脂砚斋用四个字,道尽了红楼梦里一切悲剧的根源

​天若有情天亦老,人间正道是沧桑。

人心可以像天空一样广阔,可以像时间一样无涯,可是它却多一道情感,人生因此而容易沧桑。

红楼梦大旨言情,歌颂了情的伟大。但也正是因为那一份份情,才酿制出了一幕幕悲剧。脂砚斋因此而猛然发现,情,原来也是有毒。情到极处,这种毒性就会发作。

情极之毒这四个字,是脂砚斋最先用来形容宝玉的。看似无情的宝玉,当也是因此而受伤至深。

贾宝玉坏就坏在他对贾府里的姐姐妹妹丫头们忒多情了。整天在女孩子堆里混,为女孩子们忙得分不开身,书也没心思念……这也就怪不得贾政气得头上都要冒绿烟,甚至都要怀疑贾宝玉不是他亲生的了。

​试想,贾府长辈们的心中,贾宝玉要只是一般的纨绔子弟也就好了。即使他像贾琏一样玩弄女性,也总有浪子回头的一天。更主要的是还会抽出经历来管管家里的事,王熙凤也不至于在感叹贾府无得力助手的时候,直接就把贾宝玉忽略掉。

他不那样多情,或许林妹妹也可逃过一劫,不用整日地那么缠绵悱恻,因为爱的无望,而生出心病来。

最主要的是,贾宝玉他后来即使是娶了宝钗,也不会悬崖撒手,而是会顾念一下偷生的人。

再看黛玉,她是刚一出生,骨子里就有着情极之毒的。癞头和尚警告她非出家不可,要不然一辈子不能见亲友,不能听哭声。有关亲情,有关眼泪,都关涉人间至情,而林黛玉却沾染不得,实属毒已入骨。

​果然,她来到贾府,遇见了她命中的天魔星——贾宝玉,从此就有着流不完的眼泪,进而生出一辈子的悲苦。

因为远离家乡,父母双亡,思乡思亲之情,又进一步催化这种情极之毒。黛玉因之不断地消瘦,眼泪都快要流完的时候,心口又隐隐作痛。

她就这样一辈子都被情极之毒折磨着,让人一见就生怜爱之心。设若黛玉不那么有情,麻木一点,自私一点,不对宝玉那么好,癞头和尚的话也就只是无稽之谈了。她也因此而活得安然自在。

薛宝钗,都道她无情,其实她只是表现得无情,压抑着内心的情感。杜牧有诗云:多情却似总无情,唯觉樽前笑不成。人生实有许多无奈,薛宝钗不想,或许是不能自在的表现出她的情感。她刚表现出她对于宝玉的动心,就羞愧得不得了。薛蟠说她爱着宝玉,一心想得到宝玉,心思被无情地挑破,她气得哭了一夜。这一切都说明了她不是没有情感,而是时刻在努力地压制着自己的情欲。因此,我们与其说她吃冷香丸是治疗她体内的热度,不如说只压制她体内的情极之毒。

​这种情极之毒在她身上表现出的最典型的病症就是吊死在金玉良缘这棵树上。她要是实际一点,内心不被某种情感绑架,她也就会活得淡然,会真心想着自己未来的幸福,随便找个门当户对或者爱他的人嫁了。这样,她也就是不用管家里败落不败落,不用管宝玉是否用心于仕途经济学生,要多自在就有多自在。总之,不管宝钗处世处事的方法好不好,她的一生也被情极之毒毒害得千疮百孔,冷香丸喝得再多都救不了她。因为无情是情的另一种极致。

再看,尤三姐因为情极之毒而自刎;柳湘莲因为情极之毒而出家;贾政因为情极之毒而痛恨宝玉一生;贾母因为情极之毒而溺爱宝玉,使得贾宝玉始终都只是一株温室里花朵;王夫人因为情极之毒将贾宝玉身边稍微活泼一点的丫头赶尽杀绝;贾瑞因此而命丧黄泉……

​等等这一切,都是情的魔力啊。要是他们每一个都麻木一点,淡然一点,不计较情感里那么多得与失,得过且过,像小草一样,有阳光就生长,碰到了风霜冬雪,就安然在泥土里安眠,把一切的一切看得再自然不过,也就没有那么多悲剧了。

这样看来,脂砚斋用“情极之毒”这四个字,当是道尽红楼梦里一切悲剧的根源。只是,人间没有那么些强烈的情感,人间也就没有那么多味道,那么多精彩 ,那么多传奇了。清欢可贵,强烈的爱也应当得到鼓励。爱无对错,只是尽量不要让爱走入歧途,更不能因爱生恨,成为自己或他人的牵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