黛玉此话一语双关,瞬间让袭人宝钗无地自容

​说这宝玉,虽知怜香惜玉,有时候却也是个大头宝。

话说黛玉因听宝玉说:“凭他怎么后手不接,也短不了咱们两个人的。”觉得宝玉甚是没有志气,没有担当,一时间也就懒得理他,去找宝钗说话去了。

而这个时候呢,袭人正好端来两杯茶,宝黛二人,一人一杯。袭人看他两个半日没吃茶了,才巴巴地端来的。

走了一个人,这就让袭人不好处理了——不给宝玉喝,她心底过意不去;给了,另外一杯端到人群中去,给谁呢?

袭人连忙问宝玉,谁知宝玉却只是自取一杯,让袭人将另一杯再端到黛玉那里去。

​想想看,宝玉的头脑是不是太简单了,袭人过去了,就真的那么听他的话,径直送到黛玉手上吗?显然,以袭人的情商与智商及其她本有的世故,她绝对只会委婉地让那杯茶落到宝钗手里。宝玉若真心体贴黛玉,那两杯茶,他一杯都不取才是,让袭人都送过去,事情才会完美。

且看袭人怎么说:“哪位渴了哪位先接了,我再倒去。”

个人认为,袭人这话看似公平,其实却不然。黛玉在为人处世上,素来谦恭有礼,不愿为人先;而宝钗呢,在长辈们那里乖得像猫咪一样,在同辈及下人们面前,却总是十分的强势,时刻以大姐姐的姿态自居,不曾承让于哪一个。这样,袭人若问谁要茶,她自然会第一个伸手夺了那茶来。

袭人若真要实事求是一点,当这样说:“宝姐姐适才已饮茶水,林姑娘与二爷在那半日不曾喝过一口水,刚才那一杯给宝二爷了,这杯就先给林姑娘,宝姑娘若再要,我这就倒去。”

​袭人只有这样一说,宝钗才不敢明目张胆地把那杯茶抢到手,更不敢说自己就漱一下口,因为这样说就明摆着告诉了宝钗这杯茶实为黛玉准备的。

袭人之所以那样说,无非是抓住黛玉本性善良不争不抢的弱点,狠狠地让黛玉的内心憋屈又憋屈。试想,如果你是黛玉,明明有些口渴,茶水却被别人抢去漱口了,是不是会很难受。

​薛宝钗呢,其脸皮与内心的厚黑,更是令人叹为观止。首先,不顾人家渴了,自己抢着用那茶水漱口,本身就是一种无礼与粗野,仿佛世界上的人都要让着她似的。其次,她完全无视黛玉的心理感受,更不想想人家是否有洁癖,直接蛮横地将那半杯查塞给了林黛玉喝,真是岂有此理。

大家想一想,以你的素质,你喝过的,或者漱口的茶,你会直接塞给你身边的人喝吗?而且这个人跟自己的关系还不怎么的。可是,宝钗却敢这样。就算是最好的闺蜜与基友之间,也少有此类事件发生吧。

​当然,黛玉也不是省油的灯。难为你宝钗看得起,我黛玉也就接下你漱口剩下的那半杯茶,看你宝钗又能够比我黛玉地位高到哪里去。

当时,袭人见宝钗如此地羞辱了黛玉,她反倒有些不好意思了,就说:“我再倒去。”

谁知黛玉却笑道:“你知道我这病,大夫不许我多吃茶,这半钟尽够了,难为你想的到。”

这话真是充满了承让,但是却也是绵里藏针,一句“难为你想的到”,当是立马就一语双关地羞煞了袭人与宝钗两个吧。

​袭人那一边,黛玉的意思当是“难为你袭人想得到,竟然把一杯茶同时送给两个人,宝姐姐就这样值得你追随讨好了吗?是认为我身体不好,可以让我们两个分享一杯吗?”

宝钗那一边,黛玉的意思当是“难为你宝钗想得到,竟以为我黛玉只需喝半杯就足够,更是难得你心安理得之外还记得给我留半杯,让我感激你的厚爱。”

袭人宝钗也不是笨蛋,这样,当黛玉又一口饮完那半杯茶之后,她俩是不是都该羞愧得无地自容了呢?还有,看黛玉那架势,那半杯茶是不够黛玉喝的,要不然,那半杯茶,黛玉何必在那一瞬间一饮而尽呢?明显是做给她两个看的。

​三个女儿一台戏,这就是高手之间的对决了。真是红楼梦里一杯茶,却是三个女人的刀光剑影,不得不佩服曹雪芹的神来之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