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红楼梦斩头去尾,是不是更好看?

把红楼梦斩头去尾,是不是更好看?
文/云中龙

话说《红楼梦》第二十二回“听曲文宝玉悟禅机”,宝钗给宝玉讲戏文,宝玉听到了“赤条条来去无牵挂”,心中有所感,后因湘云和黛玉之间的小误会,他这中间人和事佬不仅没有做成,还惹了一肚子闷气,怔怔的回房写下了一首偈子,像是悟了禅,后因黛玉等人的点醒,把他从新拉入鲜活的现实生活中来。

《红楼梦》的章回里听戏的倒也不少,比如过节,过生日,都要摆台唱戏的,通过人物点戏的描写,不乏有像《寄生草》《豪宴》《惊梦》《长生殿》《离魂》等曲目。

如果把《红楼梦》看作一部大戏。外面的哥儿姐啊贵人丫鬟们这些听戏人,各怀心事,可知他们也是戏中人,这故事里有戏,戏里保不齐也有他们的故事,情节或曲折,或平淡,结局悲欢离合自有命。

曾想过如果把红楼当成一出大戏,那能不能不要开始和结局,只保留中间的部分,比如宝玉和众姐妹丫鬟们在大观园中的生活。

把红楼梦斩头去尾,是不是更好看?
很少有故事,小说,影视作品等一上来就告诉观众结局是怎么样的,故事主人公还有配角们的命运如何,要么就故弄玄虚,把情节写的跌宕起伏,转折以后再转折,你以为是好人的最后是最坏的那个,开始你讨厌的坏蛋,最后浪子回头成为了大英雄,完全猜不到结局。从作者到编剧导演对此乐此不疲。

偏偏红楼出奇,在第五回贾宝玉神游太虚,警幻仙曲演红楼梦中,宝玉翻开《金陵十二钗》之名册,听了《红楼梦》之曲子,作者写她们每个人的判词,给出了各自的结局,而这些人物的结局大多都是悲惨的,虽说后四十回有争议,作者对于人物的结局原意安排真实如何,但从这些判词警句中,也可窥探一二吧。

把红楼梦斩头去尾,是不是更好看?
假如我们不看开始的这些判词,不看后面的结局,只关注小说中间的部分呢,那些章节内容也是我个人最喜欢的,尤其是大观园里的点点滴滴,春天扶柳游园,夏天月色荷塘,秋天咏菊蟹香,冬天踏雪寻梅,吟诗作对,嬉笑打闹的日子,不必管谁爱谁,谁最后嫁给了谁,不问以后,世事如何变迁,不惧结局祸福旦夕,上演一出精彩的折子戏。

当然了肯定有很多人不同意这么看,如果掐头去尾,没有了那些结局,没有人物的爱恨别离,悲伤无奈,身不由己,就显得不够深刻,没有力道,人物不立体不饱满,故事不曲折不完整。你会怎么看呢?

或许我们不必纠结,不是还有“一百个人看林黛玉,就有一百个颦儿”嘛,为什么红楼梦就不能是一部喜剧呢,对吧,宝玉黛玉宝钗和那般如水的女儿们,在大观园里幸福而又快乐地度过了一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