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林黛玉身上的情极之毒

金庸小说里有情花之毒,红楼梦里有情极之毒,它们大概是一回事吧,都容易伤人。

脂砚斋说贾宝玉身上有情极之毒。其实,林黛玉身上也有情极之毒,而且早已深入骨髓,其带来的痛苦,比贾宝玉尤甚。

曹雪芹也说过,林黛玉之病,也是因为被贾宝玉传染了情极之毒。

大家一定都还记得贾宝玉送林黛玉两块旧手帕的事情。林黛玉体会出其中的意思,激动不已,迅速写下了三首诗,谓《题帕三绝》。林黛玉的诗写完后,作者是这么描写林黛玉的:

林黛玉面上作烧,走至镜台前揭起锦袱一照,只见腮上通红,自羡压倒桃花,却不知病由此萌。一时方上床睡去,犹拿着那帕子思索,不在话下。

其中最关键的字眼,是“病由此萌”这四个字。它说明黛玉本来无病,是贾宝玉送她两块手帕之后,她的病才开始萌发的。

之前,赖头和尚说她有病是骗人的。癞头和尚警告她不能见亲戚,只不过是怕重情的黛玉,来到贾府后,被贾宝玉感染到情极之毒。因此,提前骗了黛玉。黛玉出家了,看破红尘自然就不会中什么情极之毒。

情极之毒又是如何伤害林黛玉的呢?林黛玉在收到手帕的第二天,作者又有具体的描述。脂砚斋的概括是,林黛玉因为替贾宝玉思虑,忘掉了她的身体,忘掉了她的身子还存在不适。

先看黛玉忘其有身。

那一回,林黛玉立于花荫之下,远远地望着怡红院内。看着众人进进出出,大概事有着好几个小时吧。我们稍微捋一下其中的一些事,就能感受到时间之长了。

薛宝钗大清早回家时,林黛玉就在那里。迎春探春等一波波来,又一波波走,黛玉还是在那里。贾母王熙凤等热热闹闹地来怡红院,黛玉还在那里。最主要,薛宝钗回家跟她哥哥薛蟠理论半天,林黛玉一直都在那里。薛宝钗回来了,她还是没走。说不个不怎么恰当的比喻,林黛玉简直成了“望夫石”啊。

紫鹃见她半天没有回来,出来寻找,才将林黛玉从梦中拉了回来,紫鹃一句“大清早在这个潮地方站了半日,也该回去歇歇了”才让林黛玉回过神来感知到了自己的存在,才感觉到腿有些酸。

如此看来,那个时候,黛玉的身体是不是非常好呢?她都站了那么长时间了,她的腿仅仅只是有些酸。要是身体不行,真如弱柳一般,站一会儿就累得不行了吧。

再就是黛玉忘其病了。

林清照有词句:试灯无意思,踏雪没心情。其内涵,也蛮适合黛玉当时的心境吧。黛玉天天喝药,慢慢地又有什么心情呢?心病还要心药医。因此,她忘了自己的病,更忘了吃药。紫鹃提醒她吃药的时候,她只是回答:“你到底要怎样?只是催,我吃不吃,管你什么想干。”

特别是她一个人在异乡,看着贾府里一家人和和睦睦,在怡红院共享天伦之乐,难以与贾宝玉诉说心声,又得不到别人理解的时候,身子有病无病,对她来说真的无所谓了。因为这份情,她早已忘了她的病。回去之后,她也只想教她的鹦鹉学学她自己写的诗。只有鹦鹉能够随口道出她的心声:“侬今葬花人笑痴,他年葬侬知是谁?

其实,忘记这些,都只不过是她太在乎贾宝玉了。她之所以站在花阴之下,没有去怡红院看望贾宝玉,是因为她全心全意为贾宝玉考虑。贾宝玉被打,黛玉的处境自是难堪,众人眼中,好像是林黛玉影响坏了贾宝玉,没有让她学好一般。黛玉只好忍痛酿出一句饱含血泪的话:“你从此可都改了吧。”

黛玉是怕贾宝玉再次遭受什么不测。在她心目,只要贾宝玉好就可以。往后,贾宝玉变成一个什么样的人,她都不在乎。

而王夫人宝钗等,关心宝玉,实则都是为自己的前途着想,不是对贾宝玉那个人的关心。王夫人心里,贾宝玉是她的命根子,是她后半生的依靠,如果贾珠活着,死一百个贾宝玉,她也没那么痛心。薛宝钗只是将贾宝玉当作未来的金龟婿,希望贾宝玉早有出息,她成为宝二奶奶之后好享福。她因此而不断地大家贾宝玉的自尊,想让贾宝玉去钻研仕途经济学问。

只有林黛玉真正关心贾宝玉那个人。因此,她宁愿自己牺牲一点,也不主动去找贾宝玉。为了宝玉好,她就是这么样不断地成全别人与贾宝玉。她内心盛满的是情,这种情时刻燃烧着她自己。这也就是林黛玉身上情极之毒的威力。可叹林黛玉,还不如想妙玉一样出家为好。

期待您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珍爱红楼梦。