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可卿之身世品性,如何关涉到宝钗、黛玉之命运

刘心武说秦可卿在文本中的出场次数及其塑造她所用的文本时间与故事时间都少得可怜,故事似乎还没有开始她就死了,其却能够跻身“金陵十二钗”的行列,着实有些令人匪夷所思。

但是仔细读下来,发觉作者对于金陵十二钗人物身份的确定并不在于他们对于书本故事情节贡献的多少,而是在于他们的品性和人物身份及其背后所蕴含的天机。

《红楼梦》第五回也作出了解释,这十二个女子,乃是金陵处于紧要地位的居冠首的十二位女子。

对于秦可卿的品性和人物身份及其背后所蕴含人性的意义我们可以从以下几个方面探析。

其一,秦可卿貌美盖世无双。

贾宝玉梦游太虚幻境一段,作者曹雪芹就给对她的美貌作了最直接的描述。

书中谈到,秦可卿字兼美,意为薛宝钗的鲜艳妩媚和林黛玉的风流袅娜。其他九钗的外貌更是难得望其项背。也只有后来出场的薛宝琴才能与其比拼一二吧。

其二,秦可卿深得贾府的首肯。

《红楼梦》第四回谈到,贾宝玉因一时倦意袭来,欲睡中觉;秦可卿作为他的侄媳妇,竟在贾母面前贸然提议由自己伺候他就寝。

而贾母对于这种应当避嫌的行为却深觉妥当,其因由在于,贾母一素觉得秦可卿乃重孙媳妇中第一个得意安妥之人;且其又生得袅娜纤巧,行事也温柔平和。

因此深得贾母的喜爱。再则,秦可卿病重之际,尤氏也是对她大家赞扬说:这么个模样,这么个性格,打着灯笼也难找去。

且嫌疑人物贾珍也说了,远近亲友谁不知我这么个媳妇比儿子还强十倍。由此可见,荣宁二府对于秦可卿日常品性都是给予了高度的肯定。

其三,秦可卿命运关涉宝黛命运。

同样是写貌美,对于薛宝琴美貌的赞扬,作者只是通过别人的口舌泛泛地道出别人个都竟都比不上;而对于秦可卿美貌的赞美,则是他有意地把她与宝黛二人做比较。

个人觉得其中也似乎暗含玄机。

其理由体现在宝黛关系的变化之上。书中这二位重要角色,美貌各有千秋,性格也是迥有差别。

同样的,这二位重要的角色,在前几回也是因性格不合与有着共同的爱慕对象的关系而彼此勾心斗角互相讥讽:林黛玉认为薛宝钗内心藏奸,薛宝钗认为林黛玉好耍小性子,多疑难相处。

因此,个人认为,此时的宝黛完全是一人格分裂后,另一半各处游走着的秦可卿。

但是,大约在四十多回后,这被分割、分裂后的秦可卿竟然合二为一了。因此,个人觉得,《红楼梦》中秦可卿死后,作者又为我们塑造出了一位秦可卿,以弥补贾府美之空缺。

但毕竟秦可卿的命运是悲剧性的,所以,宝黛的结局却也会因其合二为一而走上悲剧化的道路。红颜祸水,或许是那个时代的男性容不下这份美丽吧。

其四,秦可卿的命运更是暗合贾府的命运。第五回中,曹雪芹写给秦可卿的判词就是对这一点最好的佐证。其判词曰:情天情海幻情身,情既相逢必主淫。漫言不肖皆荣出,造衅开端实在宁。

有人士解读,此判词的第一句是作者在讳言秦可卿引诱宝玉,第二句则是指贾府腐烂的根本在于宁国府,荣国府的纨绔子弟只是小打小闹而已。而这之中,秦可卿似乎就造成贾府衰亡的主要人物。

其五,秦可卿身世成谜。

作者只是明地里告诉我们说,秦可卿乃是秦邦业在育婴堂抱来的孤儿,并是由秦邦业一手拉扯大的。但作者对于秦可卿气质修养人情处事的描述,似乎与这一点有些格格不入。

首先古代婚姻讲究门当户对,贾府何等显赫,竟然娶一贫民家的女儿作媳妇,似乎有些不大可能。

再次,就算贾府能突破这一世俗,但是就秦邦业个人的能力及其家世,竟何也能培养出一具有贵族气质的女儿,况且秦可卿其卓越的见识还远超于一般贵族之上。

如果是秦邦业培养出来的,秦可卿再好也顶多只是小家碧玉而已,而秦可卿的言行举止分明说明她是一大家闺秀。因此个人也觉得秦可卿的出身只是作者设置的一个幌子。

对此,作家刘心武的解释是,秦可卿乃废太子之女,但个人认为虽有其合理性,但还是有许多需要斟酌的余地,毕竟贾府的祖上不是靠投机倒把发家的!当然了,诸多的猜测都难以形成定论,这个谜团有待各位红楼爱好者继续去探索!

再则,秦可卿具有神秘色彩也体现在其竟也在太虚幻境中位列仙班,并同时担当着在声色方面匡扶贾府接班人的重任(让宝玉以后万万解释于尘镜之声色,也就是所谓的在宝玉心里烙下“除却巫山不是云”的印记)。

综合此上五点,个人觉得,曹雪芹对于秦可卿这一角色的设置,意在于向我们暗示故事之中所蕴含的最高天机;即,封建大家族成败兴亡的因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