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政真的不喜欢贾宝玉吗?

作者:烟雨江南

读《红楼梦》的时候,我们会发现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就是贾政这个父亲对他儿子贾宝玉的态度比较恶劣。这个事儿呢,其实挺有趣。

我们都知道,贾宝玉是贾政的正室夫人所生,在讲究嫡庶有别的古代,宝玉的这个出身就很高贵了。再加上宝玉的哥哥贾珠的早逝,宝玉自然而然地就成了政老爷子唯一的嫡子(估计王夫人老迈也不会再追生四胎了)。

另外这个宝玉呢,长得也很好看,用他老爸贾政的眼光来看,是“神采俊逸,秀色夺人”,而贾环看上去就猥琐男一个。贾宝玉虽然不喜欢读书(主要是不喜欢钻研仕途经济之书),但是,宝玉天资聪慧,才情出众,平日里旁学杂收的,倒也积攒了一肚子的学问(虽然科举考试可能用不到)。这样的儿子,带出去也足够应付场面,不至于给他老爸贾政太丢脸。

但是,我们看看书中他们父子每次相见场景,却是这样的。

第九回:

偏生这日贾政回家早些,正在书房中与相公清客们闲谈。忽见宝玉进来请安,回说上学里去,贾政冷笑道:"你如果再提'上学'两个字,连我也羞死了。依我的话,你竟顽你的去是正理。仔细站脏了我这地,靠脏了我的门!"

第十七回:

大家想着,宝玉却等不得了,也不等贾政的命,便说道:“旧诗有云:‘红杏梢头挂酒旗’。如今莫若‘杏帘在望’四字。”众人都道:“好个‘在望’!又暗合‘杏花村’意。”宝玉冷笑道:“村名若用‘杏花’二字,则俗陋不堪了。又有古人诗云:‘柴门临水稻花香’,何不就用‘稻香村’的妙?”众人听了,亦发哄声拍手道:“妙!”贾政一声断喝:“无知的业障,你能知道几个古人,能记得几首熟诗,也敢在老先生前卖弄!你方才那些胡说的,不过是试你的清浊,取笑而已,你就认真了!”

第三十三回:

贾政听了这话,又惊又气,即命唤宝玉来。宝玉也不知是何缘故,忙赶来时,贾政便问:“该死的奴才!你在家不读书也罢了,怎么又做出这些无法无天的事来!那琪官现是忠顺王爷驾前承奉的人,你是何等草芥,无故引逗他出来,如今祸及于我。”

是的,你没有看错,他们的亲子互动基本上都是政老爷子在那里“吹胡子,瞪眼睛”左一个“孽障”右一个“奴才”,还动不动就要把宝玉“叉出去”,甚至亲自动手打宝玉板子。

这样的父亲,宝玉当然害怕,没办法亲近他的。所以,每次贾政打发人叫宝玉的时候,宝玉都“唬得掉了魂儿一般”,整个一个老鼠见了猫的样子。到了父亲房门前都不敢走路了,吓得“一步步地挪”。

那么,为什么会这样呢?难道贾政不喜欢这个儿子吗?

其实,根本不是这样的。贾政对宝玉态度不好,并不是不喜欢他。

首先,在我们的传统观念里一直讲究“严父慈母”,父亲的形象一般都是严肃的不苟言笑的,会表现出很威严的样子,要让子女感到害怕,从而敬畏父亲。这也是古代那种微妙的君臣关系父子关系的一个体现。

所以,不是贾政对宝玉凶,而是那时候父亲的形象都是那个样子的。就算心里面对孩子的表现很满意,也不会表达出来,只会心中称赞,最多点点头罢了。在第三十三回中,面对宝玉出众的才情,贾政也只是“拈髯点头不语”。

另外呢,贾政对宝玉要求严格,管教严厉,其实恰恰说明他对这个唯一的嫡子是非常看重的。

他在宝玉的身上给予了厚望,希望宝玉能凭借科举考试搏取一个功名。贾政知道贾府不可能一直靠着祖上的荫庇永远繁华下去。贾府需要一个能继承祖业支撑门庭的人物。学霸贾珠的早逝使振兴贾府光耀门庭的重任落在了怡红公子宝二爷的身上。

只是可惜,我们的怡红公子是个标准的文艺青年,他根本不理解父亲的苦心,坚决不去钻研“经济仕途之道”每日里就喜欢在女儿群里厮混。没事就和姐姐妹妹聊一聊时装样式(看黛玉裁衣),要不然,就和姐姐妹妹们diy一款纯植物无添加的化妆品(和胭脂膏子)。

宝玉的这些行为,政老爷子知道了,当然会生气啊,而且是越想越气的那种:你贾宝玉是我们全村,啊,不,是全家的希望啊,你不用功读书(科举之书),不结交仕途之人(贾雨村之流),每天净想着一些“精致的淘气”,不骂你骂谁啊?

正所谓“爱之深,责之切”,所以政老爷子见了宝玉自然是没好气儿,恨不得把那“孽障”拉出去打一顿才好。(想想,你不写作业光玩手机,你妈是不也想揍你)

其实,说到底,贾政也只不过是一个“恨铁不成钢”的老父亲罢了。在他的内心深处是爱着宝玉并且盼着宝玉成才的。

我觉得是因为贾母特别喜欢宝玉,他要与贾母作对,你喜欢的我就不喜欢。贾母本身不是他母亲是过继去的!本身地位就低人一等!贾母对他也没有感情教训起来也不留余地!所以他也是觉得寄人篱下的感觉!可是贾母是真对宝玉好!隔辈亲!贾母见他教训宝自然觉得是打她的脸了!刘心武揭秘红楼就有这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