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宝钗:我很努力,却为什么一败涂地

作者:初七

爱林黛玉的人,很难理解宝钗。正如林黛玉的感叹一般:既然来了黛玉,何必再来一宝钗,坏了黛玉的好姻缘!

其实宝钗的初衷又何尝因此而来,她原是为了选妃之事。

“因上崇尚诗礼,征采才能,降不世之隆恩,在世宦名家之女,皆得亲名达部,以备选择,为宫主郡主入学陪侍,充为才人赞善之职。”

薛家是皇家采办,东西南北中觅珍,选出最好的给皇宫,应该最清楚皇上的喜好。也有心于这一份富贵,曾经送宝贝给皇帝,如今薛家要送人了。

薛家一双儿女,哥哥薛蟠是个不成器的,妹妹宝钗聪慧美丽,举止娴雅,在这个大皇商眼中,女儿强过儿子十倍,倒是对女儿格外栽培。

薛父亡故后,薛蟠接班,生意全靠老家人打理,自己整天斗鸡走马,胡闹瞎玩。宝钗见哥哥不能安慰母心,只留心家计,替母亲分忧解劳!薛家儿子无望,振兴家业的希望都在宝钗身上。宝钗待选,志在必得!

贾府的大小姐元春,被皇上选中,贵为贤德妃,省亲时,曾双泪长流,恨家人将她送到那不得见人的去处。一入宫墙亲别离,伴君如伴虎,战战兢兢,为了家族完全牺牲了自我。

但是,拥有这样地位,却是薛家的梦想。薛家对应选之态度十分之积极。对于可能会面临到的苦难,宝钗也非常之淡定,在贾府宝钗先当起了娘娘实习生。

她永远最得体,永远是对的,思虑周全,人情练达,行事滴水不漏。贾府上上下下几百口人除了黛玉全都为她鼓掌,夸她大方和善。

如此会笼络人心,实在了不得。朝中对头势力了解到这位待选佳人的品貌举止,惊闻到她高于贾家女儿的才华,若是一朝选在皇宫,会是个比元春还要厉害的角色!一个元妃,已经让贾家富尊荣至极,倘若再来个宝钗,薛、贾、王的势力会更稳固壮大!这种事情无论如何也不能发生!

因此,皇帝果断取消了她考试资格。宝钗还没参考,就落选了,她多年所做的功课,功亏一篑。

宝钗可是容易认输的女子,她要证明自己,现实中,她更为努力。

大观园的各处住所,精致清雅,各有各趣。宝钗的蘅芜苑雪洞一样,一色玩器全无,简淡到极致。成由勤俭破由奢,为在贾府站稳脚跟,宝钗第一步棋,就稳扎稳打。

金钏跳井而亡,王夫人自知是自己一通发飙,责罚过重,闹出了人命,自己和宝玉成为了罪魁祸首。她又惊又愧,不知如何让是好。宝钗适时出现,几句言语如此这般,立马就把所有的罪责都推到了金钏自己身上,王夫人不但没成为罪人,反而成为了恩人。

宝钗化解了王夫人的忧患,还把自己的几身新衣服当装裹相赠。一个少女是要有多强大的心理定力,才能做到如此。自此,王夫人对宝钗更是青眼有加。

薛宝钗笼络了王夫人,再次就是收服她最大的对手林黛玉了。

《西厢记》《牡丹亭》是当时的禁书,影响力非常之大。

宝黛共读后两人情更深,意更浓,互为知己。黛玉深受影响,行酒令时书文脱口而出。

宝钗也早已读过,可是,她对此完全免疫!抓住时机后,看她审问黛玉,亲亲切切娓娓道来,虽是教育别人,却丝毫不为自己也读过那方面的书感到汗颜。我们看最精美的说辞:

一、这书我小时候不懂事时就看过。好个小时候不懂,宝钗这是在撇清了自己啊,她觉得这样于她的名声丝毫无损啊。反之,在她眼里,黛玉应当已经懂事,还读那书,就是不妥当,有碍名声了。所以,她开口一句就是要黛玉。

二、杂书不好,移人性情。言外之意就是说,我是个好孩子,再也不看这类杂书。只是小时候误入歧途,现在懂事了。黛玉现在也应该和她一样,做最封建的淑女。至此,宝钗的一番反智言论,立马就全盘否定了林黛玉。

三、既然是教导黛玉,自然,也是让黛玉为宝玉着想,让她去阻止宝玉看杂书,劝他读些正经书。她说男人们读书不明理,尚不如不读书,当就是在黛玉面前暗指宝玉了。其意思是,黛玉还要固执,不规劝宝玉,就是在害宝玉。

五、说了这些,宝钗还不忘抬高一下自己,以显出自己的高尚。在黛玉面前,她满嘴的你我,也就是她与黛玉在套近乎,淡化自己说教意味。言外之意:我视你如姐妹,才对你说这些。

黛玉再看宝钗,这眼前完全就是闪闪发光的道德模范啊!只好心下暗伏,嘴上求饶。

宝钗活到这份上,周围已经没有人能和她比肩,看她的螃蟹咏:“眼前道路无经纬,皮里春秋空黑黄。”这样毒辣的讽刺世人,她眼中可有谁?

如果说黛玉的精神有一种高度,那是出世的高度,是对自身自爱完整的守护。宝钗的精神也是一种高度,就是入世的高度,是对自身能达到的极限的追求。直白说,宝钗是要做当世女中之典范、翘楚,赢得人生之辉煌,处处压人一等,这里是她压低林黛玉。

好风凭借力,送我上青云。薛宝钗就是这么一个女子,她始终要做的就是人上人。

只是可惜的是,她努力攀登又如何,自她失去了真情,热衷于功利,失去对于生活的热爱,失去了对他人的敬畏,生活就必定会将她彻底抛弃,从而落入金簪雪里埋的悲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