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袭人的奋斗

文/河畔青芜

袭人,是大观园花团锦簇中的一株默默盛开的桃花,香气袭人。在她看似温柔和顺的品行下,也暗藏有她自己小小的心机。这份心机就是想成为姨娘。为此,她在成为姨娘的路上步步为营,费尽半生心思。

袭人为什么想做姨娘呢?这离不开人物的境遇。

袭人最初成为贾府的奴才也有一段心酸历程。贾府的奴才分为两类,一类是家生子,是奴才的子女,还有一类是外边买来的。袭人属于后者,家境艰难,被家人卖入贾府为奴。

卖女为奴,只为改善家境,袭人的亲人可谓自私凉薄。袭人在家时,处境想必也好不到哪里去。即使后来 “家成业就,复了元气”,哥哥和母亲商量要赎她出去,也不见得有多大诚意。他们心里此想着虽“是卖倒的死契”,贾母王夫人等宅心仁厚,不过求求,“只怕连身价银一并赏了还是有的事”。

连价银子都不想出,可见赎人只是说说而已。袭人看得清楚,断然拒绝,说:“若果然还艰难,把我赎出来再多掏摸几个钱,也还罢了。其实又不难了,这会子又赎我做什么?权当我死了,再不必起赎我的念头了!”

此时,袭人话说的决绝,内心依然悲凉。若家境再次变得艰难,她免不了再被卖的命运。即使出来,以母亲和哥哥看重银钱的心性,又怎么会为自己的幸福打算,好好挑选人家。他们多半也是为了一份聘礼,把自己潦草嫁了。

而袭人在贾府的日子,虽身为奴才,却也自在。作为大丫头,她吃穿用度,比寻常人家女儿还强,而且还深得主子们的器重。此时的袭人是打定主意做贾府的奴才了。

袭人进入贾府,作为一名没有老子娘做靠山的外来奴才,她“伏侍贾母时,心中只有贾母;跟了宝玉,心中又只有宝玉了。”袭人拼着小心,抱着忠心,勤勤恳恳地侍候历任主子。

因此她从贾母身边的一个不太重要的丫头,被临时升任成了服侍史湘云的高级丫头。史湘云是外客,自然要派一个妥帖周到的人服侍。及至到服侍贾府的“凤凰”贾宝玉,袭人彻底证明了自己的价值。这是袭人的前期升职之路,非常顺遂。她也惹得许多人眼红,如晴雯、李嬷嬷等,经常讽刺她,或找她的麻烦。

升为一等丫头后,袭人开始重新审视自己的处境。

贾府的丫的人生境遇不同,头出路也不同。最差的是惹怒主子被撵出府去,随便嫁人,稍好些的是到了年纪,配了府里的小厮,继续做奴才。最好的出路就是被老爷或者少爷收了房,抬为姨娘,算是半个主子,实现阶层的跃升。

袭人作为贾宝玉的大丫头,有近水楼台先得月的天然优势,一开始,她就一路迈步在通往宝玉姨娘宝座的遍布荆棘的路上。准备吃很多很多的苦。

很多人对袭人想做姨娘,多持批评的态度。评价历史人物,必须基于人物生活的历史背景。用现在的观念衡量封建社会一个丫头,说她有“奴性“,是一种苛求。

袭人的选择,无非是想让自己的生活过得好一些,这何尝不是一种积极进取的人生态度?确立目标之后的袭人开始步步为营,在“成为姨娘”的路上奋斗不止。在当时的社会里又何尝不是一种正能量。

首先,当然要取得贾宝玉的喜爱。谁也不能否认,袭人是个非常称职的丫头。袭人心细,别人想不到的,她都留意着,伺候贾宝玉饮食起居非常周到。

当别的丫头都在嬉戏玩耍,她独自在里屋打灰色绦子,以备宝玉替换。宝玉不喜欢穿别人缝制的衣物,她就一针一线亲手缝制。其中鸳鸯兜肚都绣的鲜明可爱。她留意天气变化,随时提醒宝玉加减衣物,冬日外出的暖炉、下雪时的斗篷、夏日浸在井水的茶水,都一一备齐。

另外,袭人年纪比宝玉大两岁,更是贴心的大姐姐。宝玉公子习气,每有不妥当处,袭人耐心规劝,是宝玉身边的一朵情深意切的解语花。

袭人也善于抓住机会建立起与宝玉的亲密关系。在宝玉梦游太虚幻境,被敬幻仙子秘授云雨之事后,袭人便不抵抗,和贾宝玉初试云雨情。虽备受指责。但是古代又有多少丫头抵抗了呢?因此,还是不能用现代的眼光去评价古人。

