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哉,尤三姐!

尤三姐是《红楼梦》这部悲剧中最悲壮的女性。

她倒在对理想爱情追求成功的最后一步路上,她用定情信物——鸳鸯剑——结束了自己如花般的生命,留给情郎终生的内疚和遗憾。

她付出了生命,为了尊严,他抛弃了尘世,从此心冷。这是一场两败俱伤的爱情,是《红楼梦》中悲剧中的悲剧。
父死母嫁,天生丽质的她在这个世上早已如浮萍,随波逐流,但尤三姐偏偏要自主命运,心有所属。

来贾府之前五年就芳心暗许柳湘莲,但到了宁国府这个除了那两个石头狮子干净,只怕连猫儿狗儿都不干净的污秽之地后,贾珍如疯狗般凑上身来。

又加上贾琏偷娶了尤二姐。尤三姐知这样偷偷摸摸也不常法,故意改变常态,大开大合,汪洋恣肆:放出手眼略试了一试。

他兄弟两个竟全然无一点别识别见,连口中一句响亮的话都没有了,不过是酒色二字而已。

在尤三姐眼里贾珍贾琏是现世宝两个,怎配和自己金玉一般的人一起玩耍。

仅酒色二字有何意义,在这一点上使贾珍等自惭形秽,那里还敢轻薄起来。从而使贾珍知难而退,也保住了自己的清白之身。

这种作法,也是一个弱者的自我保护的方法,但也埋下了祸根。
贾琏向柳湘莲提亲时,因未提尤三姐五年前已看中他这个重要信息,柳湘莲把尤三姐当作一般的女子看待,没料到她是一个有主见,有见识的女子。

又加上没有深入接触,没有了解尤三姐现在究竟是何种人物,相信了宝玉的一面之辞,了解了过去的表面化的不得不那样做的尤三姐形象,害怕自己作了忘八,轻率地毁掉了婚约,害了尤三姐,也失去了一位知音知心的爱人。

尤三姐自杀后,柳湘莲因此而出家作了道士。

柳湘莲是一个具有侠义思想的人,重义轻死,这从尤三姐自杀后,柳湘莲大哭贤妻,就可推断得知。

如果知道尤三姐的这种敢做敢为,有主见有见识性格,多么象他柳湘莲,喜欢还来不及,又怎会悔婚呢?

但尤三姐的死已成为实事,无可更改,柳湘莲只能在内疚中看破红尘,真所谓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
这个悲剧,根源在尤三姐改过自新后自以为人们可以忘掉她的过去,但宝玉的传言没有停止,湘莲的眼光既未了解产生过错的原因又未了解自新后的新人。
悲哉!尤三姐,你要自主自己的爱情,你没做到,但你却做到了自主自己的身体!你用爱情之剑杀死了自己。这实在是令人哀伤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