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宝玉难得的一次装糊涂,向薛宝钗宣示了他对林黛玉的忠诚

如今想来,林黛玉当初把贾宝玉那通灵宝玉上的穗子剪掉了,事后虽然后悔,但是最终却也收获了欣慰吧。而且,这欣慰丝毫不逊色于她当初无意听到贾宝玉数落袭人和史湘云后的感动。而且,这一切还多亏了袭人。

原来,宝玉挨打后,薛宝钗对贾宝玉好得不得了,贾宝玉忘记了薛宝钗的令人厌烦之处,袭人就借机向薛宝钗献殷勤,只见她对贾宝玉说:“趁着宝姑娘在院子里,你和她说,烦她莺儿来打几根络子。”贾宝玉听了欣然同意,袭人连忙向外面喊话告诉了宝钗贾母等。

我想,读至此,大家都一定明白其中的意思吧。这还不是袭人希望莺儿一来就打几个络子把贾宝玉的玉给络上。毕竟贾宝玉那装玉的穗子被林黛玉剪掉了,而贾宝玉又轻易不肯用他人做的针线活。宝钗的丫头莺儿手巧,嘴巴又会说,又有着如此身份,真要打了东西来把那玉络上,贾宝玉当然就不好嫌弃了。

袭人如此说,宝玉当是也能够明白其中的意思。毕竟那络子,也就只是络那些小玩意儿。

说干就干,那荷叶汤还没煮熟,宝钗就把莺儿叫了过来,而且那莺儿还是看似凑巧赶上的。薛宝钗见了她,立马就叫着她跟送荷叶汤的玉釧儿一起去了怡红院。

刚开始,贾宝玉因为一心要哄玉釧儿开心,解开她的心结,就冷落了莺儿。袭人见了连忙热情地拉走了莺儿去说梯己话儿。

等到宝玉忙完一切,袭人连忙就带着莺儿来到了宝玉的房中。刻意回避了一些具体的物件。

袭人只得赶紧提示说,拣几个要紧的打。莺儿也就说了扇子、香坠儿、汗巾子。看来莺儿也是天真无邪之人,没有提到宝玉的玉。贾宝玉呢,因为看着蒋玉菡,也就打算为那汗巾子打络子,好装起来。死活不提为那玉打络子。

于是大家也就讨论着配色。趁着间隙,贾宝玉又询问着莺儿的年龄名姓,说着他们主子的优秀。莺儿也开始赞美宝钗的好。她正要告诉宝玉,并让宝玉不要告诉别人去,薛宝钗却突然走进来。

薛宝钗不关心自己有什么好处值得这么郑重对贾宝玉说,而是开门见山的关心起了莺儿打络子的事,说:“这有什么趣儿,倒不如打个络子把玉络上。”

薛宝钗这一言,对贾宝玉来说,算不算惊天霹雳。林黛玉因为金玉之事伤心难过,如今薛宝钗却来得这么直接,要是让黛玉知道了岂不是又要含酸。

而这应当是袭人过去叫薛宝钗过来的吧。莺儿要是为汗巾子打个络子就走了,岂不是很没有意思。这种敏感的事,袭人自己不能多嘴,也就只能请薛宝钗出马了。

薛宝钗在这方面向来不知忌讳,早已巴不得一份金玉良缘,这个时候机会难得,她也就完全不顾忌宝黛爱情,完全赶鸭子上架,让贾宝玉乖乖将玉装在自家人打的络子里。

是啊,薛宝钗都如此说了。他贾宝玉当是再也不能装糊涂了。只得附和着叫好。

当贾宝玉问要什么线的时候,薛宝钗又干脆说出了金线。这是不是要让金玉合体了呢?宝钗之强势,真是令人叹为观止了。

只是,薛宝钗不懂,感情的事实勉强不来的。她自己无情,不注重感情,却又怎么能够漠视宝黛之间的情感呢?贾宝玉虽然一时妥协了,林黛玉明白其中的过程,知道贾宝玉为自己装糊涂,她必然是不会计较什么的。这之后,宝黛之间从来都没有吵过架,当是林黛玉早已深深的信任了贾宝玉。可叹薛宝钗这个时候还在跟贾宝玉玩心计,简直是笨到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