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怪赵姨娘拖累了贾探春,而是贾探春坑害了赵姨娘

作者:柳丝

对赵姨娘这么一个主子不像主子,奴才不像奴才的人物,书里书外,总是会被频繁地鄙夷着,厌恶着。

其实,赵姨娘也是红楼大观园的悲剧人物,只不过她的悲剧人生,很难如黛玉那样,轻易就换得人们掬一把同情的眼泪。甚至还不如晴雯,能够名登副册,死后也会有贾宝玉这位“多情公子”时时挂牵,花下撰写祭文。

整部《红楼梦》,赵姨娘出场并不多。但是,每逢出场,都会给人猥琐的感觉。她的第一次亮相就是在骂人。

贾环跟莺儿赶围棋,输了钱,却就耍赖,结果被贾宝玉训了一顿。贾环惺惺地回来,赵姨娘见他窝囊,问清事情的来龙去脉后,立马破口大骂:“谁叫你上高盘子了?下流没脸的东西,那里玩不得,谁教你跑了去讨没意思?”

赵姨娘在这里,语言粗俗,制造对立拉仇恨,实在令人不齿。但是静心一想,她的辱骂中也透漏出不少的信息。为什么看贾环不高兴就知道他“垫了踹窝”了?为什么贾环和兄弟们一块儿玩耍就成了“上高盘子了”?看来这个三爷平时就不受待见。赵姨娘对他有一种恨铁不成钢的意思。同时,也是她对自己处境的一种隐性的抱怨。

王熙凤听到赵姨娘骂贾环,就反口训斥她:“凭他什么去,还有太太、老爷管他呢,就大口家啐他?他现在是主子,不好,横竖有教训他的人,与你什么相干?”、

现实就是这个样子了,你越要争气,越是会被别人狠狠地踩在脚底下。赵姨娘的诉求,赵姨娘教训儿子,在王熙凤看来,都是非分之想与非分之为。在王熙凤心底,她虽为贾政的妾,却依然需要做好奴才。

是啊,论出身,赵姨娘是贾府的家生女,是奴才生的奴才,地位自然是更为低一等。贾府之人,远远无需像对待袭人一样对她。她自恨不如袭人,怨不得别人,只能怪的命不好。

第五污辱回,赵姨娘的兄弟赵国基没了,吴新登家的故意看看探春有何主意,只报不提参考意见,李纨仅凭袭人母亲的例子,主张给四十两,可是探春查了账本后,更正为二十两。

这可热闹了,赵姨娘找到这里,鼻涕眼泪的开口便说道:“这屋里的人都踹下我的头去还罢了,姑娘你也想一想,该替我出气才是!”

等到问明缘由,探春气得哭了起来:“何苦来!谁不知道我是姨娘养的,必要过两三个月,寻出由头来彻底来翻腾一阵,怕人不知道,故意表白表白!”

寥寥几句,探春道出的是对自己出身的憎恨。赵姨娘就是她头上的紧箍咒,在她心底,赵姨娘的低贱,猥琐,时刻都会限制她人生的发展,限制她不断地向上攀登。

自己女儿都待她如此,可以说,赵姨娘的地位,越来越到了一种不堪的地步。

其实,这也就是赵姨娘比一般的妾还地位低下的真正原因了。

正是她为贾政生了这一男一女,从而忤了夫人的逆鳞,威胁了王夫人的地位。

我们可以推想一下,赵姨娘当初被收房时,肯定也是颇有姿色的,要不然也不会被贾政看中,而且短时间就为他生了这一男一女。

而此时的王夫人年老色衰,身体多病,再加上丧子之痛,很难再去博得贾政的欢心。但是,她又不甘心退出贾政的生活,只能从探春和贾环身上下手,笼络虽有才气,但也虚荣的探春,而对贾环却百般打击,动不动就骂“下流坯子”,从而让“母凭子贵”无力施展,这一双儿女才真正成了赵姨娘的软肋。

自己的儿女都这样,何况旁人呢?所以,后来芳官才敢跟赵姨娘打闹,把她骂做“奴才”从而让她的面子扫地。

即便如此,作为女儿的探春也没有为自己的母亲出头,内心的冷漠可想而知了。“儿不嫌母丑,狗不嫌家贫”的古礼,何尝能上得了爱慕虚荣的二小姐的心?

总之,赵姨娘的悲剧就是一个恶性循环,别人越要践踏她,她越要争一口气,不管自己怎样的猥琐与卑劣。她如此猥琐与卑劣,别人也就越要践踏她了。所以,探春再有才华,一时的处境再优越,都始终只是与赵姨娘处于一个档次上——刻薄自私,全不知道体谅!生下贾探春,当就是赵姨娘一生中最大的悲剧,大家也就应当清醒地看到:不是赵姨娘拖累了贾探春,而是贾探春坑害了赵姨娘。

  • 不应该用现代人的观念去批判探春。赵姨娘在当时是半个主子,她生的孩子却是主子,而且都算在王夫人名下,由王夫人管教,凤姐说的没错。赵国基的事探春做的非常正确有理有据,是赵姨娘在胡搅蛮缠。她一个庶出小姐第一次当家一堆用心不良的奴才等着看笑话,她秉公办事让大家心服口服就是在给自己和赵姨娘长脸。小编说赵威胁到王夫人的地位是无稽之谈,妾就是生十个八个孩子也不会对嫡妻的地位构成威胁。即使王夫人死了也轮不到小妾上位,要正儿八经续弦、填房,可以参考邢夫人、贾蓉的续娶的胡氏。赵姨娘的悲剧不是探春造成的,探春本身也很可悲,这对母女的悲剧是当时的社会制度造成的。
  • 想想为何府里会压贾环抬探春,探春是女孩儿,以后归宿就是出嫁,嫁出去了,她的后台就是娘家,而能跟婆婆打交道的自然是王夫人,而不会是赵姨娘。贾环则不同,他是男孩子,要是有了上进心,自然就能顶门立户,也就可以跟宝玉一较高下了。贾赦也是庶出,也承袭了荣国府的爵位,贾环如果优秀了,也就有了自己的出路。作为王夫人,绝对不希望看到这一切的
  • 探春没错,她并非不爱她的母亲和弟弟,她知道只有自己争气才能真的庇护亲人,而且她一个庶出的小姐第一次当家若不公正,落人话柄,再难有翻身之日,须得谨慎对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