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母对林黛玉无微不至的呵护

​​还是先说说紫鹃情试贾宝玉的那一回吧。为了林黛玉,贾宝玉是如此疯狂。袭人都气疯狂了,觉得她们都比不过林黛玉。她走到林黛玉房间,不管三七二十一就发脾气。王夫人知道了,更是会对黛玉爱也不是恨也不是了。心底里只有难以派遣的愤怒。

发生了如此大的事件,就格外需要个人出来对这件事作出定性。 以作进一步处理。

设想,如果当时贾母不在,必然就会轮到王夫人与袭人来定性。其性质必然就会被定为林黛玉所担心的那样——疑到别事上去——王夫人对袭人所说的“作怪”之事。认为林黛玉勾引坏了贾宝玉。

所以,幸好贾母在。紫鹃说了那一气,贾母连忙说:“我当有什么要紧的事,原来是这句玩话。”

贾母此话一出,那些敌视黛玉的人士,再也不敢吭声了。在贾母看来,宝黛二人依然是两小无猜。打小在一起,感情深了,一时间,黛玉突然就要回去,贾宝玉自然会受不了。林黛玉的处境一下子就变得安全起来。

还有林黛玉刚一进荣国府,衣食起居,一如宝玉,贾家的三姐妹倒靠后了。贾母那个爱林黛玉,就自不必多说了。

再看王夫人,林黛玉还只刚进贾府,就警告黛玉别跟宝玉靠得太近,说什么林黛玉会去招惹贾宝玉。

贾母呢,在听贾宝玉说与林妹妹只作久别重逢,她是那个高兴,连声说:“更好,更好,若如此,更相和睦了。"看到了没有,一位是想宝黛二人保持距离,一位是想二位朝夕相处,和和睦睦。这才是正常人的思维。

贾母迎接林黛玉的都是热泪。林黛玉谈到自己的病,贾母连忙吩咐多配一些人生养荣丸给林黛玉服用。

当听说薛宝钗那边每日送燕窝给林黛玉服用后,贾宝玉觉得不妥当,连忙就想到去向贾母要燕窝,而不是向自己的亲妈要,因为他知道只有贾母才是林黛玉的知冷知热之人。

当局者迷旁观者清,还是紫鹃的那番话把贾母对林黛玉的爱表现得淋漓尽致。

无父母无兄弟,谁是知疼着热的人?趁早儿老太太还明白硬朗的时节,作定了大事要紧。

俗语说,“老健春寒秋后热”,倘或老太太一时有个好歹,那时虽也完事,只怕耽误了时光,还不得趁心如意呢。……有老太太一日,还好一日,若没了老太太,也只是凭人去欺负了。

贾母就是这么一个老太太,一直以来,她都是林黛玉的保护伞。有时候,贾宝玉虽然对宝黛那“忘了礼节”的爱情有所不认同,但是却也是哪个女孩也替代不了林黛玉在她心目中的位置。

贾母心中,林黛玉永远是个没有长大的孩子,外面放鞭炮,林黛玉禀气柔弱,难以禁受,贾母一下子就把林黛玉抱在怀中。因此,要说让黛玉宝玉尽早完婚她也是舍不得了。她还想让他们躲做几年孩子。承欢膝下,那才是真正的天伦之乐。

总之贾母迟早都要为林黛玉做主,只是贾府的败落,最是使得贾母也无能为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