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少不懂薛宝钗,读懂已是狠心人?

​薛宝钗:我的个性你不懂

作者:黄鹂

薛宝钗是与林黛玉比肩的《红楼梦》女主角。她是薛姨妈的女儿,贾宝玉的姨表姐,王夫人的外甥女。作品说她“肌骨丰润,举止娴雅”,有停机之德。“她钗一进贾府,就深得众人喜欢,连小丫头都喜欢同她玩。

贾母为宝钗庆生。她按贾母喜好,点热闹戏文,选甜烂吃食,讨得贾母欢心。宝玉挨打,宝钗第一时间送来丸药,关怀之情,溢于行动。湘云还席,宝钗主动出谋划策,出钱出力,既解了湘云无钱办酒席的窘迫,又顺利促成了众人同乐的螃蟹宴。

黛玉行酒令,不留神用了《牡丹亭》《西厢记》中的词句,宝钗兰言解疑癖,令黛玉心服口服,敬佩不已。金钏殉情,王夫人自责伤心,宝钗不只耐心劝导,还不顾忌讳,献上两套自己的新衣服给金钏妆裹……

她这样处处力求圆融,仿佛要讨好全世界,做一个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大家闺秀。众人心中,林黛玉那样的“个性”,当就似乎与她毫不相干了。

但是,薛宝钗真的毫无个性吗?

​1

黛玉当众用《牡丹亭》《西厢记》中的词句行酒令。宝钗劝导黛玉,提及自己的少年时代。宝钗说,我小时候也是个淘气的,七八岁上也够个人缠的,经常和姊妹们一起背着大人看《西厢》《琵琶》以及《元人百种》等杂书。后来大人知道了,打的打,骂的骂,烧的烧,才丢开了。

原来,宝钗在七八岁之前,是位到处惹祸的小丫头。她偷看闲书,被大人发现,挨打,挨骂,烧书,才不看了。换句话说,宝钗本性率真烂漫,在大人的教导下,渐渐改变,成长为了贞静娴雅,顺从贤德的淑女。

宝黛二人在沁芳闸桃树下共读西厢的美好画面早已定格在了万千红迷的脑中。但是,如果宝玉可以在交错的时光中遇到七八岁时的宝钗,想必宝钗也会成为共读西厢中那位风华绝代的女主角吧。

​2

在大人的教导下,宝钗逐渐改变了行为举止,但率真烂漫的本性却很难改变。

芒种节,宝钗去潇湘馆找黛玉。路上看见一双玉色蝴蝶,大如团扇,一上一下,迎风翩跹,十分有趣,便从袖中取出团扇,向草地下扑起来,直至香汗淋漓,娇喘细细。一副少女扑蝶的美丽画面跃然眼前。宝钗的可爱率真,灵动烂漫,尽在其中。

薛姨妈高兴时,宝钗会伏在母亲怀里撒娇,尽显小女儿娇态。薛姨妈曾说,宝钗之于她,如同凤姐之于贾母。可见宝钗经常在母亲面前撒娇逗趣,斑衣戏彩,是个爱笑爱闹,会逗母亲开心的小女儿。

所以,宝钗在稳重敦厚,装愚守拙的同时,也有着可爱率真,灵动烂漫,撒娇逗趣的个性特质。只不过这些个性偏向于隐性,在特定的时机,面对特定的人才会显现。

​3

除此之外,宝钗的装饰打扮也与众不同。

作品从宝玉的视角,重复两次,用相同的词汇提及宝钗的外貌(第八回、第二十八回)。说她“唇不点而红,眉不画而翠,脸若银盆,眼如水杏”。说白了,就是不用口红,不画眉毛,照样光彩照人,美貌无双。

要形容美人天生丽质,词汇多的是,什么艳若桃李,雪肤花貌,秀色可餐……应有尽有,我们都能想出来,又何况博学多才的曹公呢。用完全一致的词句重复描写宝钗外貌,其中一个原因,就是为了要强调薛宝钗确实是没点唇,也没画眉,却还是那样美丽动人。

