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夫人的密探,除了袭人,还有谁?

请看第七十二回里,赵姨娘对贾环的情人彩霞不舍,是晚得空,便先求了贾政。

贾政因说道:“且忙什么,等他们再念一二年书再放人不迟。我已经看中了两个丫头,一个与宝玉,一个给环儿。只是年纪还小,又怕他们误了读书,所以再等一二年。”

赵姨娘道:“宝玉已有了二年了,老爷还不知道?”

贾政听了,忙问道:“谁给的?”

赵姨娘方欲说话,只听外面一声响,不知何物。接第七十三回,忙问时,原来是外间窗屉不曾扣好,塌了屈戍了,掉了下来。赵姨娘骂了丫头几句,自已带领丫嬛上好,方进来打发贾政安歇。

这一声响,很意外,赵姨娘正要把王夫人背着老太太和贾政把袭人暗中升格为姨娘的事说出来时,这一声响打断了谈话,后面赵姨娘也没有再提。这一结果这对谁最有利,对王夫人最有利。

赵姨娘在这响声发出后,到外间里骂了丫头几句,骂了谁也没说,但这个丫头肯定是在外间里,很有可能是这个丫头正在偷听赵姨娘的谈话,不小心碰住了窗屉才发出了这声响,也有可能是这丫头自己故意发出声响打断赵姨娘的话,总之,这声响恰到好处地帮助了王夫人。但就此认为这丫头是王夫人派到赵姨娘身边的暗探,未免有点草率。
但接着这声响发出后当晚,赵姨娘房内的丫嬛名唤小鹊的直往房内来找宝玉。晴雯等人都问:“什么事,这时候又跑来作什么?”小鹊笑向宝玉道:“我来告诉你一个信。方才我们奶奶这般如此在老爷前说了。你仔细明儿老爷问你话。”
这段描写有两个信息点,一是这事对宝玉很重要,需连夜把消息传到。二是小鹊是“又跑来”的,可见宝玉身边的人都知道小鹊来过多次,经常来传信。

一个赵姨娘房内的人来传赵姨娘对贾政的私密话,且这话对王夫人和宝玉又有很大的利用价值。宝玉听了,便如孙大圣听见了紧箍咒一般,登时四肢五内一齐皆不自在起来。可见赵姨娘这话对宝玉是不利的。事先知道,有所准备,这小鹊来得真及时啊!但就此认为小鹊是王夫人的暗探,理由还不大充分。
在第七十七回里,王夫人冷笑道:“这也是个不怕臊的。他背地里说的,同日生日就是夫妻。这可是你说的?打谅我隔的远,都不知道呢。可知道我身子虽不大来,我的心耳神意时时都在这里。”
王夫人不是神,她的心耳神意也不会离开她的身子。之所以这样能知道怡红院里的私密话,无非是有人告密,贾宝玉后来就怀疑袭人麝月秋纹三个人,袭人就是凭告密上位的,王夫人很爱告密这一方式,屡试不爽。王夫人表面上不爱说话,木讷,但在贾府广植暗探,用一双无形的手控制贾府。
因此,赵姨娘房里的小鹊就是王夫人收买或安插的暗探,小鹊就是赵姨娘屋里的“鬼”,一个合格的内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