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只第一天,贾府就带给林黛玉四大心理冲击

还只第一天,贾府就带给林黛玉四大心理冲击

千里不同风,百里不同俗。说的是风俗之怪。

风俗怪,怪的当然是人。这不,林黛玉进贾府的第一天,心理上就被冲击了四次。

1

一语未了,只听得后院中有人笑声说:“我来迟了,不曾迎接远客!”

未见其人,先闻其声,王熙凤就这么出场了。

对于这种出场方式,贾府人早习以为常,但对于初来乍到的林黛玉来说,却着实令她纳罕。

这份纳罕产生于强烈的对比:众人敛声屏气,恭肃严整,王熙凤却嘻嘻哈哈,笑声响彻整个庭院,摄人心魄。

别人是畏惧,林黛玉还不了解,立马酒用了四个字来形容王熙凤——放诞无礼!黛玉出身诗礼书香之家,家里有人如此放肆,黛玉自是不会看好她。

贾府也算是贵族之家,贵族的生活讲究一个静字,讲究一个修养。王熙凤的行为表现,让她变得犹如市井人物一般。林黛玉如此形容她,她令林黛玉如此纳罕,也就不足为奇了。

再有,王熙凤的迟到令林黛玉奇怪,一屋子人都静候着她的到来,独独王熙凤这种时候才来,又以这种方式出场,她在贾府到底是何身份,能够如此与众不同,不受约束,则又会令黛玉纳罕。

最后,王熙凤神情变化之迅速也足可让林黛玉感到奇怪。一会哭,一会儿笑,一会儿通过赞美自己变相赞美贾母……真是个善变的人儿。一开始,林黛玉自是难得信任这等油嘴滑舌的人。幸好,后来的王熙凤对林黛玉只有温情。王熙凤经常跟黛玉打得火热,很多的场景,还是很令读者们感动的。

2

林黛玉进入了贾赦的住地。我的个天,丫鬟姬妾比刚才在贾母哪里迎接她的人还多。林黛玉一抬眼,早有许多盛装丽服之姬妾、丫鬟迎着。

一个贾赦,养那么多女人,也许比皇帝的行宫都差不了多少。 作者尤其强调了是“盛装丽服”,可见都是些年轻地姑娘被贾赦糟蹋,而贾赦却一大把年纪了。林黛玉岂能不怀疑自己这个舅舅有些不正经。林黛玉父亲都五十多岁了,贾赦应当也有五十多岁吧。贾赦真是令人觉得不堪。

说要去见贾赦吧,这个贾赦却推病,不见黛玉,只说:“大家一处伴着,亦可以解些烦闷。或有委屈之处,只管说得,不要外道才是”。说一两句客套话就把黛玉给打法了。这也是做舅舅作为?如此舅舅,是不是也着实令人奇怪呢?

3

林黛玉到贾赦那里很扫兴。紧接着到贾政王夫人那里,应当也是很纳闷吧。进入堂屋,竟然一个人毛都没有。然后到东房,房内也是寂然无人。与贾赦那里相比较,这又太不正常了。

知道林黛玉马上要来,若说王夫人自己不等候迎接,合情合理。但是不叫人应候着,及时通报自己出来接待黛玉,则就有些无礼了。

相比较来说,邢夫人到客气多了。于是林黛玉只好闷坐着,等王夫人的示下。或许,王夫人这是在考验黛玉。她把黛玉晾一会,叫人观察黛玉举止。这更不是该有的待客之道了。不管对谁,都要与人为善。生活中,何必要生出那么多算计。

等了好一会儿,王夫人这才叫林黛玉过去。过去了,贾政也不出来见面。林黛玉等来是贾政王夫人妻二人的警告,让林黛玉别去沾惹贾宝玉。贾政好知道说点客气话,叫大家可以在一起解闷,只是别生嫌气。这夫妻二人却是如此无礼。宝玉再顽皮也不至于这样啊。更何况,贾宝玉一向对女孩子好,他们夫妻二人,就更没有必要因此警告林黛玉了。

而且,林黛玉看上去“似弱柳扶风”,娴静如娇花照水。还只初次见面,在王夫人的心里,她林黛玉有那么淘气吗?初来乍到就会去沾惹人家男孩子淘气?

面对男孩子,女汉子们一开始都要矜持三分,林黛玉也就更不用说了。所以此夫妻二人也算怪怪的。

4

这一次,林黛玉内心备受冲击,在于她和宝玉彼此之间都认为对方似曾相识。黛玉道:好生奇怪,好像在哪里见过一般。贾宝玉道:这个妹妹我见过,可算作久别重逢。

只见宝玉“面如敷粉,唇似施脂,转盼多情,语言常笑。天然一段风骚,全在眉梢;平生万种情思,悉堆眼角。”看起来,外面极好。

作者写的应当就是林黛玉眼中的贾宝玉。宝玉容貌别人早已熟视无睹,黛玉初来乍到,自然也就是从黛玉的眼中写来。让我们读者得知。

一位慈眉善目的多情公子玉树临风般地站在黛玉面前,黛玉好生奇怪之外,内心涌动出的情愫里,恐怕也有一丝欣慰。在林黛玉心底,这是一种亲近感、亲切感,也是一种安全感。

因为大家都未可知,贾宝玉却给她一种似曾相识的心里感觉。再加上贾宝玉说了类似的话,宝黛的心理距离立马就变得很近很近。

借着,贾宝玉砸玉,也是对她的高度赞美与肯定。黛玉美玉,宝玉那玉就不是好东西。这样的想法,也只有贾宝玉想得出来。不过,宝玉砸玉,也确实让林黛玉受惊不小。大家此后定会格外关注林黛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