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进红楼梦,看看清代的贵族们如何过年

忙升官

过年最重要的是吉祥喜庆,开开心心好过年。时下,过年的时候,人们扎堆买车、乔迁新居、结婚,家家户户笑逐颜开。红楼梦里的贵族们,当是更希望有一个好兆头,给生活打一针鸡血。

在这一点上,贾政比较老实,王子腾和贾雨村却格外知道运作。那年,还只到腊月,王子腾就又升了九省都检点。一个“又”字,表明了王子腾过年升官当是常态了。贾雨村也补授了大司马,协理军机处参赞朝政,也是大权在握了。

加官进爵,大吉大利,那年过得自然是热闹。大正月里,家里宾客盈门,就更是不用说了。

压岁钱

官运亨通,自然是需要多准备些压岁钱。贾府是瘦子骆驼比马大,宁国府里的尤氏,也早就准备了153两碎金子去做金锞子,总计有220个,有四种式样:梅花式的、海棠式的、必定如意式的,八宝春联式的,都有着美好的寓意。另外还有银锞子。

领恩赏

皇帝给大臣们升官,也会赏赐点银子,贾蓉代表贾府,一早就去领了。贾珍说:“咱们家虽不等这几两银子使,多少是皇上天恩,早领了来供祖宗,又体面又有福分。”这银子拿来,需得先给贾母过目,以表敬重。然后才取出那银子,将那用朱笔画了押的袋子,放在宗祠的大炉内烧了,以告祖宗之灵。

收田赋

就要过年了,黑山村的乌庄头就开始日夜兼程地往贾府赶。车上运载的是各类家禽与野味,还有上好的大米。都是纯天然的食物。再有就是银子了,只是与贾珍心里的5000两的数目相差甚远。乌进孝说遇到了天灾,荣国府那边的收成更差。贾珍也就是开始唠叨荣国府那里花销大,却没有增添新的进益。真是豪门过年,也有哭穷的时候。

发福利

收了田赋,贾珍也不独吞。除了祭祖宗、送荣国府及家中过年所用的,余者贾珍全部分出了等例,让族中困难子弟都来领一份。他亲自主持分发。其中,有个叫贾芹的,平常得了点银子,吃喝嫖赌,养小老婆,贾珍见他来,立马就是一顿臭骂,说要给他一顿驮水棍。看来,贾珍并非一无是处。作为族长,他还是有称职的时候吧。那些困难户因为有贾珍,也能过一个好年了。

祭宗祠

腊月二十九日,进宫朝贺之后,贾府最重大的活动就祭宗祠了。进入正殿后,贾府众人分昭穆,排班立定,由贾敬主祭。贾敬都出外修仙了,过年了也不忘回来,可见古人对过年与祭祀的重视了。贾府正殿的祠堂上写的就是“慎终追远”四个字,意思是永不忘祖宗建立家业的艰辛,家族才能有好的结果。可惜贾府众人都没能做到这一点。进入正堂后(里面挂的宁荣二公的遗像),由贾母主管,众人随贾母拈香跪拜。

拜长辈

在荣国府受到尤氏殷勤的招待,休息一会后,贾母还是回到了荣国府。先是老太太们来行礼,后来贾敬贾赦等领着诸子弟来行礼。贾母连忙说:“一年价难为你们,不行也罢了。”确实,那么多人来,受礼的人一定会累得够呛吧。大家拜完贾母,又按照长幼挨次归座受礼,那场面就更是壮观了吧。小丫头们在中间忙着给行礼的散压岁钱、荷包、金银锞子。然后,大家归座,摆上合欢宴,彼此献屠苏酒、合欢汤、吉祥果等。

作耍子

初一日,众人去宫里行过礼,又至宁国府祭过祖之后,就开始享受起来了。当日,所有来贺节的亲友,大家一概不会,只有薛姨妈李婶得到了礼遇,得以与贾母一起逍遥。宝玉黛玉宝钗宝琴等姊妹则是一起摸骨牌下围棋。王夫人凤姐等则是忙着请大家吃年酒。一直要闹个七八天。

转眼到正月十五,大家又一起赏灯吃酒看戏打赏下人。戏子们也正好讨赏:那时,正唱的《西楼·楼会》这出将终,于叔夜因赌气去了,那文豹便发科诨道:“你赌气去了,恰好今日正月十五,荣国府中老祖宗家宴,待我骑了这马,赶进去讨些果子吃是要紧的。”说毕,引的贾母等都哈哈大笑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