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母是如何抵制金玉良缘的?

作者:东篱之菊

贾宝玉去梨香院中看望薛家母女,刚一坐下,宝钗一边说“成日家说你的这玉”,一边要看他的通灵宝玉。反反复复地看着,嘴里重复地念叨着“莫失莫忘,仙寿恒昌”,引出莺儿说这八个字和宝钗金项圈上的八个字是一对儿。至此,金玉良缘正式浮出水面,薛家正面通知给了贾宝玉。

这事贾母并没放在心上。一个不识好歹,赖住在亲戚家不走的人,散布的消息并没多少分量。可黛玉放在了心上,时不时地和宝玉闹点儿小矛盾,吃点儿小醋,贾母就心疼了这个宝贝外孙女儿,决定采取行动。

宝钗十五岁生日要到了,贾母扬言拿出二十两银子,大张旗鼓地为她过将笄之年的生日,向外宣布,薛家有女已经长大成人,你们可以来求聘了。也等于是警告薛家——你们薛家也要向其他官宦人家抛抛橄榄枝,不要老盯着我们家宝玉。

金玉良缘的最大支持者王夫人也不是吃素的。目前王熙凤管家理财,不过是暂时的,荣府的内政掌权者最终是贾宝玉的媳妇,所以王夫人一定会选和自己一伙儿的。薛宝钗,王夫人亲妹妹的女儿,稳重成熟、城府颇深,为了薛家的兴起,为了能坐上宝二奶奶的宝座,极尽讨好王夫人之能事。金钏儿一死,她又是劝慰又是拿衣服,把王夫人立马说的心安理得,金玉良缘在王夫人心里也落地生根。

王夫人最好的筹码是皇妃女儿元春,她进宫探视的空儿,就把自己的想法儿告诉元春,让女儿支持。元春便在端午节的时候,把赏赐宝钗的东西和宝玉一样,做出暗示,他俩是一对儿。金玉良缘至此有了王夫人和皇妃元春的鼎力支持。

贾母早已把宝黛二人的情意看在心里,她在贾家五十多年,何等风浪没见过,岂能由王夫人和薛姨妈操纵,毁了孙子外孙女儿两个宝贝的终身大事。赏赐刚下来,贾母便采取行动,去清虚观打醮,和张道士演了一出双簧戏,说出宝玉命里不该早取,并且招亲也不找有钱人家的女儿。并且特邀薛家母女在场听着,意思是你们年龄已大,快点儿向外张罗找婆婆家吧,你们自诩家里有钱,我们也没看在眼里。给了薛家散布的金玉良缘强有力的回击,也让元春不敢再造次。

张道士送给宝玉的贺物中,有一个金麒麟,贾母也借机大做文章。史湘云从小儿住在贾母的碧纱橱里,在贾母身边长大,她身上天天佩戴着一个金麒麟,贾母肯定清楚得很。可对着张道士送来的金麒麟,故意问好像见过谁家的孩子也带着这么一个的。姜是老的辣,宝钗马上中枪,回答了贾母的问题,贾母也做出肯定,是云儿有这个。

贾母正面告诉宝钗,要说金玉良缘,我们家早就有金了,可我不信这一套。贾母的套路,天真无邪的宝黛哪能理解,二人还为此吵得不可开交,只等贾母说出“不是冤家不聚头”这句俗语才了悟,二人前世的情缘早已注定。贾宝玉恰好又看到龄官对贾蔷的深情,也明白了黛玉是他的唯一,才有了二人情定旧锦帕。自此宝黛二人情投意合,融融洽洽,贾母也放了心。

自古以来,“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贾宝玉的婚姻还得贾政和王夫人来定,贾母即便是有着不可逾越的权威,也不好直接把木石姻缘作定,只能通过间接的形式来暗示她不喜欢宝钗,你们还是另攀别枝。

贾母领着刘姥姥一行人逛大观园,先是去了潇湘馆,以黛玉把屋子收拾成上等书房为荣,又亲自安排王熙凤换窗纱,对外孙女儿极尽慈母温柔疼爱之心。最后才去蘅芜苑,先问这是你薛姑娘的屋子不是,一句话道出对薛宝钗的疏远,宝钗来了好几年了,她竟不清楚她住在哪里,更不曾来一次。进屋之后,立马表现出憎恶之情,直接说年轻的姑娘,房里这样素净,忌讳。暗示我们宝玉要娶了宝钗,一是不吉利,二是还不把我这样的老人撵到马棚去了。

