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讨厌晴雯,主要因两这两件事

​​怡红院里有个俏丫头晴雯,一个事事儿特闹心的“小主儿”。

晴雯容貌俊俏可人,远在袭人麝月一干人之上,深讨宝玉的宠爱。在大观园侍宠而骄,飞扬跋扈,唯恐天下不乱。

后来在抄检大观园时因王善保家挑唆,被王夫人赶出大观园,病死家中。谁谁谁都为她鸣不平。我第一次读<红楼梦>就不喜欢这个人,除了伺候宝玉没有怠慢之外,没见她有什么善举。

传统红学观认为她和宝玉的关系纯洁,这种说法太不符合实际,两人眉目传情、打情骂俏、撒娇邀宠已是家常便饭,就差那一点“上床”没来得及做。

她刚一出场就是宝玉握着她的芊芊玉指替她暖手又巴巴的给她留豆腐皮儿包子,让人一下就看出了他和宝玉的特殊关系。

那个被红学家们大大称赞的“补裘”事件,如果发生在袭人身上,还不得落个垂死挣扎讨好主子的“狗奴才”。

发生在晴雯身上则就是心灵手巧或绝顶聪明了。

不过晴雯的这些行为都没有错,我讨厌晴雯并不在这里。按现在的价值观解释,她守着美貌的年轻主子,心生爱慕鞍前马下衷心效劳实在正常。

我讨厌这个晴雯主要是两件事。一件是她赶走坠儿,一件是那个著名的撕扇子事件。

晴雯被王夫人赶出大观园后病死在家里,红楼梦里有详细的交代,一拨拨的红楼读者人云亦云的笔伐王夫人。

可我看王夫人也没大错,这位老太太曾见过一次晴雯妖妖佻佻的骂小丫鬟,心中已结芥蒂。香囊之事本已是怒发冲冠,又见她“云鬓半边新睡觉,花容不整下堂来”的慵懒模样,更是雷霆大震,不赶她走才怪呢。

晴雯走了又死了,令人同情。我也同情她。将心比心,我也同情那个坠儿,读红楼的人大多对王夫人驱赶晴雯出园子竭力口诛笔伐,对晴雯驱赶坠儿出园却好像视而不见,好像坠儿是小猫小狗似的。

可我们都知道王夫人赶走晴雯还没动粗呢。坠儿被驱之前晴雯支撑着病体还不肯放过行凶使横的机会。

“从枕边拿起一支青细长簪,向她手上乱戳,又骂要这爪子做什……,不如戳烂了!”

坠儿疼的乱喊。可怜的小丫头呀。小时看过电影《雷锋》,记得地主婆抓住雷锋的手用砍柴刀乱砍的情节。实在异曲同工,晴雯俨然一个恶霸地主婆。

这种人得了势那还了得,整个一巾帼嬴政。暴政之下陈胜吴广还揭竿起义呢,何况王夫人还是晴雯姑娘的上级,哪能容她大观园里称王称霸。

按佛家善恶有报的逻辑,她不下地狱谁下地狱。

再就是撕扇子,晴雯撕扇是红楼的名篇之一,被红学家们津津乐道,也见过晴雯姑娘提着扇子一分为二的画作。

我真是咋看都烦她,好端端的扇子让她撕成碎片,暴殄天物实不可恕。完全一副寄生虫式纨绔子弟的任性和恶习。

谁家吃得消这种人,更别说是佣人。王夫人曾说过晴雯的眉眼有些像林姑娘,因此就有人推测曹雪芹用晴雯暗指黛玉,晴雯成了黛玉的影子。实不能苟同。黛玉性情孤傲,翩若惊鸿,婉若游龙。和时时瞪着眼叉着腰骂着小丫鬟的晴雯哪有半点相似 呀!所以,晴雯个性中的尖刻乏善,也是其悲剧人生的基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