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雪芹对林黛玉命运的惋惜中,一语道破王熙凤的婚姻悲剧

凤姐的为妻之道

作者: 向右

曾经看过一篇关于凤姐的文章,作者思考判词里的“冰山”到底指什么。最后归结为婚姻。那么,是什么让凤姐的婚姻落到了四顾无人的冰凉境地里呢?

怪贾琏?贾琏看起来还算是一个温润男子;怪贾府?贾府也曾给凤姐提供过施展才能的舞台,她在这里也收获过成就感;整个末世吗?也不是所有人在婚姻里落得被休的下场。

或许,可以借用作者写给林黛玉的那句“莫怨东风当自嗟”。是的,凤姐太要强,伤了丈夫的心,得罪光了身边的人,除了贾母、王夫人和平儿,没有不恨她的;且也伤了她自己,因为要强,操持家务没完没了,以至于肚子里的哥儿给掉了,年纪轻轻就生病了,到了后期,她大约是得了血山崩。

有人说人类的婚姻分两个阶段。起初,婚姻是男人和男人之间的契约,是某个女人已属于我,你不要再有争夺的意思,和女人没有关系,和女人的幸福更没有关系。到了现代,婚姻才开始男人和女人的合作关系,女人不再是男人身上的一根肋骨,而是半边天。所以我们看古代宫斗剧,尽管女人们斗得你死我活,外表上的贤良还是要装一装的。

紫鹃说,男人会为个丫头反目成仇,因此找个知心人很难。这其实是当时很多女人婚姻的真相。男人一面找一个门当户对的女子结婚撑门面,一面不耽误在美色的海洋里寻欢作乐。

因此,真爱孩子的长辈,还是比较注重婚姻对象的性情。贾母不仅只是说,只要模样、性子好就成,还真这样做。一定程度上,秦可卿、李纨全都是在这种思路下的找来的媳妇。

可即便如此,情投意合就一定能幸福吗?夏金桂和薛蟠当时就是彼此看对眼,不然薛蟠也不会那么急切,然而结婚之后呢?李纨嫁给贾珠,两人也算琴瑟和鸣,谁知贾珠不到二十就死了;秦可卿嫁给贾蓉,多风光,可半路杀出个好色公公,最终含恨而死。

婚姻好像一个赌场,进去之后全靠幸运撑着。凤姐的闪光的地方就在于,别的女人都很柔顺,她偏要反其道而行之。从文学审美上来说,这给我们一种激励,女人也要做自己;但从实际生活来看,凤姐因此而吃亏了,一味按自己意思行事,带来了不可避免的恶果。

她也遇到过诱惑,不过,叫人恶心。贾瑞明目张胆的勾引她,但是她并未直接拒绝,贾瑞如果大叫大嚷起来,于她不利;她只能选择另一种方式教训他。至于贾瑞死相难看,应该是他的家庭长期教育和贾瑞自身素质综合作用的后果,和凤姐倒没了多少关系。

也有人说她和贾蓉好,证据便是刘姥姥来那回,但正因为没什么,才会在刘姥姥前那样表现吧,不然,这样的事情怎好叫一个外人知道?平儿的话也可以做个侧面补充,她说,她(凤姐)原行得正走得正。平儿是个好姑娘,如果凤姐品行有亏,她不会如此说。

正因为自身清洁,所以也要贾琏如此,可贾琏偏偏就是个皮肤滥淫之人,贾母说他,“脏的、臭的,都往自己屋里拉”。是的,贾琏要求不高,在完成家族里偶尔的要事之外,有酒有戏有女人就可以了。他倒也不是个追名逐利之徒,一定程度上还能替别人说几句话,石呆子事件他就获得了很多读者的心,然而,他爱女人这一点不遂凤姐的心。

凤姐还把权力之争拉进了婚姻里,这真是婚姻的大忌。他们婚姻里原本的温情,已经在贾琏是否能讨要别的女人的拉锯战上,耗费了太多,现在又加进权力之争,那点温情就更变得更稀薄了。多嘴的兴儿就曾说,奶奶的小厮敢欺负我们,我们却不敢欺负奶奶的小厮。

两人的婚姻就像一张白纸,过着过着,这张白纸就变了样子,就乌七八糟了。两人在一起开始谈钱,谈你争我夺的权力,抱怨资源怎么流向你那里,你不依我我拿别的要挟你,夫妻的情意在这样的较量里消失殆尽。因为夫妻一旦开始较劲就很难恢复如初。

大家不会感激你这个强势女人把这个家管理得有多么井井有条,大家也看不到别的媳妇、姑娘都在大观园里饮酒作诗,唯有你还在账房里算账,看不到你当掉了自己的金项圈维持住了一个家族的体面;大家看到的是你很厉害,你是个霸王,你脸酸心硬,你简直就是夜叉,把丈夫身边的女人一一清理,大家只会在背后议论你“风声不雅”。

丈夫不会感激你替他攒了多少钱,挣了多少面子,你为他生儿育女有多辛苦,一年四季操劳,其实心里也有说不出的苦;他只是觉得你束缚了他的自由,让他丢了面子,打扰了他快意的享受,到最后他会说我受够你了。这就是不温柔女人的下场,你费尽了心机,想方设法想把日子过好,到最后,男人却总是愿意把体己钱及一颗心给另一个女人。

凤姐努力的活着,想活出一个女人的样子来,却在那个男人与男人的契约时代无法实现。

假若凤姐不管贾琏身边的女人,安静的做个美人,是否就罢了呢?且不说外面的世界有多少女人惦记着这个贾府公子,就是贾府内,凤姐如此威风之下还有众多女性主动勾引贾琏,人海茫茫,涌动着那么多想要放任自我的女人,她们会蹬鼻子上脸,叽叽喳喳,把她淹没在一堆女人里,除非凤姐是迎春,否则,矛盾同样呼啸而来,婚姻仍然趋于紧张。

婚姻是人性的短兵相接。既然矛盾无法避免,在凤姐看来,不如迎难而上,率性活一把。只是她再是个大女人,却仍然有一颗小女人的心,她对贾琏依然怀有期待,她没有察觉贾琏的恨意,她不觉得自己伤了贾琏。太监来敲诈,她让贾琏出去躲一下,自己来应付,这是凤姐的痴。依附在男人身上,这是那个时代女人无法避免的悲剧。

因此,作者用于惋惜林黛玉命运的那7个字——“莫怨东风当自嗟”,也当是王熙凤婚姻悲剧的最佳写照,在那个时代,他们都无法掌控自己的命运。红颜胜人多薄命,莫怨东风当自嗟。他们要怪只能怪自己生错了时代,她们的美她们的个性她们的能力,是这个时代的珍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