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春理家,为何越理越乱?脂砚斋六个字的点评道出了根本

​​贾环说:“你不怕三姐姐,你敢去,我就服你。”

赵姨娘说:“我肠子爬出来的,我再怕不成!”

因为探春是她的女儿,赵姨娘终究还是怕了。这是慈母之心。赵姨娘有时候虽然愚蠢,但是她却一直都是把探春当作女儿。

她只是希望探春为她争面子,争地位。天下又有哪个做父母不希望儿女为自己争光呢?只是她运用的方式不对,又太急功近利罢了。

大家也要相信,除了赵姨娘,再也没有一个人那么爱探春,把探春当作真正的女儿看待。

探春让王夫人喜欢,也曾培养探春,却也谈不上真爱。 王夫人对探春好,是探春自己挣来的,王夫人不是无条件地对她好。她更多是的利用探春,想拆散探春母女,在她们之间制造隔阂。

譬如,王夫人虽然疼探春,面上还是淡淡的。 这自然算不得真爱。探春毫无顾忌真心认了她王夫人,她王夫人也应当毫无顾忌呵护探春才能动人。相比于贾环,探春真的不知道爱王夫人爱到什么地方去了。查抄大观园前,她一心维护王夫人。

其实,王熙凤推病暂放权后,理家的大权并没有交给更有能力的探春,而是交给了李纨。李纨才是主。这还不够,王夫人还让薛宝钗这个外人做监察。显然是早就防了探春一手。

如此,探春哪里又能够真正施展得开拳脚。 李纨不可能不从中掣肘探春。宝钗也就是王夫人的心腹,探春做了什么,到时候,必然有宝钗到王夫人那里作汇报。探春理家,也就等于是戴着镣铐起舞跳舞。王夫人若是像对待王熙凤一样对待探春该多好。让探春像王熙凤一样,掌握绝对的权力,她的理家才会更成功。

王夫人不十分地疼探春,别人也就更不会把这个未出嫁的小姑子当回事了。也就更不会去爱探春,怜惜探春。

何况探春做的都是公道事,那些曾经的既得利益者,也就更不会把他这个临时长官放在眼里了。

大家似乎都只是表面上慑于探春的威严,背后干出的事情都够使的。而这一切,探春都是无从知晓的。

看书本里的话语,“各处大小人儿都作起反来了,一处不了又一处”,闹的“家反宅乱”、“乱了王法”。这一切也确实令探春灰了心,这个家,她是真的有心无力了。眼泪也就一滴一滴地掉了下来。

这又怪谁呢?生于末世运偏消。 贾府气数已尽,一个弱女子又怎能够力挽狂澜。

贾府里的矛盾早已盘根错节,王熙凤那个时候也是有心无力,所以脂砚斋对探春理家这一事给出的评说是凤姐“移祸东吴之计”。王熙凤耍了滑头,探春接的是烂摊子。

如今发生那么多事,也就怪不到骑虎难下的王熙凤头上了。王熙凤也就依然是明主。

这既是探春的无奈,只是可惜他不是个男儿。出得去,她早就有一番事业。贾府早已是朽木,朽木不可雕也。探春远嫁,她的态度也应当是积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