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王熙凤:不管别人的爱恨,努力成为别人欣赏不来的风景

王熙凤一出场,就让人欢喜让人厌恶吧。贾母闻得她的笑声,内心里立马就会晴朗起来。贾母不高兴,王熙凤也会有法子让她高兴。邢夫人等呢,看着王熙凤的气焰盖过了自己,当是十分厌恶憎恨。是啊,

王熙凤就是那么样的爱出风头

别人不怎么想着讨贾母开心,她一嫁入荣国府,就在贾母面前表现得十分大方,说出的话,全部跟着贾母的心思走,她就是一门心思想着让贾母高兴,让人看到她的非凡手段。但是,她确实做得好,贾母甚是喜欢她,别人也就只有羡慕嫉妒恨,看着她在贾母的厚爱下呼风唤雨了。

秦可卿死了,尤氏装病不想料理丧失,想让贾珍难堪。关键时刻,贾宝玉推荐她来作贾珍的后盾,她也丝毫不谦让。即使是王夫人对她万般的不放心,她还是要去揽一下那瓷器活。她想着是在此类大的事项中历练一番,好让大家知道,她的能力不止是善于管理家中的那么一点小事,而是完全能够独当一面。果不其然,王熙凤又把脏乱差人浮于事的宁国府管理得井井有条,这风头出得,让众人再次对她刮目相看。

面对宝黛爱情,她也非常高调,也要做一个爱出风头的人。金玉良缘跟木石姻缘形成对立,一般人对此都会避而不谈。可是,王熙凤却屡屡挑动着大家的神经,明目张胆得支持宝黛爱情,多次开黛玉的玩笑,欲在大家心目中中下木石姻缘的种子,并直接排斥金玉良缘。

总之,贾府里万事都能够看到她明确的主张,她做事甚是果断,也每每所向披靡,每时每刻都能够出一场好风头。但是,她是否又是鲁莽的呢?非也!

王熙凤也是那么样的有心机

一个人爱出风头,很容易暴露她的愚蠢,但是王熙凤却能时刻立于不败之地。这当就是她有着十分的智慧与了不起的心机。

你看邢夫人说贾赦想娶鸳鸯,让她去说合,她就不想出那个风头以讨得贾赦的喜欢。她而是采取缓兵之计,让邢夫人去碰钉子。邢夫人自己把事情搞砸了,也就不能怪她王熙凤什么。

抄检大观园是难得的出风头的机会,王善保家的就表现得十分嚣张,而王熙凤却得饶人处且饶人,丝毫没有把大家往死里抄检。看着王善保家的那么嚣张,她反而是有意找出了王善保家的难堪。这样,王夫人邢夫人之间也就有得斗了。不同意抄检大观园的她,因此得以松一口气。

贾母过生日,邢夫人有意找茬,当着众人的面让她难堪。可是,她受了天大的委屈也忍着。她可以偷偷哭泣,却不愿意在贾母生日的时候教训人,为的还是不想给贾母的生日添乱。刚刚哭过,闻得贾母叫她,她梳洗一番去见贾母,依然是那么样的春风满面。此等智慧,实属难能可贵。因此,

王熙凤还是个善良的直性子

看到赵姨娘三不着两的教训贾环,她以主子之尊,直接教训起了赵姨娘,说赵姨娘还只不过是奴才身份,不配教训贾环。我想,假若赵姨娘正直一点,教育得法一点,王熙凤听到了,就绝对不会那样地数落她。

同样的,王夫人的陪房周瑞家的的儿子耍酒疯,干了坏事,王熙凤怕派人去管教一番,周瑞那儿子不服管教。王熙凤在过去一段时日后,就直接要撵走那小子,一点都不给王夫人面子。

如此,人们恨王熙凤的直,有时候也要体会一下她内心的坚持及其那份正直。

鉴于此,面对王熙凤的“不客气”,刘姥姥一开始就甚是不往心底去。王熙凤那么捉弄她,她一点都不生气,一点都不觉得是伤了自尊,完全是因为刘姥姥丝毫不觉得王熙凤有什么恶意。刘姥姥在王熙凤最直接的玩笑里面,看到的是王熙凤对她热情的帮助。相信许多人都如同刘姥姥一样,喜欢王熙凤这么个直爽的人。

