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最忆年少王夫人,中年一到万事休

王夫人,贾政之妻,京营节度使王子腾之妹,薛姨妈是其胞妹。生有两儿一女,女儿入宫还被加封为贤德妃。

在《红楼梦》中,王夫人却是个极不讨读者喜欢的人物,驱逐晴雯,逼死金钏,抄检大观园,后四十回调包计,拆散木石前缘,甚至于林黛玉的死似乎都与她脱不了干系。

可书中又多次写到她是个慈心肠的人,此人是个话语不多的‘善人’,‘厚道人’,日常吃斋念佛,看似与世无争。可是,就是这么个慈眉善目、吃斋念佛之人,读者们却甚少能看到她对任何人的体贴和怜悯之心。又似乎只是空有其名。

或者正如曹公所云‘,假语存’、‘真事隐’。我们且来分析分析王夫人这个在读者眼里做了许多‘恶’事,却又吃斋念佛之人,探求其隐藏于木鱼声里最为真实的一生。

一 封建礼教的捍卫者。

王夫人出生于四大家族的王家,身为长女必定受到最严格的教育和约束,如李纨,元春、宝钗,王夫人肯定也是打小这样过来的。迫于封建礼数压抑了天性情趣(看她给丫环起的那些名字就知道了)。院子里发现了绣春囊,而园子里住的是未婚男女,所以才使王夫人感到大吃一惊。其实她最担心的是宝玉乱性,也做出风流情事来,毁坏了名声,于是乎下令抄检大观园。

二 假退让,真独裁。

书中并没有写明王夫人弄权之术,但事实却是大权在握。书中写到,她虽是贾家的二儿媳,也不太说话,但深得贾母的信任,现年事已高,把大权交给自己的侄女王熙凤。不过,一些大事凤姐仍须向她请示汇报。看看王熙凤的杀伐决断便知,当年王夫人若没有没有这热面冷心肠的手段,诺大的贾府岂是那么好管理的?

曹公全书只写凤姐善弄权术,没有对王夫人有贬义的书写,但有一处是林黛玉刚进贾府时对王夫人住处的描写,其中包括金钱蟒靠背,金钱蟒引枕,金钱蟒褥子,连用了三个金钱蟒,屋内摆设却与吃斋念佛人极不相符,曹公写人物住处多有对人物本身性格命运的暗示。如黛玉的潇湘馆、宝钗的蘅芜苑,由此可推断出王夫人的真实性格表现。

三 真狭隘,假贤良。

按照贾府规矩,爷们娶亲之先都要先放两个人在屋里伺候,可全书中并没有对贾政屋内人的描写。书中写到贾琏的屋里人都被王熙凤寻个不是,打发出去了。 王夫人当年可能也干过类似的事情。

《红楼梦》中基本没有提到王夫人跟贾政同床共枕的事儿,可见二人并不怎么欢愉,有几处写到贾政办公回来,都会在赵姨娘处住宿。用邢夫人劝鸳鸯的话来说:‘你过了门,过个一年半载,生个小子,就跟我比肩了’。赵姨娘生下了贾环,母以子贵,王夫人怎会容忍没身份没教养,只会一味狐媚子男人的赵姨娘与自己比肩?纳赵姨娘为妾,证明外表刻板的政老爷,也和天下男人一样,被"削肩膀,水蛇腰"的美人吸引着,王夫人打金钏,逐晴雯时都说"我一生最恨这样人",又写"此乃平生最恨者",若非在这方面受过巨大的刺激,何至于如此敏感和激怒。

四 明吃斋暗阴险,

王夫人整日的诵经念佛,可实际却是个伪善人。

丫鬟金钏儿因为和宝玉的一句玩笑话,就被她一个巴掌"打得半边脸火热",还把她撵了出去。金钏儿投井身亡后,她却当着宝钗流眼泪说,金钏儿前日把她的一件东西弄坏了,一时生气,打了她两下子而已,把金钏儿的死归结于心性太小。

怡红院的晴雯,只因王夫人看不惯,在“病得四五日水米不曾沾牙”的情况下,硬把她“ 从炕上拉了下来”,撵出大观园,当夜就悲惨地死去。但王夫人向贾母回话时却说晴雯又懒又淘气,且得了女儿痨,才送出大观园的。

人之初,性本善。我想,王夫人或许也有过女儿家的天真无邪,要不然刘姥姥也不会那么样地赞美于她,她更贾政也不会养育出三个子女,只不过在封建礼法的教育与禁锢下,这种天性慢慢的磨灭,她慢慢变成了封建礼教的捍卫者。

嫁到贾家后面对治家很有才干的贾母,又被贾母委以重任,肯定需要多谨慎常小心。这背后该是花了多少心血,运用了多少算计!当时,当是得到了众人一致的肯定。怪只能怪年纪大了,又经历丧子之痛,她又没有贾母那等威望,步入中年的她,自然是不敢像贾母一场淡然从容。

特别是贾政慢慢地与她相敬如宾,她慢慢地享受不到夫妻之前的欢愉,以及赵姨娘对贾政的占有与无理取闹,更加得让她每行一步都如履薄冰。

事关自己在荣国府的地位,后来,她虽然让王熙凤当家,也就必然需要继续掌握好最为核心的权利,时刻打击她心目中不轨之人。

宝玉虽然跟她亲近,是她有着美好未来的本钱,是荣国府的希望。但是偏偏有个贾母喜爱的黛玉时常恼得宝玉神魂颠倒,对他中意的宝钗完全没有感觉。她又因此而极力排斥黛玉。可叹的是,她的作为只会让宝玉与他渐行渐远。

自感人生悲苦,不得不经常使出最狠手腕的她,自是免不了想着去吃斋、诵经、念佛,以此掩盖自己的罪恶,祈求佛祖保佑,宽恕自己的罪行,以求得一刻的心安。不管怎样,那寂寥的木鱼声背后,时刻都包藏着夫人的人生的残酷与可怜。

最后还是道一声:最忆年少王夫人,中年一到万事休。她也是红楼梦里最大的悲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