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节追思,流过泪水的林黛玉也别样幸福

感时花溅泪,恨别鸟惊心。又是一年清明节,没有杜甫的黍离之悲,红迷们心目中当是会倏然想起黛玉的离丧之苦吧。

江淹在《别赋》中感叹:黯然销魂者,唯别而已,一时间洛阳纸贵。而离丧之悲又是最苦的离别,是人生的大悲。黛玉虽有着万分疼爱她的贾母,但是“越鸟巢南枝,胡马依北风”,她又怎么能够忘得了那秀美的江南,她那个温馨的家呢?想到父母都已抛她而去,她内心又怎会不忧伤。

桃花在窗外纷纷的落下,她只能去埋葬那些花儿,以寄托自己的哀思。但愿人世界的美,一直保持着它的纯洁。因为思念亲人,葬花吟之外,她又作了一首《桃花行》,以抒写内心的离丧之苦。因此,贾宝玉读了此诗,一下子就感受到了这种悲情,暗暗地潸然泪下。

诗歌是心灵最纯真的表达,宝玉最后向大家解释为何猜测得如此准确,宝玉说:不经离丧之苦,难作此哀音。他确实就是黛玉的知音了。

凄凉的身世,让黛玉如此痛彻心扉,葬花时节她那样凄凄惨惨戚戚,一年一度的清明节,她面对自己家花落人亡物非人非的家庭,她内心的追思,恐怕是再一次深入到了骨髓里。此等时节,她最想念的是谁呢?

贾敏去世得早,黛玉最先感念的当是她的母亲了。

而且,贾敏是那样的秀,那样的有气派,那样的富有智慧,那样的善良美丽。曾经,黛玉从母亲那里学习了不少。如今生活在贾府,却没有一个人教导她,她怀念母亲当是每时每刻的事情了。

特别是贾母对黛玉的爱,很多都是从贾敏身上转移过去。贾敏当初的优秀,一直让贾母引以为傲,看着黛玉一开口就毫不避讳地说独爱她的母亲。贾政贾赦只能干吃醋。

黛玉这样受到母亲的庇荫,要是她母亲还活在世上,黛玉哪里需要那么多多愁善感。

还有,黛玉在荣国府活得自在安分,不落人口舌,也是她悉心按母亲的话行事。在众人中间,从来不去像宝钗一样说那些事故的话,不多走一步去沾染什么是非。她知世故,不去弄世故,安安静静做一个世外仙姝。

清明时节雨纷纷,众人内心都有着无尽的追思,黛玉当是多么盼望她的母亲就生活在她的身边啊。

当然,黛玉的优秀也源于她的父亲。贾敏死后,她一心想着的是与父亲相依为命。她的父亲,才是她最大的安全保障,是她一生不落入悲哀,不被人欺负的保障。

首先黛玉一身的才气格局,当是来源于她的父亲,使得她慢慢地成为了荣国府最为受欢迎的人。

林如海,谐音灵如海,黛玉是红楼梦里最有灵性的女子,一张嘴总是能够吐出无穷无尽的妙语,这份灵气,当是林如海的遗传。

林如海打下的江山,也是林黛玉的立足之本。要知道,与宝钗相比,林黛玉才是真正的贵族,虽然父亲已经去世,却依然根基深厚。薛宝钗的身份(皇商的后代),一般的官宦之子都不屑与之婚配,而黛玉,当是北静王这类皇亲国戚都会十分中意的女子。看她的外号潇湘妃子,当是后来成了皇妃,可见她的根基是多尊贵啊。

要是林黛玉只有薛宝钗那样的出身,贾府肯定会随便就把她给嫁了。

林黛玉养成了良好的读书习惯,似乎也是林如海的功劳了。他自身才华自是不必说,看他给林黛玉请的老师——贾雨村,也是当时官场文采斐然之人,可见林如海十分地懂得教育孩子,能够让孩子学习到最好的,从而激发出她的读书兴趣。假如林如海不会教育,黛玉势必也会成为慢慢厌弃读书的薛宝钗。

刘姥姥走进潇湘馆一下子就把林如海这一优点给点了出来。因为贾府里独有这一处如上书房一般。可见,黛玉爱书不是受到了贾府的影响,而是真实的受到她父亲的影响。

林黛玉的慷慨,也当是如她父亲一般。你看林如海,见贾雨村有点才华,就欣然对他慷慨相助。希望贾雨村能过生活得好。林黛玉在潇湘馆赏银子也是十分无私。贾母给钱了,她是全都拿出来分,而不是施恩一样,这个赏一点,那个赏一点。就算是外人进来碰了个彩头,林黛玉也毫不吝啬。

林如海能够包容贾雨村,能够让人家改过自新,给出他应有的善良,其它任老天去安排,也应当深深地影响了林黛玉。因为我们分明看到,林黛玉到最后,跟贾府里的谁都不计较。她早已原谅了全世界,体谅着每一个人的难处,看谁都顺眼。

因此,林如海的好,也一定会时刻让黛玉记忆犹新,如果没有命运捉弄,她能够一直生活在父亲身边,又如何有那么多的眼泪要留。

清明节,祭奠去世的亲人,追思曾经的种种,实质上是一种感恩。相信黛玉怀念过去的同时,会更加坚强的生活着,怀着一颗感恩之心,不让父母失望,不让父母在极乐世界为她感到忧心。因此,清明节流过泪水的黛玉又是最幸福的。与这样的父母相遇一场,也是一种造化。

最后一场追思,林黛玉当是会留给落花。她将那些花朵轻轻地埋葬,她给出了呵护,那些花朵也寄托了她的心思,让她的内心时刻都有一方净土,做到质本洁来还洁去。因此,那些美丽的落红,也是黛玉感恩的对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