时,最爱的丈夫也并没有成为她的臂膀反而对她心生嫌隙。纵有万种委屈,更与谁诉说?

是啊,她贪婪、狠毒、嘴甜心苦、两面三刀。可是人性就是这么复杂,她同样有最情深的闺蜜可卿,同样有最爱的丈夫贾琏。这就是她的真性情,她的狠与她的柔,她的爱与她的恨,如此奇妙地相融结合在一起,一颦一笑跃然于眼前,她的友谊和她的爱,像一股小小的清流,在她涉身的贾府无数浊流中,独留了一份别样的清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