惜春:可怜绣户侯门女,独卧青灯古佛旁

作者:雨打梨花深闭门

最近每到黄昏时,我都会手持一册古诗词细细地品味着其中的意境,忽然看到赵登山的两句:“莲花座前香火幽,铁马轻声唤明月。”

顿时,不禁感受到佛声袅袅,香火弥漫,清静空灵飘渺的那份场景。随着那佛音,我浮想联翩,想到了《红楼梦》中最终与佛结缘的一位女子:贾惜春。

在南京大行宫地铁站内的墙壁上,就有着金陵十二钗的画像。我站立于惜春的画像的前面,感觉她体形甚为娇小,回忆起她的身世,依稀记得她是贾府的四小姐中年纪最小的一位,是贾珍的同胞妹妹,其父亲贾敬醉心于炼制丹药,后因中了深毒而离世,而母亲在文本中并没有记载,贾母心疼她,遂将她接至贾府抚养长大。

然而在这样姹紫嫣红的大观园,她却不开心的在这里,而且内心一天比一天“冷”,是什么原因导致如此呢?

首先,薛姨妈请周瑞家的去送宫花,送至惜春房中,见惜春在另一个房间中与水月庵的小尼姑智能玩耍,惜春见到宫花,顺手拿起,随口说,等到剃了头与智能一同当尼姑,就不知这些花戴到哪里去,这一说仿佛就为她后面的结局暗暗埋下伏笔。

其次晚间大家组织猜灯谜活动,惜春制的灯谜:“前身色相总无成,不听菱歌听佛经;莫道此身沉黑海,性中自有大光明。”

中的“色”“相”“性”这几个字都为佛教专用语,“黑海”意味着让人摸不透猜不着,归宿的好坏尚不清晰,“沉”就形同岁月相依,希望超脱一心向佛,欲望于“大光明”,那么谜底为“佛前海灯”,表面了她对此物的赞颂,小小年纪作此物,贾政看时深觉不祥!

抄检大观园,王善保王熙凤等除了宝钗居住的蘅芜苑没有查,走到惜春处,从她的丫鬟入画的箱子里抄到了一大包银裸子,还有一付玉带板子与男人的靴袜等脏物,入画被查后立刻跪下眼泪汪汪的道明了缘由,惜春在一旁只冷冷的说道:“我竟不知道,这还了得!二嫂子要打她,好歹带她出去打罢,我听不惯的。”之后又对尤氏说:“善恶生死,父子不能有所助”“不做狠心人,难得自了汉。”尤氏称她为“心冷意冷口冷”之人,这话语一出,不禁让人心寒,不近人情的表现在这件事情上显示的淋漓尽致,自身而孤傲高洁,仿若周敦颐《爱莲说》的一句:“出淤泥而不染。”也对尘世的污浊不堪产生厌恶反感,我信因,信果,信轮回,也足矣表示了惜春的懦弱胆小,然而懦弱也与她从小没有父母亲的陪伴与疼爱息息相关吧!心里也是孤寂的!

在大观园中除了智能与她玩,还有一位极为通透的女子妙玉愿意与她作伴,同样都喜欢佛学,但妙玉悟的却比惜春要深厚一些,告知惜春如果她有一颗慈悲的心就要学会包容,尤其是自己最为亲近之人,要学会站出来,不是选择躲避,善于体会,有深厚的悟性最为重要!

大观园中有不少的奇女子,都拥有自己的一技之长,黛玉善于抚琴,妙玉善于下棋,那么惜春就善于绘画,刘姥姥游园时,贾母曾命令惜春画一幅《大观园行乐图》精通画器的宝姐姐帮助她列了一个清单,还有其他人也都在为她精心的筹划一番,但她却不能够画工细楼台人物而深深为难呢,因此一直未能画好,如同不脱墨的画纸,岁月中隐隐褪去。

海棠诗社途中,大家每一个人都拟了自己的雅号,惜春的雅号因为居住在藕香榭,就名“藕榭”,藕是荷花的根部,也与佛性相通,惜春就如同一朵含苞待放的荷花,没有来得及漂漂亮亮的绽放,留下那卷未画完的画卷,就这样弃尘而去,永伴青灯古刹。

现贾府沉浮,韶华早已打破,她想亲自将这一切销毁,看到大姐元春入宫葬送了生命与芳华,二姐迎春误嫁中山狼,不到一年就被活活的糟蹋了,导致死去,三姐探春志向远大,只又不可做主,远嫁他乡,“将那三春看破,桃红柳绿待如何?”于是彻彻底底的看透了一切,去了尘间的一座寺庙中削发为尼,清贫淡然如水的生活就开始了,素颜修心不再施粉,如此之人,真令人忍不住默默的惋惜与怜惜!

她的判词还在我耳边浮响:“勘破三春景不长,緇衣顿改昔年妆。可怜绣户侯门女,独卧青灯古佛旁。”希望她可以在那里得到一世的安宁,“曲径通幽处,禅房花木深”。便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