荣国府矛盾重重,贾探春的一句话点明贾府败亡的根本

​​人们总是气愤于背后被人说三道四,特别是那些添油加醋的话语,总是令人很受伤。

但是,这世界,哪里有人,哪里就有矛盾。一个人交往的圈子越大,他所处的社会关系就越复杂。一些令人心有余悸的事情则会经常发生。

昨天了看一篇文章,作者重点说了她为何再也不想在微信朋友圈里更新说说,因为她的朋友圈在不断地壮大,由最初的几个亲密朋友组成的小圈子,变成了真正意义上的社交圈,里面的人物集上司、父母、儿女、陌生人、同学同事于一体。因此,她也就再也难得毫无顾忌地吐露心声。

人心隔肚皮,这世界上,谁又真正懂得谁?谁又真正相信谁?因此也就只好逢人且说三分话,不想全抛一颗心,甚至是不说。

贾宝玉说他们家的女孩儿就有四百多,还不包括他讨厌的那些老婆子,三个女人一台戏,他所处的社会关系的复杂程度更是可想而知了。

就拿怡红院这个相对和谐的小圈子来说吧,不也是经常勾心斗角么。

袭人,由于其性格与其所处地位的关系,在没有人培养的情况下,她还不是不自觉地就成了怡红院的内奸。有了自告奋勇的第一次,取得了王夫人的信任,以后的时光袭人更会不自觉地把怡红院里的事情向王夫人反应。

宝玉也知道这点。他知道袭人见不得他跟林黛玉亲近,更是想拆散他和林黛玉。但是宝玉就是一颗佛心,还是照样包容袭人。只是偶尔会防着她一点。

宝玉挨打后林黛玉心疼得再次哭成了泪人,宝玉很是担心,很想宽慰一番林黛玉。为表此心不渝, 为让林黛玉别担心别害怕,贾宝玉就想到了送林黛玉两块旧手帕。表示“我心依旧”。

这男女之间的私相授受,袭人可是懂得的啊。他要是去向王夫人说了怎么办?那样林黛玉还不就是小命不保了。

晴雯这丫头却天真可爱得很,心里不藏奸,有话直说。宝玉也就支使开了袭人,让她出去宝钗那里拿书, 让晴雯去给他送这块手帕给黛玉。晴雯傻乎乎的,果然不懂得其中的含义。这也就是宝玉的智慧了。

宝玉如此有智慧,如此善良,如此有佛心,自然也就天下归心。一些人都想往怡红院钻。后来,五儿她娘就想着法子巴结怡红院里的人,好让无人也能进怡红院当差。

王夫人那边,她总是冷冰冰的没有人味,更没有女人味。周姨娘又老实,所以伺候贾政就寝的事情必然就落到了赵姨娘身上。

赵姨娘也就经常在贾政枕边吹耳旁风,说贾宝玉的坏话。贾母不是骂贾政逼着宝玉读书都是赵姨娘挑唆的吗?她说坏话,贾政打死了贾宝玉她才开心。但是那些坏话又都是好坏,赵姨娘说那些也是为了宝玉好,宝玉哪里不足,赵姨娘就是告状,是在监督宝玉。可惜贾宝玉就这么样被她老子恨之入骨。

如此,贾宝玉挨打后,赵姨娘那里似乎就有贾宝玉的眼线。这眼线自然也是王夫人的眼线,因为她想保护贾宝玉啊。这个眼线的名字叫做小鹊。

那次赵姨娘又说了贾宝玉许多坏话,贾政明日就打算再次抽问查宝玉的学问。为怕宝玉再次被贾政训斥,雀儿连忙就来打怡红院打小报告。让宝玉晚间抓紧复习,准备着明天的“考试”。这雀儿必然也就是王夫人的另一个“内奸”了。

宝玉这边是这样, 探春那边也是内藏暗涌,站边靠对,各自为营。

夏婆子挑拨离间,怂恿着赵姨娘欺负芳官,艾官看不过去,看探春没有找出离间的小人,也就自告奋勇地在探春面前把夏婆子给告了出来。

可这话又被翠墨这个丫头听见了,翠墨又跟夏婆子的外孙女蝉儿好。于是翠墨就把艾官的那一番话告诉了蝉儿。蝉儿自然就急匆匆地去告诉夏婆子。夏婆子气得不得了,又要去理论。

蝉儿说:“哪里倒忙到这一会儿。”看看这蝉儿也不是好惹的,其意思是否是在说“骑驴看账本,走着瞧”。

还是老子说的“小国寡民”好 吧。贾府里这是人多是非多,人多狗屁臭。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贾府里住着上千人,好像只有王夫人管事。贾政理家全无。如此,大家之间的矛盾变得越来越复杂,冲突也越来越尖锐。这也就是探春说的,贾府是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外人无可奈何,自相残杀,才会一败涂地。可以说,探春这么一句气头上的话,点明了贾府败亡的根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