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宝玉的情极之毒

上次我们说到林黛玉的情极之毒,伤的是她自己。她的那份情,让她忘了自己,只知道替贾宝玉着想,更忘记了她的病。她的病禁不得她那样思虑。她只要稍微无情一点,她的病很快就能好起来。黛玉的病,就是黛玉的多情。

恰恰相反,贾宝玉的情极之毒,伤得更多的是别人。他的儿女情长害了自己,更害了别人。

因为他的有情,人们赞他忘却尊卑。但是,这真的好吗?

不是说他要像薛宝钗一样高高在上,最起码的事情,他要懂得与那些女孩子保持距离。

他忘却的尊卑,大多都是讨女孩子开心。他在男人们那里,不一定忘却了尊卑。他还不是高高兴兴地认了贾芸那个儿子。像林黛玉,在同性别的紫鹃那里,情同姐妹,那才是真正的忘却尊卑。

可见,贾宝玉忘却尊卑是假的,想亲近那些女孩子才是真的。那是贾府的少爷,荣国府未来的接班人,只要她姿态稍微放低一点,又有多少女孩子不想着跟他亲近。

因为他在女孩子那里没有了尊卑。金钏儿跟他亲近,立马就命丧黄泉。晴雯洁身自好,没有跟他发生关系,还是因为跟他走得近被王夫人赶走。金钏儿死后,她一心哄玉釧儿开心,这种忘情,也让她遭受到傅秋芳家的几个婆子耻笑。还有怡红院死去的五儿,以及芳官等,均因为他的多情,因为她的忘却尊卑,而遭遇到更加悲惨的命运。

贾宝玉若是一个正人君子,相信那些女孩子一定都能够幸免于难。他给不了人家未来,却让人家抱有幻想,实在是一种极大的罪过。他的多情,是红楼梦里最厉害的毒品,没有抵抗力的女孩子,一旦沾染,均难有好下场。

他的这种情极之毒,有时候也表现为一种假意的滥情。所谓假意,是他心底只有林黛玉。所谓滥情,是因为她有时候又不自觉地对别人动心,这种动心,又不是真的动心了。容易让人产生误会。这是他的不成熟。

记得薛宝钗的丫头莺儿却给他打络子的那一回。贾宝玉有意惹莺儿说话,扯着扯着,贾宝玉见莺儿娇憨婉转,语笑如痴,又早已不胜情了。

这一点莺儿当然能感受得出来。不胜情的贾宝玉说将来不知哪个有福消受你们主子奴才。莺儿听了,自然只会理解为贾宝玉对她们主仆有意思了。

薛家早就抛出金玉良缘的言论,莺儿不傻,连忙趁热打铁,说:“你还不知道我们姑娘有好几样世人都没有的好处呢?”

莺儿如此为自己的主子说话,推销自己的主子,还不是也中了贾宝玉的情极之毒。只是莺儿不知道,贾宝玉是不会真正喜欢薛宝钗。那一切只不过是贾宝玉一时的婆婆妈妈。怪不得林黛玉说他是:“苗而不秀的银样蜡枪头。”

贾宝玉的情极之毒,有时候是失了分寸。紫鹃不是她的丫头,他也十分关心紫鹃没错。可是,有时候又未免轻薄了一些。

有一次,他到潇湘馆,看紫鹃那么可爱,忘乎所以,说:“若共你多情小姐同鸳帐,怎舍得叠被铺床?”这既唐突了紫鹃,更唐突了黛玉。

还有一次,贾宝玉在外面碰到了紫鹃,问起黛玉的情况,又见紫鹃穿着单薄。他又不禁动手到紫鹃身上摸,看她冷不冷。这里,贾宝玉没有一点邪念,但是外人看了,却是解释不清的。紫鹃立马就跟他翻脸,说黛玉正气他不长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