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只是把贾宝玉当女孩子

多少男人喜欢红色,贾宝玉喜欢。

多少男人喜欢在床边设一大镜子,坚持照一照臭美,贾宝玉卧榻之侧,明镜赫然。

多少男人的卧室像闺房,贾宝玉的有何止是像,只是比秦可卿的稍微逊色一点而已。还是刘姥姥的感觉好。那回,大家一进入潇湘馆,她的第一感觉就是这个哪个公子哥的书房。进入怡红院后,刘姥姥干了一番蠢事之后,慌乱之中,后悔得很,认为是糟蹋了哪个小姐的闺房。

茗烟也十分了解贾宝玉。他认为贾宝玉做男人,何如去做个女人。贾宝玉祭奠金钏儿时,茗烟的那一番肺腑之言——祝福贾宝玉来生投胎做个女子,更是点明贾宝玉作为男子的不寻常。贾宝玉自己听了,也不好意思地笑了。这真是《红楼梦》的幽默。

男儿身,女儿心,细腻的心思,阴柔的个性,贾宝玉又何曾没把女儿美发挥到极致。 

或许那个时代,女孩也就敢认贾宝玉这个男闺蜜。男人也都对贾宝玉这个公子放心。因为他真的像个女人。太娘了。

平儿遭到欺负,怡红院多少丫鬟都可以为平儿理妆,又怎轮得到贾宝玉费心。最终却又是贾宝玉来尽了他一番心思,为平儿梳妆打扮,调胭脂。当是,平儿嘴巴里虽没说,心里却暗自感叹贾宝玉这性子柔,怜香惜玉,犹如女人一般。

按说,平儿等于是贾琏的妾了,贾宝玉如此不避嫌疑,也特不正常了。但是,大家对这件事都看得淡,平儿自己也看得淡。贾琏更不会说什么。大家真是把贾宝玉既当孩子看,又当女子看了。

还是说林黛玉吧。那次,林黛玉跟薛宝钗打闹,头发都给弄凌乱了。别人倒没注意,贾宝玉第一个就发现了,并用眼色暗示林黛玉。林黛玉就赶紧去弄好头发。贾宝玉是如此细心。

如果说这还只能说明贾宝玉格外注意林黛玉,那么林黛玉把头发弄好后,贾宝玉的那一番后悔之心,似乎就更可见其女儿心了。他后悔自己不曾去为林黛玉拢好头发。

那么多女孩子在场, 宝玉如果真去为林黛玉拢头发,大家也一定觉得没什么不正常吧。他在女子堆里混,结果把自己也活成了女子。大家都多见不怪,早就把宝玉当成了女孩。那一次,她想摸薛宝钗雪白的胳膊,就算他当时摸了,大家也觉得没什么大不了吧。

随着年龄的增长,林黛玉也曾恨极了宝玉那些男女授受不清的举措。例如,他跟紫鹃聊天,关心紫鹃身子冷不冷时,竟然直接动手去摸。紫鹃当时就不乐意,说黛玉每每恨他在这方面没有长进,也不怕人家说闲话。

但是,林黛玉却又依然地接纳贾宝玉的殷勤。除了内心那份懵懂的爱情,林黛玉终究还是对贾宝玉放心。贾宝玉的举动不正常,内心却没有多少邪念。

也可以说,他和黛玉之间还没有突破那层界线,在黛玉心目中,宝玉和她依然只是两小无猜的表兄妹。进一步讲,宝玉也就是黛玉最知心的男闺蜜。

还有,贾母看贾宝玉非同寻常,一开始认为贾宝玉人大心大,对异性好奇,想占便宜。可是仔细看来,贾宝玉的心思又单纯得很。贾母也只好认为贾宝玉那个哪个女孩子投错了胎。

最后,宝玉出家也是走上了女人们那一条道路。红楼梦,男人的出家,都是跟着跛足道人走了,成为了道家人物。女人们,癞头和尚则归赖头和尚度脱红尘,成为佛家人物。宝玉最终出家不是跟道士去了,而是做和尚,归了佛家,这可是红楼梦中专为女人指出的归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