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宝琴在第八回就已经出场?贾母的宠爱将这一秘密暴露无遗

上次,我们说脂砚斋的话总是会充满玄机。他通过“未嫁先名玉,来时本姓秦”这一古诗句,曲折的反应出贾宝玉的身世之谜,揭示了宝玉和秦钟可能有着非同寻常的关系。

行文走至第九回,他再一次语出惊人,让贾母也走出前台,为秦钟的身世,再次笼罩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

那日,秦钟是专门前来荣国府,邀宝玉一起上学。但是,贾宝玉不在。因为要上学,他去向贾政回报辞行去了。秦钟只好在贾母这边等。

话说,秦钟这小子,年纪又轻,出身又寒酸,人又腼腆,他呆贾母那里,应当是与贾母没有什么共同话题。在我们固有的观念中,他顶多只能闷坐着等宝玉回来。

但是,我们本来的生活,往往要比我们想想的要精彩。贾宝玉回来,却发现秦钟正与贾母攀谈。作者的原话是:“贾母正和他说着话儿呢。”

作者用“说着话儿”四个字,加上语气词“呢”,立马就让人觉得,秦钟与贾府的这一次谈话,是很亲切,很投机的样子。这是贾宝玉走进来撞见了,生出的感觉。虽然一时颇感意外,他却又觉此情此景,甚是和谐。

脂砚斋看问题也是洞察秋毫,面对此情此景,他立马点评说:“此处便写贾母爱秦钟一如其孙,至后文,方不突然。”

这话看似平淡,却是脂砚斋道出的惊人的话语了。那么它惊人之处在哪里呢?

首先,“此处便写”四个字,是脂砚斋写出了他自己的出乎意料,不敢相信事情这么快就发展到了这种地步。

要知道,这是秦钟与贾母的第二次会面,贾母就如此的钟爱于他,像疼爱自己的孙子一样,实属是难以令人料想到的事情。

我们大家都应当记得,贾母那么宠爱林黛玉,可是我们却从没曾见过,贾母与黛玉有过如此亲密的说着话儿场景。我们只记得,黛玉来的时候贾母跟她说过话,从此,黛玉与贾母之间,似乎就不曾有过这么亲切的交流。

两相对比,不说贾母爱秦钟胜过爱黛玉,但是,贾母对秦钟有着异常的感情,就是不容置疑的了。

再看脂砚斋给出的“亦如其孙”这四个字,就是对这种出乎意料的辅证了。老人家喜欢一个孩子很常见,但是喜欢他就像喜欢自己孙子一样,就不常见了,就不正常了。

贾母为什么要如此的厚爱秦钟呢?实在是早就有着强有力的现实原因,也就是脂砚斋说的话——至后文,方不突然。

那么后文里,贾母与秦钟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呢?他俩之间的关系,作者又给出了怎样的交代呢?秦钟也是她的孙子吗?秦钟不是在不久的后来就死了吗?怎么又会和贾母发生交集呢?

这一切的一切,脂砚斋没有明说,只是透漏这玄机。红楼又是到第80回就戛然而止,这应当就又是红楼梦里的一个未解之谜了。

但是,我们人总是要有探究精神。未解之谜再怎么扑朔迷离,钻进去思考一番,虽然难以真正的得出个所以然,也是别有意思的。

我们知道,贾母宠爱薛宝琴有目共睹,只是有些遗憾,薛宝琴出现得太晚。如果宝琴不曾名花有主,而是跟着宝钗同时出场,红楼一梦也应该有着别样的精彩吧。

或许是作者为了弥补这种遗憾,再次读红楼梦之后,在其中的第八回,那些文字突然给我一种“薛宝琴”提前出场的感觉。

这个薛宝琴是谁呢?他就是我们的秦钟。为何?只要我们仔细地品味一下秦钟初见贾母的一些细节,这种感觉,立马就会油然而生。

首先这秦钟生得就与宝琴生得美,就完全吻合了。你或许会说性别不同,但是性别不同又有什么关系呢?你再看,贾母对秦钟之一见倾心,就完全如同她对宝琴之一见倾心了。

那日,秦钟前来拜会,贾母见秦钟生得漂亮,立马就觉得堪陪宝玉读书。宝玉可是她在时间最爱的之人,仅仅因为秦钟长得漂亮,贾母就觉得妥帖。这一细节是多么的类似于后来的,贾母因为薛宝琴美就堪为贾府媳妇这一细节。

