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钗如同寡居,令贾母很扫兴

薛宝钗对贾宝玉的追求止于书中的第三十六回,这第三十六回回目是:绣鸳鸯梦兆绛云轩,识分定情悟梨香院。
在这一回里,袭人见宝钗来了,故意离开,让宝钗一个人留在这绛云轩里。

袭人是支持宝钗对宝玉的追求的,这样做就是为宝钗提供方便的。但不料在宝钗接着袭人绣鸳鸯戏莲的花样,这个花样的寓意是男女间的爱情。

注意,宝钗只绣了两三个花瓣,寓意是爱情没有成功。

这时的宝玉在梦中喊骂道:“和尚道士的话如何信得?什么是金玉姻缘,我偏说是木石姻缘!”

薛宝钗听了这话,不觉怔了。宝玉梦中喊骂,说明宝玉说的是自己内心的真实想法,不修饰的话,直来直去,明白无误。

又是喊骂出来,声音清晰。这话的内容拆穿了金玉姻缘的谎话,抛开神话色彩不说,宝黛长期厮守,人生理念相同,感情深厚,宝玉怎能接受一个一心要他走仕途经济这条路的女孩呢?

即使是有母亲的赞同,这样的安排宝玉也不会从心底里接受的。

宝钗听了宝玉梦中的话,不觉一怔,没想到宝玉的话这么直白,毫无回旋余地。

这一回目是识分定情悟梨香院,这梨香院即代宝钗,宝钗在这一回里识了分定,自己不是宝玉心中的爱情目标,宝玉只爱林妹妹。

悟出了近己该及时退出竞争,宝钗的性格中有一条叫安分随时,随遇而安,不在一个树上吊死,宝钗开始时要“待选”,“待选”不上才追宝玉,追不上就不追。有

人根据贾雨村有联:玉在匮中求善价,钗于奁内待时飞,断言宝钗后来嫁给了贾雨村,看似也有一些道理。

这是三十六回宝钗“识分定”了。

在第三十五回里宝钗的丫环莺儿还用“我们姑娘有儿样世人都没有的好处呢,模样儿还在次”这样的话为宝钗打征婚广告呢!

第四十回贾母到黛玉屋里突然间问:“宝玉怎么不见?”又笑道:只有两个玉儿可恶。回来吃醉了,咱们偏往他们屋里闹去。”

可见在老太太眼里两个玉儿就是同别人不一样的关系,是老太太用心培养的一对情侣。

但到了宝钗屋里老太太说:“使不得。虽然他省事,倘或来一个亲戚看着不像;二则年轻的姑娘们,房里这样素净,也忌讳。……他们姊妹们虽不敢比那些小姐们,也不要狠离格儿。……”

这些话有三层意思:

一是这样的屋内摆设不符合贾府的大环境,来了客人会感到不协调。

二是素净不吉祥。这满屋一看如雪洞一般,“一穷二白”。说句不好听的话是守寡呢,还是穷光了。

三是狠离了格儿。

薛宝钗一贯安分随时,但在室内摆设上却没有随时,离了格儿,所作所为超越了一个度,为贾母所不喜。

贾母的话是公开说的,王夫人,凤姐儿,薛姨妈解释也没用,她们还以为宝钗这样做是优点呢!

贾母公开表明了自己的态度,宝钗不是一个合格的贾府主妇。

在第四十二回,蘅芜君兰言解疑癖一节里,宝钗明确说明,自己的理想:“男人们读书不明理,尚且不如不读书的好,……男人们读书明理,辅国治民,这便好了。……”

这些话明白地表明宝玉不是她宝钗心目中的好男人,黛玉听后已经知道宝钗已退出这场的竞争了。从这以后,钗黛再无芥蒂,关系和睦,姐妹相称。

所以说,薛宝钗对贾宝玉的追求止于《红楼梦》第三十六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