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春,她偷偷地爱着赵姨娘

第二十七回探春对宝玉说赵姨娘:“他只管这么想,我只管认得老爷、太太两个人,别人我一概不管。就是姊妹弟兄跟前,谁和我好,我就和谁好,什么偏的庶的,我也不知到。”

第四十六回当贾母批评王夫人时,便走进来陪笑向贾母道:“这事与太太什么相干?老太太想一想,也有大伯子要收屋里的人,小婶子如何知道?便知道,也推不知道。”

探春作为庶出,一直很注意向王夫人甚至宝王讨好。她与宝玉交往很多,托宝玉买东西,给宝玉做鞋,与宝玉一同写诗作词,有一些共同的爱好,存在一些共同语言。宝玉也确实对这个三妹妹不错,关系比较融洽。

王夫人在王熙凤这个贾府的大管家生病期间,让探春参与了代管贾府的工作,这也是对探春的信任,更是探春讨好王夫人的回报。

但这不是说探春真的不照顾赵姨娘了。

第五十二回里写到,一语未了,只见赵姨娘走了进来瞧黛玉,问:“姑娘这两天好?”

黛玉便知他是从探春处来,从门前过,顺路的人情。从这件事我们可以看出,赵姨娘这时心情很好,正因为心情好才能做到到黛玉屋里瞧了瞧黛玉。

这说明赵姨娘也经常会到探春屋里,探春也会善待赵姨娘的。妙就妙在赵姨娘在探春屋里具体怎样被探春接待,作者并未写出。

为什么不写?

就是为了表现探春对赵姨娘的爱是隐藏的,更让读者自己去想像,这种爱是怎么表现的。这正是作者的高明所在,虚虚实实,奥妙全出。

在第五十五回,辱亲女愚妾争闲气一节里,赵姨娘开口便说道:“这屋里的人都踩下我的头去还罢了。姑娘你也想一想,该替我出气才是。”

探春忙道:“姨娘这话说谁?我竟不解。谁踩姨娘的头?说出来我替姨娘出气。”

假如赵姨娘这时不是说探春踩她,而是另外一人,探春可能真的就替她出气了。再退一步讲,如果探春真的对赵姨娘不好,像王熙凤对待赵姨娘的态度那样,赵姨娘可能连问一问的胆量也没有了。

正如第六十回里,赵姨娘对贾环说探春:“我肠子爬出来的,我再怕不成!……”

同样在六十回里,赵姨娘与芳官骂架,探春知道后说:“……这又是那起没脸面的奴才们调停,作弄出个呆人替他们出气。”

越想越气,因命人查是谁调唆的。

这一反应即是探春为赵姨娘出气,维护赵姨娘的例证。即使是做做样子也是一种对别人的威吓。

我们再想想,以王夫人的阴险,探春全力逢迎,小心谨慎,方能取得王夫人的一些信任,如何敢过多地表现出对赵姨娘的关心和爱护呢?因此,探春只能是偶尔的,暗暗地对赵姨娘表达一些自己的心意,这在红楼梦中是有迹可循的。

所以说探春对王夫人的爱是表面的爱,是假爱;对赵姨娘的爱是深层次的爱,是真爱,这种隐藏着的真爱有几人能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