紧接着,贾母又吩咐留茶留饭,还又命人带着他去见王夫人。这又多类似于她后来拉着宝琴,让王夫人认宝琴做干女儿的情景。这次,只是贾母不好让王夫人随便认一个干儿子吧,毕竟,那样的家庭,这种事不能随便绕过贾政。

这也就是贾母对秦钟的宠爱了。

其二,贾母不止是惊动王夫人,其他人看贾母如此喜爱她,也都听着响动而来,都抢着给秦钟礼物。作者口头上虽说是这是秦可卿的面子,其实谁人不知道,这一切都是因为贾母的喜爱。

贾母自己送给秦钟的是一个荷包、一金魁星,取文星和合之意。这时,脂砚斋又给了了一条评论,说:“作者今尚记金魁星之事乎?抚今思昔,肝肠寸断。”

读脂评,这似乎又是脂砚斋对秦钟身世的一种暗示了。只是这金魁星后面藏着的故事,我们不得而知。

其三,不止是送礼物,贾母最后还说:“你家住得远,或有一时寒热饥饱不便,只管住在我这里,不必限定了。”

这看似是贾母的客套,但是读了昨日文章里提到的红楼后文,大家都应当不会认为这只是虚伪的客套吧。贾母是真心留秦钟在她身边住。

留秦钟在身边住,这是什么概念。我们只要细数出这些人物,就知道贾母内心意思的不简单了。他们分别是史湘云、贾宝玉、林黛玉、贾府四艳,还有后来的薛宝琴。这些人物有什么共同特点?贾母都曾将她们都留在自己身边住过。如今,秦钟也被贾母留在自己身边住,而秦钟又是男孩。我们是不是就可以说,贾母爱秦钟更甚于宝琴呢?

至此,我们说秦钟在贾母心底的地位,堪与贾宝玉平起平坐,就真的是一点都不为过的了。

那么秦钟到底有我没有在贾母身边住呢?看他和智能儿的恋情就知道了。

智能先是贾母的丫头,自幼在贾府走动,无人不识,后来虽出家为小姑子,却依然经常在贾母身边走动,还似曾经一般,更是还经常和宝玉秦钟说笑。慢慢的她就和秦钟有了一段恋情。

那次,宝玉还跟秦钟说:“你别弄鬼儿!那一日在老太太屋里,一个人没有,你搂着他作什么呢?这会子还哄我!”

很明显,这是秦钟与智能儿在贾母屋子里搞起了恋爱。而秦钟还经常偷偷地抱着智能儿,被宝玉抓住了。他没有在贾母身边住上一段时间,是不会与智能儿发展到这种程度的。

应当说秦钟与智能儿在贾母屋子里谈恋爱,还有亲密接触,甚至是有了云雨情,这在古代是很伤风化的。贾宝玉都知道了,贾母不可能不知道,而贾母却宽容了这一切。顶多只是后来让智能儿没怎么再频繁在她屋子里走动。后来,秦钟又专门去馒头庵里找她。

读至此,你是否该为贾母对秦钟的这种爱赞叹一番呢?因此,在贾母心中,秦钟与宝玉的关系也就应当不是一般的平起平坐,而应当是有着血浓于水的深情。贾母在爱秦可卿,也不可能纵容秦钟到如此地步。可以说,秦钟在贾母屋里的这一段私情,将贾母的这份私心暴露无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