从此“宝玉视袭人更自不同,袭人待宝玉也越发尽职了。”袭人对贾宝玉好,宝玉对袭人好,就可以了。

袭人深知侯府中人际关系的错综复杂,她不仅维护好各方关系,还希望借助各方关系为自己助力,颇有几分“好风凭借力,送我上青天”的意思。

因此,她虽为怡红院一等大丫头,有管理小丫头及众婆子的权力,却与园中所有丫头、媳妇和婆子处处为善。别人眼中,她总是温柔和平,自然比“曝碳脾气”的晴雯更得人心。

对下平和,对上自然更现殷勤谨慎。袭人与各房主子都刻意结交,勤去各房主子处殷勤现好。对拥有管家职权的王熙凤处,她更是走得勤。听见王熙凤身上不好,她就去探问。她私下更是与平儿交好,因此琏二奶奶说:“我常听见平儿告诉我说,你背地里还惦着我,常常问我。这就是你尽心了。”颇喜别人奉承的阿凤很吃这一套,在王夫人附和给袭人姨娘待遇,二两月钱一吊钱,与赵姨娘一样。琏二奶奶提议不光涨待遇,还直接给名分:“既这么样,就开了脸,明放他在屋里不好?”袭人的策略成效显著。

贾府中,决定袭人能否上位宝玉姨娘的,主要包括贾母和王夫人。袭人虽是贾母指派过去伺候贾宝玉的。但在贾母心中,她虽是好丫头,却不是姨娘的第一人选。贾母主张“娇妻美妾”,论相貌、言谈爽利、针线活计,她都比不过晴雯,袭人只能另辟蹊径,再寻靠山。

贾宝玉是王夫人的命根子,她最担心的就贾宝玉任性妄为,声誉受损。因此出现宝玉戏弄母婢、结交戏子,被贾政“大承笞挞”一系列事件后,王夫人内心极为忧虑。

此时,袭人抓住时机,走到王夫人跟前,表示同样的忧虑:“论理宝二爷也得老爷教训教训才好呢,要老爷再不管,不知将来还要做出什么事来呢。”一句话说中王夫人的心事,引起强烈共鸣,立刻被王夫人引为亲信,直呼“我的儿”。

袭人进一步未雨绸缪,提出解决之道:“怎么变个法儿,以后竟还叫二爷搬出园外来住就好了。”委婉地提出避嫌的理由。

王夫人立刻表示:“我索性就把他交给你了。好歹留点心儿,别叫他遭塌了身子才好。自然不辜负你。”得到王夫人的承诺,袭人的目的达到,于是缓缓退下,以后就有了王夫人给予袭人姨娘待遇——二两银子一吊钱,其它福利比照已经生儿育女的赵姨娘。

贾府中的姨娘有好几位,有透明人周姨娘,也只有常常借机生事的赵姨娘。而讨人嫌的赵银娘之所以处处生事,底气是她生的一双儿女。没有生儿育女的姨娘除了帮主母做打帘子之类的粗活,就是一个透明人,忍气吞声地度日。要过得风光,姨娘必须有儿女作为倚仗。这一点,袭人必然明白,可是世事偏不遂人愿。贾宝玉因为冒雨回院,扣门久久没有回应,将怒气误撒在前来开门的袭人身上,狠踢袭人肋上,袭人痛得半夜口吐鲜血。

话说袭人见了自己吐的鲜血在地,也就冷了半截。想着往日常听人说:“少年吐血,年月不保,纵然命长终是废人了。”想起此言,不觉将素日想着后来争荣夸耀之心尽皆灰了,眼中不觉地滴下泪来。

袭人在贾府多年,深知一个没有子嗣傍身的姨娘度日何其艰难,而自己身体有疾,想必日后子嗣艰难,心情一下灰了。出师未捷身先伤,这为袭人的上位之路蒙上一层阴影。

以后贾府若不败落,贾宝玉不出家,袭人很有可能会做一个知本分的姨娘,终老此身。但是造化弄人,经历一番变故后,宝玉看破红尘,云游而去,袭人彻底无缘姨娘之位。最终袭人还是被打发出来,仓皇嫁与优伶。

袭人上位失败,时也,运也,命也。人生一场大梦,终于梦醒的时刻。他年春来,三春散尽,桃红又是一年春,而袭人半生苦苦的经营,紧随一江东春水流去,只剩花气袭人,梦里芬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