莺儿与紫鹃相争,直接暗示了林黛玉的悲剧?

为了主子的幸福,她们也是操碎了心

作者:细嗅蔷薇

莺儿是薛宝钗的丫鬟,紫鹃是林黛玉的丫鬟,这两位小姐是《红楼梦》中的主要人物,那她们的丫鬟呢?

莺儿,本名黄金莺,因宝钗嫌叫着拗口,改名为莺儿。

紫鹃,有一种花叫紫鹃杜鹃,女孩子给丫鬟们起名字用花的名字很常见的。可是,有一种鸟的名字也叫杜鹃,是用花的名字起得还是用鸟的名字起的呢?

紫鹃是林黛玉刚进贾府时,贾母看她的丫鬟雪雁还是个小孩子,所以把自己身边的丫鬟鹦哥派给了黛玉,后来黛玉才把她改名为紫鹃。

雪雁,是雪白色的大雁,那紫鹃,就是紫色的杜鹃鸟了。而且她的原名鹦哥也是鸟儿的名字啊。

所以,紫鹃的名字应该是以杜鹃鸟的名字命名的。

而杜鹃鸟,在古诗词中,却是一个悲情的化身。

杜鹃鸟又名杜宇或望帝,例如,李商隐有“望帝春心托杜鹃”一句。据说望帝是周朝蜀地的君王,因为禅让,所以自己归隐于深山之中,后来不幸国破家亡,死后自己的魂灵,便化作了杜鹃鸟。在每年春末,杜鹃花开放的时节,日夜悲鸣,叫声让人听起来十分的悲切,以至于自己的口角滴出血来,让人倍感凄苦哀怨。

而莺儿,就阳光的多了。

“草长莺飞二月天,拂堤杨柳醉春烟”,多么好的季节,多么美的意向。比起悲苦的杜鹃鸟来,真是天壤之别。

在《红楼梦》的故事中,莺儿是金玉良缘这一说法的引出者。

宝玉去看望宝钗,当宝钗念着宝玉的玉上的字时,莺儿说到,“我听这两句话,倒象和姑娘项圈上的两句话是一对儿”。

若没有莺儿的提醒,宝玉很难知道宝钗还有一个金项圈,因为宝钗平日里是把它放在衣服里面的。这样一来,宝玉便可以要来宝钗的金项圈观赏一番了。金项圈上的字和玉上的字果然是一对儿。

从此,“金玉良缘”的说法便可以在宝玉的心中埋下一粒种子。

莺儿是宝钗的“首席大丫鬟”,将来宝钗嫁人时,她必定是要以陪房丫头的身份一起嫁过去的。而且,将来还极有给男主人作妾的可能,不可不预先谋划。

“几处早莺争暖树,谁家新燕啄春泥”。所谓“暖树”,是指树的向阳处,就是树的靠南的方向,那里能接受到更多的阳光,所以也更温暖一些。鸟儿们在春天开始筑巢产卵,然而其时北方天气还比较寒冷,它们自然都要挑一个温暖的好地方了。

这,就是“争”的原因。

紫鹃也一直在为这件事忙着,正所谓“各为其主”。她和黛玉虽然是主仆的关系,但却情比姐妹。黛玉的家人都不在了,她在贾府住着只是客居,孤苦伶仃的,终身大事没有多少人能为她想着。这一点可比不上人家薛宝钗,人家有母亲和哥哥可以为她谋划。

所以,比起莺儿,紫鹃为黛玉将来的命运更加的操心。

就是为着紫鹃的私心,她也不愿意黛玉嫁到别家去。紫鹃的家人都在贾府供职,将来,黛玉要是嫁到了别的人家去,紫鹃跟了去便离开了自己的家人,要是不跟着去,就辜负了多年来她与黛玉的情谊。所以,黛玉嫁给宝玉是最好的结局。况且,他们二人从小一起长大,情投意合。

因此上,聪明的紫鹃便想出了一个计策,她对宝玉编了个谎言,说如今黛玉大了,将来必定是要回苏州去的,以此来试探宝玉。果然不出她所料,宝玉一听就急得疯了起来。最后,搞得全家人都知道了宝玉对黛玉的痴情。这样一来,宝玉和黛玉的结合便有了广泛的舆论支持。

然后,紫鹃还得再为黛玉寻找一个合适的媒人。在古时候,要想男女之间形成婚姻,是必定要有媒人来说和的。老太太可以拍板定这门亲事,但一个是她的孙子,一个是她的外孙女,她是不能做媒的,这须得外人才行。

对于这件事儿来说,薛姨妈就是一个最好的外人。

所以,在黛玉与薛姨妈和宝钗谈笑时,紫鹃就抓住机会,托薛姨妈来做宝玉和黛玉的媒人。结果,反而被老谋深算的薛姨妈臊了自己一鼻子灰,事情只好不了了之了。

对于住在深宅大院的紫鹃,身为一个丫鬟,并不能认识多少有身份,还能把这件事承担起来的外人了。她还能有什么办法呢?

在贾府中,只有紫鹃才是最关心黛玉的人。

你可别说最关心黛玉的是贾宝玉。宝玉只会陪黛玉玩笑,或是问一问一夜咳了几次,吃过药了没有,看一看脸色如何,仅此而已。当有不好的事情发生在他喜欢的人身上时,他也是无能为力的。他身边的晴雯和芳官都遭受了误解与荼毒,他没能做出任何的努力来改变事态的发展方向,只能给与她们心里上的安慰而已。如果将来,宝玉的长辈一定不让他和黛玉在一起,他最后也不过是痛哭几日,然后接受而已。

在五十九回中,莺儿在大观园中用柳树枝条编小筐儿,因为与一婆子怄气,将手中的花朵与柳条都抛到了河里。

在黛玉葬花时,宝玉曾经想把花儿都丢到水里,黛玉制止了他。这里的水虽然是干净的,但是随着河水流到了别处,可就由不得它了。

黛玉可是草胎木质的绛珠草转世,那些被莺儿丢到河里的花朵柳条,是否在预示着什么呢?难道莺儿与紫鹃之争会因此而画上句号,从而暗示出黛玉的悲剧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