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丫头个性十足,红楼梦唯有她瞧不上贾宝玉

王熙凤生日,只有三个人敢放肆,贾琏在自己房间里偷腥,自是不消说;贾宝玉,一大清早就跑出去了,王熙凤的生日,他丝毫没什么凑热闹的心,也够让人生气的;第三位就是玉釧儿。

玉釧儿?何方神圣,她竟敢在王熙凤生日喜宴之际撒野?她不是神圣,她也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丫头,她只是王夫人的一个小丫头,金钏儿的妹妹。金钏儿死后,她多得了金钏儿的那一份银子而已。

玉釧儿当然不是因为相比于其他的丫头财大势粗,而胆子更大。她只是玉釧儿,她想如何就如何。

在王熙凤热闹非凡的生日宴会上,她想哭就哭了。丝毫没有因为不该在王熙凤的生日喜宴上哭哭啼啼,而有所顾忌。王熙凤生日没过完就遇见糟心的事,或许真的是宝玉跟玉釧儿都给她带来了晦气。

至少,在这一天,其二人均因金钏儿的离世,内心沉痛。贾宝玉更是在这一天遥祭芳魂。所以,玉釧儿首先应当是为金钏儿的薄命而哭泣。眼泪里饱含的是对姐姐的思念,是对身处贾府,无法摆脱为奴命运的悲戚。姐姐都那样不得好死,她还要在王夫人手下做事,她的内心又怎会不觉得悲哀呢?

其次,玉釧儿因为王夫人而哭泣。

这一天,宝玉跑了,别人不知道她去哪儿了,去干什么了。我想王夫人是这道的吧。王熙凤生日这一天是个特殊日子啊。王夫人她又怎么忘得了呢?更何况王熙凤今年的生日是大办而特办,王夫人更会记得这一天了。

这一天是金钏的祭日。去年那日,人们发现金钏儿投井身亡。

若是别的日子,王夫人可能还会疏忽掉这个日子,独独那年那天,也是王熙凤的生日。王熙凤生日再怎么简单过,大家都要意思意思吧。如此特殊的日子,发现金钏死了,王夫人又怎么忘得了呢?

我们也可以这样理解,那一回王熙凤的生日大办特办,或许就是王夫人的意思,想冲冲喜,冲掉她心中认为的应当属于晦气的东西。

也不知道是正难压邪,还是邪难压正。这一天,首先就是宝玉不见了。王夫人是不是一下子就能够猜测到他是去偷偷祭奠金钏儿去了呢?她儿子对丫头重情重义,她也是完全明了在心的啊!

这样王夫人内心一定很不高兴,很郁闷。王夫人又是不能忍的人,而金钏的妹妹玉釧儿又在眼前活动,王夫人找理由骂玉釧儿几句,也就是很大的可能了。

因为是金钏儿的祭日,玉釧儿心里不好受,又遭王夫人骂,玉釧也就更会泪流满面了,更绝悲戚。管她什么阎王老子的生日。都要发脾气发出来再说。

宝玉回来后, 只见作者这么写道:“(宝玉)刚至穿堂那边,只见玉钏儿独坐在廊檐下垂泪,一见他来,便长出一口气,砸着嘴儿说道:‘嗳!凤凰来了,快进去罢。再一会子不来,都反了。’ 

宝玉陪笑道:‘你猜我往那里去了?’ 

玉钏儿把身子一扭,也不理他,只管拭泪。”

金钏儿见宝玉来了便“ 长出一口气”,显然能见出玉釧儿是受过气内心一直压抑着。

“嗳!凤凰来了。”此一句将玉釧儿的个性表现得更为显而易见了。这是金钏儿的一种傲慢,也更是一种讽刺。——在你们心中是凤凰,大家没看到宝玉就急得不得了,在我玉釧儿心中可不是,只不过是是在灾星罢了。

宝玉进去了,众人真个得了凤凰一般。独独玉釧儿把头一扭,不理这“凤凰”,继续哭自己的。


这也不是玉釧儿第一次耍个性了。上一回,宝玉要喝汤,正好安排金钏儿送了过去。金钏儿走到宝玉房间里,一屁股就坐在凳子上,懒得理大家,更懒得理宝玉。那回,莺儿一同去,她却只是站着,等候袭人招呼。后来,经过贾宝玉的软磨硬泡,玉釧儿才转怒为笑。

金钏儿以她的活泼热络,让人印象深刻。玉釧儿又这样冷漠,不近人情,同样让人记忆深刻。姐妹二人,这是有着天差地别。


金钏儿说,金簪子掉进井里,有你的只是有你的。玉釧何曾这样地认命过?

金钏儿挑逗宝玉,让宝玉来吃自己嘴巴上的胭脂,有失轻浮。若是宝玉要去吃玉釧儿嘴巴上的胭脂,她不给宝玉一耳光才怪呢!红楼梦也唯有她瞧不上贾宝玉吧。

金钏儿虽然热络可爱,玉釧儿却更加地可敬可叹。谨以此文为玉釧儿点赞!赞赏她能坚持自己的个性,内心深处是非善恶分明。红楼梦里名字带玉字的女孩,都能够令人肃然起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