薛宝琴一来,贾母便十二分夸张地表示出喜欢。一是逼王夫人认作干女儿,亲自留她在身边住,而对宝钗冷冷淡淡的,连她住的屋子都不曾去过一次。二是公然命令宝钗不要管紧了宝琴,也是暗示宝钗,平时动不动就劝我们宝玉这么样那么样,太爱管别人了,我们宝玉要是娶了你,岂不是被你管得没了自己。三是故意含沙射影地想把宝琴说给宝玉。贾母明知薛宝琴已经许给梅翰林家,还要给她提亲,而她明知金玉良缘已久,却不曾吐一个字,意思是你薛宝钗赖在我们家年岁再多也没用,我就是没看上你,你妹妹初来乍到,我喜欢也一样定亲。

贾母对着众人公然表示不喜欢薛宝钗,极力反对金玉良缘,王夫人看在眼里,暗中不动声色,关键时刻进行了有力的回击。王熙凤生病之际,王夫人派探春李纨管家的时候,还特请了宝钗来,托她管理老婆子等下人,说她是个妥当人。宝钗嘴上说着亲姨妈托付,不得不管,实际上积极参与,小惠全大体,极尽笼络下人之心,抢占了探春兴利除弊的成果。王夫人把宝钗当作宝二奶奶来培养,宝钗理所当然地做着宝二奶奶的工作。

宝钗的所作所为,众人看在眼里,紫鹃急在心里。“慧紫鹃情辞试忙玉”紫鹃一句黛玉远着你还恐远不及呢,宝玉便魂魄失守,心无所知,又听紫鹃说要回苏州家去,便眼也直了手脚也冷了,掐着也不疼了,已死了大半个。王太医若治不好,贾母急地要拆太医院。贾母见了紫鹃,本来气地眼内出火,可听紫鹃说“要回苏州”一句玩话引出来的,便说紫鹃“你这孩子,平白哄他作什么?”

紫鹃本是贾母的一个二等丫头,贾母让她照顾林黛玉,紫鹃不但饮食起居把黛玉照顾地细心之至,而且不断地安慰劝解黛玉,成为黛玉的知心姐妹,是除了贾母之外,对黛玉最为关心的人。贾母之所以选择紫鹃给黛玉,是精心筛选考虑过的。紫鹃没有晴雯的貌美如花巧手女红,没有袭人的深厚城府诲人不倦,也没有翠缕的憨厚可爱,但紫鹃是个照顾人细心周到且善解人意的女孩子,她的家人又都在贾家当奴仆,知根知底心无二意,正是黛玉所需。

紫鹃一句话差点儿要了宝玉的命,可当贾母知道原委后,不但没撵紫鹃出贾府,还称呼她你这孩子,贾母把疼爱黛玉的心爱屋及乌地体现在了紫鹃身上。一句平白哄他作什么,贾母给了紫鹃、宝玉、黛玉都吃了定心丸,言外之意,黛玉一生都住在我们家,永远不会走了,而能理所当然地住在我们家的理由就是给宝玉当媳妇。

随后“慈姨妈爱语慰痴颦”老谋深算的薛姨妈故意要给宝黛做媒,引来了心急则乱的紫鹃的迎合,让她和太太王夫人说,家下老婆子们也齐声赞同,薛姨妈也不禁叹道这主意一出,老太太必定喜欢,就连贾琏的小厮兴儿也知贾宝玉的妻子将来准是定了林姑娘的,只等老太太一开言,再无不准的。可薛姨妈王夫人一手策划的金玉良缘如何能轻易放弃,她是绝不肯去给宝黛做媒的,而是暗中继续谋划。

“惑奸谗抄检大观园”王熙凤故意不去蘅芜苑抄检,而他处并无查抄到有关绣春囊的线索,给宝钗带来了最大的嫌疑,宝钗迫不得已搬出了居住好年的大观园。金玉良缘至此告一段落。可以说,这也是贾母多年的坚持,直接逼退了金玉良缘。薛宝钗落荒而逃,当是再无颜面见贾府众人了。

后四十回高额让王熙凤使掉包计,在贾母王夫人的操纵下,让贾宝玉娶了薛宝钗,纯属无稽之谈,胡编乱造,毫不符合曹雪芹之意。木石姻缘破灭,贾宝玉娶了薛宝钗,必定是应了紫鹃那句话,“老健春寒秋后热,老太太一时有个好歹,耽误了时光,不得称心如意。”在贾母突然撒手而去之后,王夫人一手掌控贾府,如同撵晴雯一样,毫不客气地把黛玉从宝玉的身边弄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