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龄官最后狠心抛下贾蔷,衣锦还乡?

作者:黄鹂

龄官是贾府从苏州买来学戏的十二个女孩之一。她眉蹙春山,眼颦秋水,有黛玉之态。

三十六回之后,龄官再未出场,结局怎样,不得而知。从已知内容来看,龄官的生命有三个主旋律:爱情,自由以及爱情与自由的冲突。

一 爱情

元妃省亲,喜欢龄官的戏,传话让龄官不论什么再做两出。贾蔷命龄官作《游园》《惊梦》。龄官因非本角之戏,执意不做,定要做《相约》《相骂》。这时,作者提到,贾蔷最终“扭他不过”,只得依她。

龄官是贾府买来学戏的,此身此命,都归贾府。贾蔷是贾府正派玄孙,跟随贾珍长大,地位尊贵。

贾府的正派玄孙做不了学戏的小女孩的主。没错,爱情的力量就是这么伟大。

后文又描述,龄官不开心,贾蔷花了一两八钱银子买来玉顶金豆讨她欢心,要知道,袭人的月钱也才二两银子。贾蔷花一两八买只鸟,只为博龄官一笑,可见用心。

知道龄官身体不适,贾蔷又火速跑去向大夫询问,贾蔷一心都在龄官身上。

反过来,龄官对贾蔷同样情根深种。

龄官嗓子哑了,不肯给元妃,宝玉唱戏。可是贾蔷让她唱,她一定唱。

赤日当空的夏季午后,面薄腰纤,娉娉婷婷的龄官,蹲在蔷薇架下,痴情的用簪子画着“蔷”字,一腔真意,为爱烦恼。

贾蔷说我这就给你找大夫去,龄官说,这会子大毒日头底下,你赌气请了他来我也不瞧。看似怒嗔,实际是怕贾蔷大太阳底下找大夫辛苦。

龄官与贾蔷,两情相悦,令人动容。

二 自由

龄官整天闷闷不乐,贾蔷重金买来小雀哄她开心。龄官道:“你们家把好好的人弄了来,关在这牢坑里学这劳什子还不算,你这会子又弄个雀儿来,也偏生干这个。你分明是弄了他来打趣形容我们,还问我好不好。”“那雀儿虽不如人,他也有个老雀儿在窝里,你拿了他来弄这个劳什子也忍得。”

龄官的意思很明白。第一,贾府对于她而言不是天堂,是牢坑。第二,尽管业务精湛,深得皇妃喜欢。但她厌恶本职,不想唱戏,不想成为别人的玩物。第三,老雀儿在等小雀儿,暗示她的父母亲人也在故乡等待她的回归。自由生活,天伦之乐,重于一切。

在现代人看来,龄官的想法很正常,没什么与众不同之处。

细读文本,就能发现龄官的特别之处。

十二个女孩子被卖到贾府,或家贫,或被拐,饱尝人间风霜雪雨。面临遣发,贾府询问去留意愿,她们有一多半愿留下。只有四五个人愿去。可见,贾府之于她们之中的大多数,不是牢笼,而是一个比外面更适合生存的地方。留下来的芳官,蕊官,藕官一干人等在大观园里倚势凌下,拣衣挑食,过着二层主子的富足生活。

此外,厨房的柳嫂子,千方百计要把多病的女儿送进大观园当丫头,可见,在很多人眼中,留在贾府,胜过一家团圆。

但在龄官看来,你之蜜糖,我之砒霜。贾府的荣华富贵比不上自由自在,天伦之乐来的重要。

除了肉体上的自由,龄官还渴望精神上的自由。

元妃点戏,龄官坚持自我,执意唱《相约》《相骂》。

元妃传召进宫唱戏,龄官嗓子哑了,说不唱就不唱。要知道,上面坐的可是皇妃,说一句话就会人头落地的阿。是的,龄官就是这样坚持自我,不惜牺牲性命也要追求精神自由。

两百多年前的封建社会,一个没有受过任何教育,贫苦人家出身的女孩,有这样的峥嵘风骨,令人感佩。

三 爱情与自由的冲突

龄官拥有一份美好的爱情,又向往自由。无奈的是,两者不可兼得。

老太妃病逝,贾府遣散十二个女孩子,愿留下的分散在各处使唤。不愿留下,可以领到八两银子,回乡团聚。

这在龄官看来,一定是去留两难。

想和贾蔷在一起,只能留在贾家,成为主子身边的丫头,探春口中的“玩意儿”。这和她向往的自由南辕北辙。

如果就此离开,就意味着与贾蔷天各一方,就此分手。

爱情和自由,选哪个?

之前提到,龄官为了坚持自我,追求精神自由,不惜公然反抗皇权,不自由,毋宁死。龄官确实爱贾蔷,但是,有没有到“生死相许”的程度,就不得而知了。

按常理推断。龄官这种自我意识强烈,精神独立的女孩,应该不会为了爱情牺牲自我。因为那样,她将一辈子生活在牢笼中。不自由,毋宁死的人生信条决定着,她一定会选择自由,成为愿意离开贾府的四五个女孩子之一。

贾府给每位愿意离开的女孩子发放八两银子,之前贵妃省亲,亲赏龄官两匹宫缎并金银锞子。凭借这些财物,龄官一定可以顺利回到故乡,与父母亲人共享天伦之乐吧。

当然,还有一种令人满意的结局。那就是贾蔷愿意随她一起远走他乡。第九回提到,贾蔷斗鸡走狗,赏花玩柳,是一位标准的纨绔子弟。纨绔子弟跟随贫困女孩远走他乡,吃苦受罪,也只能在人们的美好幻想中才能实现吧。

作者:黄鹂。85后在职日语教师,爱读书爱写字,身在乡野,心中有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