卑微的薛宝钗

端午节前,薛宝钗对贾宝玉大发雷霆,还经常爱理不理的。宝玉挨打后,薛宝钗却一下子就对宝玉好了起来,走得是那个越来越近。

宝玉中午酣睡的时间,也不放过。她屁颠屁颠跑到宝玉房间里,宝玉午睡了也不打道回府,跟着袭人,也就聊起了宝玉的内衣。

其实,女人聊男人的内衣没什么,但是聊特定男人的内衣,则必定有问题。后来还给宝玉绣内衣,这虽然可能是一种极不自觉的行为,但是一个人越是不自觉的行为,越能够反应出一个人的深层心里。

这个时候,宝钗的猛烈爱情攻势,也就等于是正式开始了。或许,她觉得宝玉不成器挨打,大家从此之后一定会更加排斥林黛玉,荣国府就是她的未来的。所以她一时间也就忘了忌讳。

但是,宝钗似乎高兴地过早了。宝玉挨打后,大的环境,一时间对林黛玉不利,但是宝玉却更加深切地爱着林黛玉。宝玉说,他为那些人死了也值了。宝玉是越挫越勇啊。她送黛玉两块旧手帕,继续让黛玉放心。

宝钗的高兴,应当就是金玉良缘的言论甚嚣尘上的产物了。她听着贾母说荣国府四个丫头全不如她,她还不是会得意一小会儿。

有了长辈们的进一步暗示与支持,宝钗当然要活跃起来,有事没事都到宝玉那里逛逛,套套近乎,或许能够生发感情。

只是,薛宝钗婆婆妈妈说了许多,在宝玉心里却依然只是混账话。直接说宝钗这样的人落在闺阁之中,是闺阁女儿们的不幸。

宝钗始终跑不进宝玉心里,无论她怎么努力,都不行。因为,价值观人生观早已决定一切。

宝钗为宝玉绣肚兜、赶虫子,宝玉只是觉得亵渎了宝钗,而不是一种幸福感,想的是如何弥补自己的罪过。可是,薛宝钗却并没有觉得什么不妥。

第二天宝玉不得不去参加了薛宝钗家的生日party,算是还了薛宝钗的那个大人情。要是平常,宝玉可能是不去的,他最不喜欢那等虚假应酬的热闹。薛宝钗这么样用自己的诚意换来的是感激,也终究是没有意思的。

设若林黛玉如此,宝玉嘴里说不定又冒出《西厢记》等禁书里的妙词佳句,惹黛玉因此“恼怒”,这才是爱情的境界。

就是这样,宝钗却似乎是一直都没有改变, 甚至是宝玉梦中的喊骂,都没有令她醒悟。

宝玉说:“和尚道士的话如何信得?什么金玉姻缘,我偏说是木石姻缘。”贾宝玉这句话对宝钗该是多么大的打击,这对一个女孩子来说,该是多么大的羞耻。

我们不得不佩服宝钗的胸襟,真是个无情也动人。或许,情感在宝钗那里真的一钱不值吧。在她心底,唯有地位与身份才是最主要的。这样活着虽然不纠结,虽然高高在上,却也很卑微,非常的卑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