袭人并非薛宝钗那样的女子

晴有林风,袭为钗副?

对于这种论述,真的需要打个问号。若是真的如此,爱屋及乌,喜欢林黛玉的必然就喜欢晴雯;喜欢宝钗,必然就喜欢袭人了。或曰反之亦然。

可是,许多人深深地欣赏林黛玉,却不喜欢晴雯;有些讨厌宝钗的人,却十分欣赏袭人。

说袭人再“坏”,有些时候都想原谅她;说宝钗再“好”,心里始终都难以待见她。这是许多人的个人情感,勉强不来,也扭曲不了。更不会因为被钗粉骂而改变。

袭人她“坏”,却是一心为主,为贾宝玉好。虽然方法与措施不对。那只是那见识与理解力的局限。除了黛玉,袭人大概是在贾宝玉面前表现得最为无私的人。

宝玉因为紫鹃的话发疯,袭人跑到黛玉房间里发脾气,不知道是气紫鹃,还是气黛玉。虽然不妥,但她一心为宝玉急,宝玉发疯,她也免不了发疯。这是她真心我贾宝玉着急的表现,没有什么心机在里面。

所以,黛玉也原谅了袭人,没有跟她计较。相反,当初晴雯淘气私自不给进大观园的人开门。黛玉反说怡红院的丫头是要管管了。如今,黛玉知道她袭人是一心为宝玉好,一心为宝玉急,她又怎会去计较袭人的那些不是呢?

宝玉病中,一直是袭人代宝玉去看望黛玉。一方面是袭人知错,又有勇气去面对林黛玉。显然,袭人一定在黛玉房里赔了不是。另一方面,更看出黛玉没有因为袭人的无礼而对袭人有所成见,并抵触袭人。

其实,这也不足为怪。袭人本来就是一根筋的人,又有多少人愿意去跟一根筋的人计较许多多少呢。

何况袭人又不是成天只知道想着去害人的罪大恶极之人。不管你怎么想,袭人她不是那样一种有意坑害别人的恶人。要不然宝玉怀疑她出卖晴雯后,早就把她赶走了。宝玉到最后还是相信袭人。依然让袭人留在自己身边。

但是宝钗呢?八面玲珑,巴结讨好,满心想着自己如何做好人,让贾府的长辈们喜欢,全没有一颗真心,叫人怎么去相信她呢?

不管对错, 袭人一心为别人好,考虑的是宝玉的未来;宝钗呢,细心经营关系,为的是自己好,考虑的是自己的未来。好让自己很快获得宝二奶奶的宝座。

袭人的贤,是善良,她既要宝玉学习好,也想宝玉身体好,过得开心。不曾像宝钗一样对宝玉有挖苦讽刺。有的是耐心与细心。

宝钗的贤是势利,她想嫁的不是贾(假)宝玉,而是(真)宝玉。她的金,要跟玉配对,才是她的用心。她想嫁的不是人,而是地位。换个有玉的男子,她也会不亦乐乎。宝玉诗她退而求其次的选择。

所以,袭人不是副钗,也更不是宝钗。袭人,是一根筋的袭人,她像林黛玉一样对贾宝玉痴傻绝对。曹雪芹在她的判词里说,可叹公子无缘,也实属对她的最大赞誉。不是袭人不够好,是贾宝玉没有那个命。袭人是贾府的牺牲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