谜一样的薛宝钗

黛玉叹道:“你素日待人,固然是极好的,然我最是个多心的人,只当你心里藏奸,往日竟是我错了,实在误到如今。”

林黛玉一句话点出了宝钗的好,却也点出了宝钗的不磊落。一个磊落之人,又怎会令人对她误解如此之深呢?

何况宝钗却也并没有什么难言之隐,不好让人知道她真实的自己。城府那么深,像一个谜一样晃荡在人们面前,又怎叫人能与她深交,又怎叫人能够真正理解得了她。

宝钗的行事作风,又怎能磊落得起来呢。人家是做坏事偷偷摸摸, 她做好事都是偷偷摸摸。

还记得宝玉挨打,宝钗送药来的事情吧。她如此之好,如此关心宝玉,袭人很是心动,就要替她宣扬一番,谁知她竟说:“ 有什么谢处。你只劝他好生静养,别胡思乱想的就好了。不必惊动老太太,太太众人,倘或吹到老爷耳朵里,虽然彼时不怎么样,将来对景,终是要吃亏的。”

大家或许都没有在那样的大家庭生活过,也或许是年龄的关系,对于宝钗的这句话,我却也始终难以琢磨透彻。

宝玉受伤,送点药材来, 又算得了什么?此事是那么不堪的行为吗?竟然连贾母王夫人都不知道的好。她后来不是也曾主动献殷勤要送王夫人上好的人参吗?这二者又有什么不同吗?

还有诗社里,史湘云要做东道,也是宝钗家给提供的螃蟹。这一切难道众人都不会知道吗?

显然,宝钗做好事并非怕别人知道,要不然很多人也不会说她好啊 。更何况,她那次送药,是把药托在手上一路走进怡红院,那不是自相矛盾吗?大家都早已知道了她送药了,还不让袭人说。

那她怕的就是贾政了。只是她这怕贾政也十分地令人不懂得。第一个,“将来对景”,也就真的不知道对的是什么“景况”了,难道是对出薛宝钗送了宝玉药材有伤风化吗?这样考虑似乎就有些严重了点吧。或许是贾政不喜欢她,只喜欢黛玉,男女有别,她那样为之,会自讨没趣吧。

第二,“终是要吃亏 ”。是谁吃亏呢?是她宝钗吗?又吃的是什么亏呢?既然知道要吃亏,又怕吃亏,又何必这么做呢?不可为而为之,又担惊受怕,宝钗这样做,真非上上策啊。

这也就不同于黛玉那直爽的个性了。宝玉挨打了,黛玉关心,更心痛。她坐在宝玉旁边,也就一直哭,一直哭,眼睛都哭肿了,她可曾害怕别人说她对宝玉过于关心?宝钗作出如此毛毛雨班的关心行为,就如此后怕,也就真的难以说她胸怀坦荡,行事磊落了。

再有,宝钗送黛玉燕窝,也是偷偷摸摸的,半夜打发个老太婆送过来,而且宝钗之前也答应晚上要来陪黛玉。那天晚上宝钗却也没有来。难道宝钗又是在害怕起什么嫌疑吗?她是不是在害怕贾府的人说她越俎代庖,从而更害怕那些不够关心林黛玉的人对她而有所怨恨呢?

宝钗的行为啊,实在令人难以理解,实在令人受不了。

其行为如此,也就真的可以说,宝钗内心成谜。她心里想些什么,对于缺少智慧的人,就真的难以揣测出个一二。

不过宝钗终究是个有点小聪明的人,三下五去二,就令林黛玉对她放下了猜疑。

人们不理解她,对她来说又有什么关系呢?一切似乎都在她的掌握之中,她在荣国府,也算如鱼得水,道出投缘。这似乎又是薛宝钗身上更大的谜了。

只可惜谜一样的人难得有什么朋友。史湘云刚开始认定她,后来也骂她可恨。为人,还是需要简单一点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