薛姨妈曾在王夫人面前评价宝钗:“宝丫头古怪的很呢,他从不爱这些花儿粉儿的。” (第七回)

薛宝钗有一次碰上准弟妹邢岫烟,看到她裙子上挂着碧玉佩。趁机推心置腹地劝告邢岫烟,说以后你嫁过来,还是要从实守分,能省则省的好阿。你看我从头到脚,从没有这些富丽闲妆。(第五十七回)

以上多处证据表明:薛宝钗不爱妆扮。

​那么,大观园里的女性对于化妆又是怎样的态度呢?

姑且不论黛玉,三春,史湘云这些头层主子,也不看晴雯,袭人,紫鹃这些二层主子。单看粗使丫头就可窥一斑。

第二十五回,宝玉隔着纱屉子向外看,“只见好几个丫头在那里扫地,都擦脂抹粉,簪花戴柳的”。

连扫地打水的丫头都浓妆艳抹,头层主子化妆更是理所当然。作品不止一次地描写过王熙凤,林黛玉,三春,史湘云,晴雯,袭人……卸妆或者上妆。

在这样的大环境下,薛宝钗唇不点,眉不画,不爱闲妆,完全可以称之为个性。因此,她自己的一句“淡极始知花更艳”,也当就是她这种个性的最佳写照了。

​4

薛宝钗的另一种个性,体现在生活习惯方面。

贾母带刘姥姥逛大观园,来到薛宝钗的蘅芜苑。屋子如雪洞一般,一色玩器全无。案上只有数枝菊花,两部书,茶奁茶杯。床上只着青纱帐幔,衾褥朴素。贾母提出非议,旁边的王夫人和凤姐特地解释说,给她送过各种摆设,都退回去了。薛姨妈说,她在家里也不大弄这些东西的。

这段描述有两个信息。第一,宝钗房间只保留了基本的生活所需。第二,这不是环境所迫,而是她多年的习惯使然。第三,宝钗非常执着地固守着自己的生活方式,为此不惜公然拒绝王夫人凤姐的好意。

宝钗博学多才,懂得活用,她认为小事“不拿学问提着,都流入市俗去了。”(见第五十六回) 想必宝钗对于房间摆设也一定是拿学问提着才决定的吧。旅日设计师小野曾在他的《极简力》中写道:内心越丰盈,生活越素简。拿这句话来形容宝钗,再合适不过。

概括来说,宝钗生活朴素,她是个坚定的极简主义者。

宝钗少年时率真烂漫,淘气顽劣,因偷看杂书被打被骂。年岁见长,她可爱率真,灵动烂漫,撒娇逗趣的个性趋于隐性,特定条件下才会显现。在周围人都涂脂抹粉,花枝招展的大环境下,宝钗不爱闲妆,天然雕饰,生活简朴。

​年少不懂薛宝钗,读懂已是狠心人。薛宝钗既是这么样一个懂得烂漫的人,却又是一个十分坚定的极简主义者。为了梦想,为了成熟,她宁愿抛弃生活里的那些烂漫,那些缤纷,做一个朴素得不能再朴素的女子,真是对自己狠得不能再狠了。因此,薛宝钗也是一位在大观园里修行的女子。而我们每个人的人生有何尝不是一场修行,为了自己梦想,我们又何尝没有像薛宝钗这样甘愿抛弃世间繁华,对自己下最狠的心。正所谓,谁见幽人独往来,缥缈孤鸿影。

当然,薛宝钗也有遭人厌恶的时候。那就是修行与修为的问题了。薛宝钗虽然懂得修行,却难以提升自己的修为。心与行的不一致,使得她又落入到了一种虚伪与世故之中。这样她再怎么努力,在明眼人看来,都只是百搭。一个人可以对自己狠,却不能丧失自我,更不能丧失心灵的纯真。

作者:黄鹂。85后在职日语教师,爱读书爱写字,身在乡野,心中有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