这样的人,对她人的喜欢也溢于言表。上文说的她支持宝黛爱情是如此,后来她提携小红,关爱邢岫烟,支持袭人无不如此。

王熙凤的幽默也首屈一指

同样是说宝黛爱情,薛宝钗在众人面前一提出,林黛玉与众人都十分反感,觉得宝钗不怀好意。但是王熙凤每每对此幽默一笑,林黛玉大多数时候都只是含情脉脉的默认,她对于王熙凤的玩笑一点都不介意。

宝黛钗三个人斗心智,薛宝钗有了怒气,说话的语气重了,话语也有些出格了。为了避免大家继续争斗下去。王熙凤连忙出场问是不是有人吃了生姜,说大家的脸都热辣辣的。这一幽默很冷,却有效地化解了冲突。薛宝钗听了王熙凤的话,立马就离开了。

再有,她讨好贾母的幽默,也一点都不生硬,拍马屁的功夫炉火纯青,说出的话总是很应景。贾母被贾赦气倒的那一回,她跟着贾母玩牌,因为说话应景儿,让贾母一下子就将烦恼抛到了九霄云外,享受着王熙凤的孝顺。

爱出尽风头的王熙凤,也不失为一位娇妻

别看她在贾琏面前表现得多么强悍,一开始她却最是尊重贾琏的。后来,王熙凤过生日,贾琏竟然把别的女人拉到了她的床上,王熙凤又怎会不怒火攻心,对贾琏产生深深的失望。

贾琏初次远行,去林黛玉家,王熙凤一旦听说跟着贾琏的小厮回来了,整个心思也就都放在了贾琏身上。晚上不睡觉都要亲自为贾琏准备好旅途的用品。贾琏不在家的时光,她跟着平儿也只是胡乱睡了。

贾琏回来了,王熙凤的娇俏妩媚,更是被她表现得淋漓尽致,极尽讨贾琏欢心,小日子充满了情趣。贾府里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她都先跟家里商量着该怎么操办。

我想,只要贾琏稍微对她细心一点,多呵护一点,后来的王熙凤也不至于那么样地醋贾琏。王熙凤在贾琏那里越没有安全感,她就越在乎贾琏有别的女人。

王熙凤懂得经济独立

一个人女人,在家里不至于被沦为附庸,首先就是需要经济独立。

王熙凤跟着贾琏生活,贾琏又不知理财,平常花钱不数,见着王熙凤的钱财,每每都想着索取一点过来花。平儿说他是“油锅里的钱都要捞出来花”。王熙凤又怎会放心跟着贾琏过这样的日子呢?

这样,自然就有了她种种的创收行为。无论是放高利贷,还是干出其它昧良心的事。她都是为了很好的生存,不至于将来不打理荣国府了就只能回去过寒酸的日子。

因此,她这是为自己着想,更是为了她和贾琏的小家庭着想。将来她有钱了,与王夫人那边分开过,她有钱了,也会硬气许多。

还有一点,她在荣国府当家,荣国府入不敷出,她更是每每为荣国府的花销操碎了心,她不断地想着怎么将那些开支打理过去。这一方面,她在荣国府的经济上,应当是出力不少。

王熙凤逐渐成为一个真女人

这里的是真女人是相对于男人来说,王熙凤早已是半边天了。她完全不同于邢夫人、尤氏等活得的苟且。她活出了自己精彩的人生,时刻都有着作为一个家庭主妇的担当,在自己的家庭里完全体现出了她自己的价值,与她的不可替代。大家每时每刻都不能忽略她的存在。

说白了,就是她太真了。就如同林黛玉说的一样,她每时每刻都是为了她自己的心,时刻都是做一个随心的女子。

或许,我们的一生都要像这样才够精彩。不求陌上花开,不求妖娆与香艳,稳稳地做好自己,热烈地开在自己的园中开放,不管别人的爱恨,成为别人欣赏不来的风景,才是最好的人生。

赞(0)
分享到

登录

找回密码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