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里最精妙的三副对联,看似荒唐,却道破了世态人生的真相

文/马悦涵

楹联者,对仗之文学也。最早的古代一部诗歌总集《诗经》中就富有这样的审美:

参差荇菜,左右流之;窈窕淑女,寤寐求之。

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今我来思雨雪霏霏。

格律工整,意象相称,朗朗上口,久为传唱,热烈地书写写了情思之美。

《离骚》之中:

朝搴阰之木兰兮,夕揽洲之宿莽。

惟草木之零落兮,恐美人之迟暮。

朝饮木兰之坠露兮,夕餐秋菊之落英。

字句参差,叠唱咏叹,也自成骚体,可感诗人思涛奔泻,独有神韵。

楹联之美,写于对仗之形,而情不拘于形,如此语言之韵美,在《红楼梦》一书中亦有多有体现,或为书中儿女命运之伏笔,又或为情节之引,不妨来品赏一番。

若说那回目,小词中对句,怕是繁多不胜赏读。因此只拣那独为对联的几句,且看他在书中意蕴如何。

首一句便是警幻仙子处,太虚幻境中大石牌坊所题:

假作真时真亦假,

无为有处有还无。

单从语言上看,此句格律工整,“仄仄平平平仄仄”对“平平仄仄仄平平”,符合音律,而字字相对,选词亦妙。“真”对“假”“有”对“无”。

再看内容。此句中,真假相对,有无并存,讲的是道家阴阳相生,万物皆有对立的辩证思想。

它出现在第一回甄士隐与二僧对话之时,颇耐人寻味。甄士隐与贾雨村亦是真假,阴阳两者相对。

甄士隐经历了骨肉分离,家宅尽数毁于无妄之灾,半世坎坷而终于醒悟出世。若说他“悲”,如此坎坷经历当真是基业尽数全无。但最终参透人生之道,也可说是有所得。

贾雨村未入仕途前颇有文人风骨,最终却在官场之中攀附权贵,蝇营狗苟,成了实在的贪官污吏。于他来说,判案是真假不分,做官是善恶不辨,真假不仅存在于他所做之事中,也存在于他的人性之中。

再者,此句在开篇处亦是全书的一处伏笔,暗示书中多个人物之悲剧以及贾府的衰亡。可见,眼前是烈火烹油,繁花着锦之极盛,背后未必不是千红一哭,万艳同悲之大哀。那些真实的东西,到头看来,都只是虚幻,是假的。

第二句:

身后有余忘缩手,

眼前无路想回头。

出现在第二回,贾雨村游扬州城,在智通寺看见了对联,甚是欣赏。

彼时贾雨村已因狡猾贪酷之事被革职,但并未到深陷其中无法回头的境地,而且后文中他偶遇冷子兴,正寻得一个飞黄腾达的机缘。

这副对联写在此处便是劝告贾雨村行事不要做绝,“身后有余”要适可而止,不可太贪。若到了“眼前无路”之时,醒悟已晚了。

同时也是对贾府的一句点醒,兴盛之时莫要挥霍殆尽,不留后路,若是如此便是埋下了祸根,难以回头。

第三句:

厚地高天,堪叹古今情不尽;

痴男怨女,可怜风月债难偿。

此句出现在第五回,“孽海情天”宫门上横书之句。

“厚地高天”将“天高地厚”倒装,丰富语言形式。

“厚底高天”“痴男怨女”“堪叹”“可怜”“古今”“风月”词性对应上极工整。

厚地高天意在说情之繁杂多艰,而从古至今却是绵延无尽,实在令人哀叹。这哀叹正是叹痴情宝玉,叹金陵十二钗千丝万缕的情愫,郁郁而终的人生。

下联,这风月债指的不正是神瑛侍者与绛珠草,宝玉与黛玉前世今生纠缠不清的债么?“难偿”二字暗暗道出了宝黛之情曲折而多阻,结局必不圆满。

书中道“转过牌坊便是一座宫门”,可见此处本是极想警醒宝玉,告知情债难偿,勿要遁入歧途。但宝玉看了,心下自思道:“原来如此,但不知何为‘古今之情’,何为‘风月之债’,从今倒要领略领略。”真是反“把邪魔招入膏肓了”。往后的宝玉更重情了。

如此三幅楹联已可见微知著,一览曹公之词的精妙所在。同时也悟得红楼楹联往往暗示情节走向与人物命运,对书里书外之人都是警醒。

宝玉初到太虚幻境而不解警幻仙子苦心规劝之意,待到再游幻境之时,明白通透,却为时已晚。贾瑞本能用风月宝鉴医好的症候,却因着淫欲而丧了命。更如贾府众人在元妃反复道“太奢华过费”时未能醒悟,家破人亡后才懂得衰败的因由。均是执念太深,不知真假有无的转换,不知及时回头,不知万事不可勉强,

作者自云:“满纸荒唐言,一把辛酸泪。”这处处都能点醒众人的楹联,看似荒唐,却道破了世态人生的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