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里最会挣钱的女人除了王熙凤,就是她

龙少 原创

作为贾府超级管家的王熙凤,会利用手中特权,提前支领丫鬟婆子们的月钱,再拿去放债赚取利息。

她也懂得运用资源,利用贾府与长安节度使是老相与的关系,通过中间人净虚老尼姑,帮张财主解决烦难,收取大额好处费。

这与凤姐儿的天然优势有关。但红楼梦里更有个挣钱狂人,她才是靠自己本事吃饭的,她就是马道婆。

第二十五回里,贾环使坏,烫伤宝玉的脸。来贾府请安的马道婆问了原由后,向宝玉脸上指画了指画,又持诵了持诵,说道:"管保就好了,这不过是一时飞灾。"

其实,这简直是废话,不过平常烫伤,自然管保就好。重要的是下句中的飞灾二字,这是推销的引子。

不待贾母问,她就开始重点解释飞灾由来:"……大凡那王公卿相人家的子弟,只一生长下来,暗里便有许多促狭鬼跟着他,得空便拧他一下,或掐他一下,或吃饭时打下他的饭碗来,或走着推他一跤,所以往往的那些大家子孙多有长不大的。"

这一段里,马道婆使用了恐吓式营销。什么是恐吓营销?简单科普一下,就是推销时,故意夸大生活中的危险和疾病的潜在害处,起到客户心生恐惧的效果,为推销自己产品铺路。

她知道宝玉是贾母心头肉,容不得半点闪失。这次宝玉烫伤脸,本就让贾母心疼得不要不要的。尤其那句"大家子孙多有长不大"的话精准有力地击中贾母心坎。孙子辈里有个叫贾珠的,不就是到十九岁病死的吗?

所以想卖掉产品一定像马道婆一样,对自己潜在客户要了解,知道客户最关心的是什么,这一步很关键。

俗话说的,不关心则已,关心则乱。一生经历不少大惊大险,千奇百怪的事的贾母就此入套。

贾母甚至还要赶着问:"这有什么佛法解释没有呢?"

到这里时,一定不要急着拿出产品卖,推销是与客户融入的过程,怎么融入?先要解决对方心中的疑问啊。

马道婆不急不缓地道:西方有位大光明普照菩萨,专管照耀阴暗邪祟,若有善男子善女子虔心供奉者,可以永佑儿孙康宁安静,再无惊恐邪祟撞客之灾。"

马道婆给出了解决贾母烦恼的方法,很简单,供奉菩萨就可以。

听者自然会问:"倒不知怎么个供奉这位菩萨?"

好了,是时候拿出产品了。马道婆道:"也不值些什么,不过除香烛供养之外,一天多添几斤香油,点上个大海灯。

到这里,才知道原来她是卖供奉佛祖香油的。

贾母道:"一天一夜也得多少油?明白告诉我,我也好作这件功德的。"

这是客户在询问产品套餐情况。所以你一定要对自己的产品种类、型号一定得熟悉,这是一个推销员的基本素养。

马道婆笑道:"象我们庙里:南安郡王府里的太妃,他许的多,愿心大,一天是四十八斤油,一斤灯草,那海灯也只比缸略小些,锦田侯的诰命次一等,一天不过二十四斤油,再还有几家也有五斤的,三斤的,一斤的,都不拘数。那小家子穷人家舍不起这些,就是四两半斤,也少不得替他点。

介绍完产品,客户需要一个思忖过程,考虑自己的情况选什么样的套餐。

优秀推销员马道婆知道,有时客户会有拿不定主意时,这时,就要掐准时机,要帮着客户下决定。懂点心理学也是推销员必备技能额。

马道婆说,若是为父母尊亲长上的,多舍些不妨,若是为宝玉,怕宝玉禁不起,折福;油少了也不像咱这侯门世家,就大则七斤小则五金罢。

帮客户下决定注意要客观,让客户觉得你是为其着想。不能因为对方有钱,就极力推荐套餐里的豪华尊贵版,那样可能会吓退不少客户,甚至买卖泡了汤。这是很多推销员极易犯的错误。

于是贾母痛快下了决定:"既是这样说,你便一日五斤合准了,每月打趸来关了去。"

马道婆念了一声"阿弥陀佛慈悲大菩萨"。她其实想说:好的,成交!

马道婆的推销切入点准,整个销售过程自然流畅,简直不动声色,水到渠成,难怪南安太妃这样大客户都能拿下。

搁现在,马道婆这样的,是不怕失业的。即便那庙里的活不让做了。她可以在线开个营销课堂,在某雅平台上卖音频课程,收入一定是不错的。

问安问到赵姨娘那里。一番对话问出赵姨娘的心病:被王熙凤欺负得实在没法过了,这日子。

身怀魔魇法绝技的马道婆一下发现了商机的。她冷冷一笑:你有心病啊?我就有心药!

只见她撇撇嘴说:明里不怎样,暗里算计呗,还等到这如今?

这一句有效激发客户需求。赵姨娘急着说,我倒有这心,却没这样能干的人啊。

人不能太直接太直白。否则会太功利了,这一点马道婆懂。何况,俺马道婆整日还是侍候观音大士的人。阿弥陀佛,快别问我,这可是缺德事,您吶!

嗯,在推销学上讲,这是欲擒故纵。目的就是进一步刺激客户消费欲望。

赵姨娘道:"你又来了。你是最肯济困扶危的人,难道就眼睁睁的看人家来摆布死了我们娘儿两个不成?难道还怕我不谢你?

来了,最后那句!这是马道婆一直等候的那句!

虽说是优秀推销员,马道婆到底有些害羞,还是有点放不开。想知道报酬几何,不好意思问,可又不能不问。

她对赵姨娘说:若说我不忍叫你娘儿们受人委曲还犹可,若说谢我的这两个字,可是你错打算盘了。就便是我希图你谢,靠你有些什么东西能打动我?

好吧,到这里,话终于说到一块了。虽说有点绕。

一向节俭的赵姨娘在这事上是认真的。给的几块破鞋面子不算外,有现银、有簪子、更有五百两欠契!

马道婆也不便再藏着掖着。从裤腰里摸出几个纸铰的鬼儿,说了使用注意事项。

剩下的,你就擎好吧。

事情最后虽说没彻底灭了凤姐儿,但不死也让她脱了层皮,也算是帮着赵姨娘出了口恶气,让她心里平衡了一下下,觉得人间还值得。

马道婆由此也没被投诉退款。

只是可惜,马道婆虽然业务精干,技能精湛,但学的终归是邪术,这也注定她走的是不归路。

如果,还是那个如果,她学的是什么催奶术,按摩术甚至情感顾问,心理咨询之类的,凭她的口才、眼里头,收入应也是不错的。

选择大于努力,如果一开始就是错,那结尾总是免不了悲剧。很多话总是那么有道理,可错的人也总是那么一大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